都说时势造英雄。

  2008年次贷危机,雷曼兄弟、贝尔斯登等巨头轰然倒下。华尔街恐慌情绪弥漫之际,约翰·保尔森横空出世。

  靠着做空美国楼市,单单在2007年,他的基金公司盈利高达150亿美元,保尔森个人收入也逼近40亿美元。2008年至2009年初,他再次为公司和客户带来了50亿美元的收益,自己也赚到了20亿美元

  这次做空,被华尔街誉为“史上最伟大的交易”,保尔森一战封神。

  但令人扼腕的是,这个传奇未能延续。保尔森基金管理资产从高峰时期的380亿美元大幅缩水至不到90亿美元。彭博商业周刊将其贴上了“大失败者”的标签。

  从“赚钱之神”到“大失败者”,保尔森在这之间经历了什么?

一战成名:做空2008年美国房市

  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为了重振经济,美国政府推出了“居者有其屋”计划,旨在让中低收入群体成为房地产市场的新生力量。同时,美联储连续13次降息,令贷款利率大幅走低。

  多个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买房的门槛一降再降,银行贷款唾手可得。表面上看,房地产市场蒸蒸日上,楼价节节攀高。

  这时候,还是华尔街无名小卒的保尔森盯上了房市。

  他对房价做了回归分析,结果发现,2001年至2005年美国房价年增幅高达惊人的7%,远远偏离过去25年的1.4%。

  而且,出现了房价涨得越厉害、贷款违约率就越低的规则。这也意味着,一旦房价崩跌,大批房奴将还不起房贷,资金链随时会出现断裂。

  保尔森和他手下的团队在经过研究后判断,美国房价已高估了40%。他们开始选择交易标的——债务抵押债券CDO和信用违约互换CDS。

  CDO是银行的贷款重新打包,做成债券在市场上卖;CDS则是一种保单,对贷款风险提供担保,如果出现债务违约,发行CDS的一方就要向购买方赔偿。

  保尔森的操作方式是,一边做空CDO,一边收购廉价的CDS。当时,几乎所有的银行都对房价继续上涨深信不疑,也就乐于卖出CDS,收取保费。

  保尔森的做空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他必须顶住市场的压力加大做空力度。直到2007年2月,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新世纪金融公司在2006年四季度意外亏损。

  随后危机迅速蔓延。熬了两年多的保尔森,做空的250亿美元债券终于有所回报。他又开始做空华尔街大机构的股票,甚至连大西洋彼岸的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等老牌英国银行也不放过。

  2007年后,保尔森管理的资金规模从10亿美元飙升至280亿美元,就此成为华尔街空神。到2011年,保尔森的管理资金达到380亿美元。

连年亏损:剑走偏锋反成弱点?

  然而,保尔森似乎无法回到2007年的鼎盛时期。当年,保尔森基金的年度收益回报率达到51.74%,在之后的7年内,其平均回报回落至6.18%(其中2011年亏损9.88%)——毕竟这期间未出现大规模危机。

  但是,从2015年开始,保尔森基金连续三年亏损,平均亏损率为16.88%。

  在2008年的成功之后,包括特朗普在内的投资者慕名而来。保尔森继续其非正统的投资策略,希望能维持他的连胜纪录。他开始看好美国银行和整体经济。然而事实证明,他的做多时机过早。

  从好的方面来看,他在金价飙升之前入手了黄金,使得基金在2010年产生50亿美元的收益。然而,之后金价走弱,金矿股也开始崩跌。

  保尔森还曾持有超过14%的嘉汉林业公司股份。中资嘉汉林业曾被称为“最有价值的林业公司”。但是在2011年,嘉汉林业被控涉嫌大规模欺诈。该公司股价的重挫令保尔森损失超过1亿美元。

  到2014年,保尔森向其客户表示,他有了一个新发现:药品行业的整合将加速,并推动某些制药公司的发展。当年晚些时候,每股约140美元的加拿大仿制药公司凡利亚药品成为保尔森最大的持仓之一。保尔森坚信,它能涨到250美元。

  到2015年7月,凡利亚涨破了这个目标水平。但很快,它就和其他制药公司一样集体下跌,原因是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在推特上发布了关于特殊药物行业“价格欺诈”的推文。

  到10月份,凡利亚跌破了100美元。保尔森面对投资方的质疑时,仍然坚持自己的判断。截至2016年4月,凡利亚破跌了36美元。保尔森终于向投资者作出承诺,不再将超过35%的基金资产投入到单一板块。

  但很快,保尔森又增持了凡利亚股票。在2016年第二季度,他买入了近580万股凡利亚。医药股进一步下滑,保尔森的信心却仍然不动摇。

  这样的结果是,2016年,保尔森旗下两只基金分别损失了27%和49%。

  保尔森试图通过做空与标普500相关的10亿美元投资来保护其制药股的仓位。但随着大盘飙升,2017年,这笔赌注成为了最大的败笔。

  有熟悉保尔森的人士表示,现在他希望能够回归至2007年之前更为保守的投资风格。保尔森投资的一项专注于传统企业合并投注的基金Pure Spread成为其为数不多的盈利交易之一。

  当然,“大失败者”可能不是保尔森的最终结局。现年62岁的他还在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看看索罗斯,88岁;巴菲特,88岁。”

  本文来源:Investing.com,美股研究社——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