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上市后股价暴跌,原因被归咎于投行摩根士丹利

5月14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全球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刚刚打破了过去五年美国最大规模首次公开募股(IPO)的纪录,并从中获取巨额回报。然而Uber上市两个交易日内股价就累计暴跌18%,所有矛头重新指向了这家投行。

现在,整个华尔街陷入无数疑问中:包括摩根士丹利在内的银行家们去年曾认为,Uber的估值可达1200亿美元,为何这种预测未能成真?以摩根士丹利为首的财团是不是对Uber IPO定价过于激进?他们是不是把太多股票卖给了那些空头承诺长期持有该股的大投资者?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商学院专门研究IPO的教授杰伊·里特(Jay Ritter)说:“现在回想起来,承销商们本应在计算实际需求有多强劲方面做得更好,但他们通常很难确定‘买入并持有’的需求有多高,而是更注重短期寻利者(Flippers)的需求。”

关于摩根士丹利和其他银行如何处理这种大笔交易的辩论,因很多其他因素而变得更为复杂,包括日益紧张的贸易谈判导致全球股市下跌,以及Uber主要竞争对手Lyft最近的惨淡表现等。还有一种广泛的、令人担忧的趋势是,硅谷创企倾向于推迟公开上市,直到它们成长壮大起来,在没有太多回报的情况下,谁还会继续购买这些公司的股票?

上周之前,许多顶级投资者已经持有优步(Uber)的股票,这可能会抑制人们对所售81亿美元股票的兴趣。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持有者包括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部门的客户,比如有机会私下购买的家族理财室。两位知情人士表示,即便是优步(Uber)领导层中的一些人,也开始将此次融资更多地视为一种“后续”投资,而不是新的公开发行(IPO)。

尽管如此,知情人士表示,Uber股票预定量至少是超额认购的三倍。摩根士丹利发言人拒绝就此事置评。

一位投资者回忆起了参与Uber融资过程中的其他不合理担忧。他表示,在定价前几天他就开始怀疑了,因为银行财团始终在寻求保证,他的公司不会抛售股票。然而,这位投资者表示,银行家们还不断发出电报,表示有大量散户投资者希望在上市后买入股票,这可能导致股价“暴涨”(至少短期内会如此),从而提供一个快速、轻松盈利的机会。他的公司在最后时刻放弃了认购订单。

自从Uber上周上市以来,该公司股价在两个交易日内分别下跌逾7%和近11%,累计跌幅达18%。

据知情人士透露,摩根士丹利始终在竭尽全力稳定Uber的股价。作为主要承销商和稳定机构,摩根士丹利有权通过所谓的“绿鞋期权”(greenshoe option)出售更多股票。通常情况下,银行既可以在IPO中从卖家那里获得这些股票,也可以在公开市场上抢购这些股票,这有助于在IPO开始交易时支撑股价。目前尚不清楚摩根士丹利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Uber至少有一位大投资者表达了失望之情,其投资目前处于亏损状态。这表明,摩根士丹利本应从一开始就应加大对Uber股票发行的支持力度。然而,如果Uber股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继续下滑,那么摩根士丹利支撑该股的力度可能会减少。

摩根士丹利以抢夺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等主要竞争对手的大规模科技IPO而闻名,后者是Uber上市的二号承销商。有些人称赞摩根士丹利的科技银行家迈克尔·格莱姆斯(Michael Grimes)机器股票资本市场同行科林·斯图尔特(Colin Stewart)的坚韧不拔,这两人都是业内的老手,能够让客户放心。

Uber或许是意见最重要的参与方,但它并没有指责摩根士丹利。在致员工的一封信中,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将糟糕的开盘归咎于市场,他说:“显然,我们的股票上市后并没有我们希望的那样好。今天是上市以来Uber又一个艰难的日子,预计我们的股票表现也是如此。”

Uber以45美元的发行价进行IPO,该公司估值为755亿美元。该股周一下跌近11%,收于每股37.1美元。120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将帮助科斯罗萨西和其他高管获得股权奖励。

Uber早期的悲惨遭遇可能不会持续太久。摩根士丹利曾处理过许多历史上最糟糕的科技公司IPO,例如Facebook上市。在这些公司崛起为科技巨头之前,它们也曾在IPO时遭遇挫折。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大卫·埃里克森(David Erickson)说,Uber看起来“有点儿像Facebook上市时发生的场景,气球第一天就漏气了。”

韦德布什证券公司(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称:“我们认为,在Lyft列车失事、投资者普遍对国际贸易关系感到紧张、市场避险担忧之后,Uber的交易将陷入动荡。”艾夫斯表示,考虑到Lyft自上市以来遭受的打击,许多与他交谈过的投资者对于购买Uber股票感到犹豫。投资者正等待看到该股结算,然后才能积累大量头寸。

然而,Uber预计短期内不会实现盈利,该公司为其司机维持独立承包商模式的能力继续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且,可以说,这项业务没有“护城河”,资本多被投资在与其规模较小的Lyft的网约车大战中,以推动每季度的市场份额增长。

在Uber IPO之前,华尔街分析师大多看好这家公司。尽管头几天的交易不太景气,但这不足以促使许多人改变他们的观点。但如果Uber股价疲软持续到6月份,也就是该公司上市后发布第一次财报,分析师们可能别无选择,只能改变态度。

目前,像艾夫斯这样的分析师依然看涨Uber股票。他说:“我们不担心Uber股票在发行第一天就出现动荡,我们仍然认为这只股票的部分估值超过1000亿美元,尽管股市目前处于动荡状态,我们仍将是其坚定买家。我们认为,Uber股价的这种疲软不会持续太久,因为该公司的核心价值明显高于我们想象的水平。”

艾夫斯认为,Uber与亚马逊或Facebook并无不同。在它所开创的行业中,Uber是真正的头号玩家。艾夫斯解释说,这就是为何Uber长期估值可能更高的原因,短期的股价动荡根本算不上什么。

然而,华尔街其他分析师却不如艾夫斯那样乐观。伦敦资本集团(London Capital Group)研究主管贾斯珀·劳勒(Jasper Lawler)表示:“来自华尔街的信息很清楚,投资者对网约车公司的兴趣并不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高。”随着美股开户增多,美股竞争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