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的冬天真的很冷,湿冷的湿,湿冷的冷。窝在被窝,被手机上密集出现的各种新闻吵醒,因为昨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但是这已经无关痛痒了。

悲观的情绪,似乎早已笼罩的市场。最近在深圳,也连续爆出了高档写字楼大面积退租的事件,退租的公司,都是金融类公司居多。市场不好,大部分抱着「拉一波、走一把」的心态做金融的公司,自然混的不好。

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内曼在《Thinking, Fast and Slow》一文中说到:

We are prone to overestimate how much we understand about the world and to underestimate the role of chance in events.

我们倾向于高估我们对世界的了解程度,并低估机会在事件中的作用。

前一段时间很多朋友都在转德银的一份报告的解读:截至2018年10月末,未经美元调整的全球资产,今年有64%的累计回报为负;而经美元调整后,有高达89%的全球资产录得了负回报。而在经历了波动剧烈的11月和12月,截至12月20号,经美元调整后18年收负的全球资产占比高达93%。


660_217_660_217_330_109

短期的大幅波动、集体下挫,是危机,还是机会?

我平时其实并不太关注市场的短期波动,除非有客户主动询问,大部分时候都是在闷头做业务、看论文、搞研究。在进入2008年金融危机过去的第10个年份时,美股高位波动,全球市场情绪低迷,趁着年尾,我跟同事们搜集了245种全球资产,分成7大类,以期窥探2018年全球资产的真相。


660_250_660_250_330_125

我在整理数据的时候思考:资产的回报,到底需不需要以美元计价?虽然美元是公认的世界货币,但并不是所有投资人都会面对海外投资的汇率风险,比如国内的投资人在投资A股时,是不会理会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

但大部分的投资人在进行全球资产配置时,确实不应该忽略外币的汇率风险。比如你投资了南非一个矿场,赚了30%,但是遇上南非法定货币-兰特,相对于美元贬值20%,你最后经美元调整后的实际回报,仅为10%。所以思考反复,我还是决定将245种资产的回报,全部以美元进行计价,好统一比较的口径。

01

确如德银报告中所说的,2018年是一个糟糕的年份。经美元调整后,245种资产,仅有38种资产在2018年的总回报收正,负回报占比84.49%。按照百分位来算,近76%的资产的回报,都在0% - 负20%的区间内。全球股票市场回报的中位数在-12%左右,而通常意义上能够对冲股票风险的债券类资产,其回报的中位数也为负,在-3.5%左右。可以说,只要录得正收入,你就是王者,你就跑赢了市场上85%的资产。


660_708_660_708_330_354

文章的最后,有245种资产2018年总回报的长图。

02

在美国市场我选取的37种资产里,有大的行业分类,有标普500、纳斯达克、道琼斯等指数,也有高价值、低波动等因子,还有在美国发行的以美元定价的国际市场指数,比如除美国外发达国家指数、新兴市场指数等。

这里面,仅有5种资产收正,前4位分别是:医疗保险(6.25%)、公共事业(4.37%)、消费服务(2.07%)和低波动(1.55%)。表现最差的是CSI中国海外互联网(-32.91%)、新兴市场动量(-19.85%)、美国能源(-18.91%)。

有趣的是,虽然科技公司和互联网公司最近经常被各大媒体调侃、褒贬不一,但是纳斯达克指数全年回报收正(0.037%),跑赢了标普500指数(-4.38%)和道琼斯指数(-3.48%)。

03

在全球48个国家和地区中,有5个国家的回报为正。表现最好的国家均在中东地区,其中卡塔尔的回报最为惊人(27.23%)。接下来的2个国家为阿联酋(17.76%)和沙特阿拉伯(12.07%)。表现最差的3个国家为阿根廷(-49.71%),土耳其(-45.68%)和我大中国(-28.96%)。

04

在15种全球房地产指数中,我选取了较大、较热门的国家和地区。这里面,仅有2个国家的总回报收正,它们分别是泰国房地产指数(13.47%)和日本房地产指数(6.68%)。垫底的是英国房地产指数(-19.20%)、欧洲房地产指数(-12.89%)和新加坡房地产指数(-12.57%)。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房地产指数(-7.77%)和中国香港房地产指数(-4.04%),均收跌。

05

债券的表现还是相对较好。在全球50种债券产品中,有10种债券的全回报收正,分别是日本30年期国债(7.75%),德国30年国债(6.87%),澳大利亚30年国债(4.73%)。美国几只短期国债产品也有正的表现:iShares1-3年(1.56%)和iShares3-7年(1.47%)。中国公司债(0.42%)勉强收正。垫底的是欧洲高收益债(-8.07%),发达国家公司债(-7.52%)和澳大利亚2年期国债(-7.17%)。

这里计算的是债券的全回报,包括了价格变动和利息收入再投资。如果是单纯的看收益率的话,很多债券产品,今年都是负回报,而且负的比较厉害,比如德国30年期债券收益率下跌了33%。另外,只有美国短暂的出现了轻微的2年期和5年期债券收益率倒挂的现象。

06

39种大宗商品资产中,有的资产标的有所重复,比如可可期货和IPATH可可ETN,为什么我2者都保留?是因为有些时候,大宗商品ETF和ETN并不能很好的反映其所追踪的标的走势,主要原因是因为标的流动、交易所的不同和升贴水滚动造成的。

这里有9种标的收正,表现最好的是可可期货(27.70%),可可ETN(20.67%),小麦期货(17.86%)。垫底的是咖啡ETN(-26.49%),美国汽油(-26.43%),农业糖ETN(-26.08%)。

