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美国今年最大规模IPO,Uber从递交招股书开始就备受瞩目。美东时间5月10日,Uber即将正式纽交所挂牌,股票代码为“UBER”,IPO发行价定为45美元,位于此前设定的目标价位区间44-50美元的下端,拟发行1.8亿股普通股,预计筹资81亿美元,尽管低于此前预计的最高融资100亿美元,但Uber任然是自阿里巴巴之后美股最大规模的一次IPO交易。
 
虽然其竞争对手Lyft出师不利使Uber自降发行价,但市场对于Uber的热情却依旧不减,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Uber即将成为史上上市时亏损最大的公司。
 
运输业亚马逊
 
Uber一直立志成为交通运输业的“亚马逊”,目前估值已经达到900亿美元,其愿景也拓展到包括打车、外卖运输、自动驾驶、机器人配送等所有与交通运输相关的细分场景。
 
Uber CEO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Uber只占到全球汽车驾驶总里程数的不到百分之一。在Uber提供服务的国家中,也只有一小部分比例的居民在使用Uber的服务,但就食品和物流这些体型庞大的产业,以及城市移动性的未来将如何更好的重塑城市以及而言,我们所触及的还仅仅是皮毛。
 
Uber将自己定位为全球交通平台,效仿“亚马逊”的崛起方式,想要成为新型运输和物流市场的创造者,创造并满足从网约车到单车、电动滑板车、货运以及食品配送等运输新需求,要做一家帮助物和人实现“移动自由”的综合科技平台,成为所有交通运输领域的主导力量。
 
 
Uber三大业务
 
根据Uber提供的招股书显示,其主要业务主要分为三类:个人移动(Personal Mobility)、Uber外卖(Uber Eats)以及Uber货运(Uber Freight)。
 
其中个人移动仍然目前Uber的主营收入来源,据科斯罗萨希介绍,优步正在重金发展外卖业务,并进军两轮运输,除在美国本土抢占市场外同时开辟海外市场,预计其总市场规模将高达2万亿美元。
 
 
Uber的上市之路
 
4月11日,Uber正式递交招股书,而退出中国、东南亚及俄罗斯市场则成为Uber上市前的一次最大打击,公司重组后,资产流失超过数十亿美元,这也使得Uber的盈利问题备受质疑。
 
1)出行次数达到15亿次,月活高达9100万人
核心的用户方面,2018年,UBER平台的月度活跃用户数为9100万,较2017年同期的6800万同比增长33.8%,与营收增速持平。其中,已经有超过1500万人使用过一次Uber Eats,总预订额为25.6亿美元,较2017年四季度末的11.2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8.6%。
 
同时,Uber平台的出行次数达到15亿次,平台的专车司机为390万人。自2015年以来,专车司机的累计收入超过782亿美元;自2017年7月试点小费项目,并于2018年12月31日全面铺开以来,专车司机的小费收入累计达12亿美元。
 
除了这两大业务,Uber Freight目前也已经与超过3.6万家承运商签订了合同,这些承运商总共拥有超过40万名司机,并为超过1000家托运商提供服务。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Uber Freight的营收已经超过1.25亿美元。  
 
  1. 业务收入增长强劲
和所有网约车平台一样,Uber目前收入主要来自于抽成。据招股书显示Uber从2016-2018年,在净收入、司机、用户方面都实现了跨级式增长,2016年总营收为38.45亿美元、2017年达79.32亿美元,2018年增长至112.7亿美元,年复合增速71.2%。
 
3)2018年Uber主要财务数据
营收为112.70亿美元,高于上年的79.32亿美元。总成本和支出为143.03亿美元,高于上年的120.12亿美元。其中,营收成本和支出为56.23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41.60亿美元;运营和支持支出为15.16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3.54亿美元;销售和营销支出为31.51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25.24亿美元;研发支出为15.05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2.01亿美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20.82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22.63亿美元;折旧和摊销支出为4.26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5.10亿美元。运营亏损为30.33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40.80亿美元。
来自持续运营业务的净利润为9.87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0.33亿美元。归属Uber的净利润为9.97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0.33亿美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账面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为64.06亿美元。
 
4)增速放缓 亏损扩大
尽管增长强劲,但Uber营收增速却已明显放缓,2019年第一季度,Uber较去年同期营收同比上升了约20%,仅为去年同期增速的1/3左右,也不及上一季度22%的增速,而亏损却较上一季度的8.9亿美元继续扩大至10 亿美元。美股研究社认为,增速放缓意味着走向盈利的路变长,Uber在招股书中也很坦诚地表示,未来可能依然不会盈利。
 
同样令人感到担忧的是Uber的运营成本逐年走高,占比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45%上升到第四季度54%,销售和营销成本占比从第一季度的26%上升到第四季度的33%。有分析人士表示考虑到其在拼车领域的竞争和对其它业务的资金投入,未来Uber利润里获将为负增长。
 
作为为网约车平台的头部玩家,Uber与其最大竞争对手lyft都面临着巨大的亏损问题,而且毫无疑问,他们离利润拐点都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Uber上市前夕,Uber和Lyft司机在美国多个主要城市、英国、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部分地区展开罢工,抗议工作条件和工资苛待的问题。据媒体报道,Uber和Lyft司机将在美国至少八个城市举行抗议活动,其中包括纽约、芝加哥和旧金山,纽约、费城、波士顿和洛杉矶的出租车司机,而Uber预计与司机达成和解的总支付金额和费用将为1.46亿-1.7亿美元。Uber表示,应对司机抗议的成本将是实质性的,和解金将支付给超过60000名司机。这对亏损中的Uber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1. 风险
无论是lyft还是国内的滴滴,面临的风险除了竞争对手的价格战、无人驾驶技术的未来威胁之外,最大的无疑是用户安全问题,Uber同样面临着法律监管、用户信息、安全隐患等方面的问题。国内滴滴遭遇无疑给Uber敲响了警钟,一旦失去用户信赖,对公司未来发展和打击都将致命。
 
  1. 股权结构
Uber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Uber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公司462,351,000股股票,占总股本的33.9%。其中,公司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持有117,505,000股股票,占总股本的8.6%;联合创始人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持有81,575,000股股票,占总股本的6.0%。
 
在该公司主要大股东当中,软银愿景基金持有222,228,000股股票,占总股本的16.3%;风投公司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持有150,079,000股股票,占总部本的11.0%;沙特阿拉伯主权投资基金The Public Investment Fund持有72,841,000股股票,占总部本的5.3%;谷歌母公司Alphabet持有72,841,000股股票,占总股本的5.3%。
 
 
Uber评级
在Uber最后上市的这段时间,让我们也看看华尔街分析师对于Uber是怎么看的。
 
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Ygal Arounian对Uber的评级为买入,其认为Uber为食品外卖、货运和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机会的平台,正在“捕捉完全变现的潜力”。“说它只是一个汽车共享平台,会低估了整个公司的在未来数年内,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消费者分布生态系统的DNA。”
 
著名分析师Ben Thompson也认为Uber可能仍然值得投资:公司的商业模式依然有道理,公司正在减少亏损(如果Uber剥离自动驾驶部门,我相信他们应该这么做)。 此外,中国和东南亚非常适合拼车服务:投资Uber,也是投资各地拼车服务最实际的方式。
 
而D.A. Davidson的分析师Tom White则持有更为谨慎的态度,认为Uber的收入增长与“不确定”的利润路径和利润率萎缩的风险相互抵消,给出了中性评级和53美元的目标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