07

在41中货币标的中,美元指数(4.40%)和日元兑美元(2.81%)的涨幅较为明显。跌的最惨的,要算是比特币了,虽然比特币还不是法定货币,但是其有支付和流动的属性,我们还是将其定义为货币类资产。比特币价格(-74.90%)直接跌成了教科书上的经典outlier - 数据异常值。阿根廷比索兑美元(-50.47%)和土耳其里拉兑美元(-28.07%),虽然紧随其后,但跌幅还是差一大截。

08

15种另类投资标的中,有3种收正,BarclayHedge公司破产重组策略(4.85%),WisdomTree的管理型期货策略(1.42%)和Credit Suisse全球宏观策略(0.58%)名列前茅。垫底的是全球私募基金指数(-14.49%),标普私募基金指数(-12.99%)和HFR股票对冲策略(-9.73%)。号称是人工智能驱动的AIEQ ETF(-7.56%),虽然在头9个月跑赢了标普,但是晚节不保,总体收亏。

09

造成如此惨烈的宏观原因,其实有2个,或者说就是1个:发达国家央行的缩表。而美联储的缩表,直接导致美元走强,这是第2个原因。美元的地位无可撼动,避险资金涌入美元和美国市场,对其它国家和地区的风险资产增加了很多压力。而在美股过去十年持续上涨的高位上,市场在国与国之间的政治、贸易博弈中,投资人对未来不慎乐观,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无所适从。


650_408_650_408_325_204

央行的头头们,从2008年危机的诱因中吸取了足够多的教训。央行大概率会持续的进行缩表,适度的挤压泡沫,2019年很可能是风险类资产继续下行波动的一年。以美联储为栗子,纵使特朗普施压国会,无赖的利用社交媒体,美联储还是在2018年加息了四次。如果不加息和缩表,那么2008年的危机很可能会在不远的将来重现。促进长期就业最大化,保持价格稳定,着眼市场的长期利益,是央行的责任所在。

10

2018年美股大幅波动,标普前3个季度涨了10%,但是在最后一个季度,跌超15%。这个跌幅算大吗?其实,15%的季度下挫,从1927年以来,连前15大季度跌幅都排不上。


660_388_660_388_330_194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的10年间,2018年4季度的回撤是最大的了,毕竟过去10年,美股是一路高歌。虽然我也不认为过去发生过的,未来一定会发生;但也不否认,过去发生过的,未来一定不会不发生。就像AQR今年3季度的标题一样:

「It’s Happened Before, It Will Happen

Again (and No, We Can’t Tell You When)」

我坚信人性是有弱点的,人类对于身边发生的事情的认知,是有偏见的;而市场,就是由一群有偏见的人类组成的群体,人和群体相互作用。乌合之众里说:当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时,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而当这个人融入了群体后,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他的思想立刻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而当一个群体存在时,他就有着情绪化、无异议、低智商等特征。

历史大概率是会重复,只不过在不同的空间和时间维度中存在。很多时候我们明知历史会重复,但还是对未来充满了疑惑和不理性的期望。历史没有办法为我们铺设一条进入未来的完美路线,但历史确实是有借鉴意义的。看回标普500过去92年的历史长河,大幅季度下挫后,后续的表现如何?


660_497_660_497_330_249

这里data-mining的目的,并不是要告诉大家2019年一定会涨。从长期来看,短期的下跌,为长期的上涨创造了空间。除去1929年和1930年这2段非常黑暗的历史,其它的季度回撤后,都伴随的市场的向上修正。这个数据告诉了我们一个更重要的事实:拉长投资期限很重要,短期的跌幅需要有理性的预期。随着投资期限从1年,延展到3年、5年,到最后的10年,市场修正幅度的中枢,逐步上移。


660_312_660_312_330_156

写在最后

欲望、现实、期望间的相互作用,导致投资人永远不满、永远不安。遇到不喜欢的事,就想躲开,遇到喜欢的事,就想维持并增加这份快乐。所以未来怎么办?理性的假设、理性的预期、理性的投资预案,是信心的来源。

1)国家一定会越来越好,赌国运、以时间换空间,是投资的大前提。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全世界的经济一定是向上发展的,未来一定比现在好。如果没有这个假设,那么趁早清仓,买黄金放银行。

2)投资风险类资产,一定会有较大的风险。投资股票,就要能有相应的承受能力,如果不能承担风险类资产,那么趁早清仓,放银行买定存。然而拉长期限看,权益类投资是跑赢通胀所必须的标的。

3)投资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收正。对于大部分投资人来说,投资的主要目的可能还是资产的保值和增值。想要通过风险资产发家致富,要不然是运气特别好,要不然就是空手套白狼。

4)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跑赢大盘,就必须跟大盘不一样。跟大盘不一样,就会产生跟踪误差和周期性的波动。资产回报的波动,是投资人难以长期持有的原因。而平抑波动的最佳办法,就是分散投资。

5)适当的配比,比如债券和另类投资,可以分散股票投资的风险。债券资产的表现就算再一般,也还是比股票资产亏的少的多。持有2种货币,也能分散单一货币的汇率风险。

要对未来,充满信心。少看盘,多看书;少投机,多配置。看着浩瀚的天空,你会发现其实人类是多么的渺小,过度的关注某一天的新闻,一个季度、一个年份的涨跌,会耗费很多的精力,也错过了投资道路上美好的风景。

罗胖在时间的朋友跨年年会上说:「所有能穿越时间的东西,就该坚守;所有会被时间过滤的,该翻篇就翻篇。」我相信投资人教育,是有长期价值的,是值得坚守的;过去的表现已经发生,复盘学习,就该翻篇。

2019年,我们在投资的道路上,一起砥砺前行。谢谢大家2018年的支持,新年快乐。

下面是2018年,245类资产的总回报长图,挺长的,慢慢滑。


660_6493_660_6493_330_3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