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处在风口上的在线教育面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现状,可以说是追捧与争议并存。除了K12教育赛道百舸争流,低幼教育赛道也是千帆竞发。但是,近期在线教育却遭遇考验,因在于政策监管趋严,在线教育行业历经裁员风波,资本暂缓“输血”补给。

在线教育企业之间的竞争不会因此偃旗息鼓,反之在线教育行业是进入了全新的经营周期。盘面上看整个教育行业虽处下滑形势,但细看分支赛道会发现惊喜。随着家长教育理念转变和生活消费升级,低幼教育赛道发展迅猛,线上启蒙教育竞争更加白热化。

教育肉肥,僧多肉少,想要做出价值分到一杯羹实属不易。北京时间6月8日,洪恩教育对外发布新一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营收2.267亿元同比增长190.6%,符合上一季度预期营收2.2亿元至2.26亿元。具体到业务方面,学习服务收入达1.91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32.7%;学习材料及设备收入达3480万元,与去年同期的2030万元实现增长71.2%。

从财报来看,营收增长超100%,并且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财报发布当天股价下跌7%。除了洪恩教育之外,安博教育、博实乐教育等教育类美股上市公司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虽然财报数据亮丽,但资本市场反响却不积极,洪恩教育股价仍徘徊在发行价下方,为何资本市场对其不看好?

学习服务营收占总营收比重大头,寓教于乐的产品与头部玩家抢用户

“寓教于乐”是洪恩教育产品的核心价值所在,围绕这一核心理念来设计产品,目的在于调动孩子强大的自驱力,让孩子能够在产品的帮助下自驱动地获得知识。

本季度洪恩教育的学习服务业务收入占总营收大比重超过80%。本季度洪恩教育在该业务上实现一定增长,主要还是在于课程产品受到一些用户认可。

洪恩教育一季度与牛津大学出版社展开了合作,共同开发“洪恩分级阅读”APP,并联合推出逾超百本分级读物“Fantastic Friends”;此外,洪恩教育今夏推出“宇宙十万问”产品,将晦涩难懂的STEM知识通过孩子喜爱的动画方式表现出来,达到引流目的。

学习服务营收的增长主要与用户规模紧密相关,尤其是付费用户增长。一季度,洪恩教育旗下产品的平均MAU(月活用户数)为1612万,比2020年同期的819万增加96.8%;付费用户为168万,同比2020年同期的132万增长27.3%。

虽说“游戏化模式”能够为洪恩教育吸引到不少的用户,但这个模式也带来一些质疑声音。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从目前的整个行业来看,这种游戏化的学习模式还是比较普遍的,比如一些教育机构针对低龄孩子开发的各种识字游戏等。但是这种模式可能在国外的接受度会更高一些。这类产品一般需要依托电子产品,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对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不太好,而国内的很多家长又不太愿意让孩子接触电子产品。

政策引导下的人口红利和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必然造就低幼教育赛道的繁荣。同为在线教育细分赛道,相比K12而言低幼教育赛道潜在空间更大,行业渗透率低。市场打开,巨头们纷纷进入猎场,嗅觉灵敏的资本也不错失机会,据艾瑞咨询统计,2020年低幼教育公司融资总额97亿元。

行业的火热必定引来众多参与者。与洪恩教育一样赴美上市的就有好未来(TAL)、跟谁学(GSX)、无忧英语(COE)、新东方(EDU)等,此外,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新东方在线、VIPKID等均发展迅速。

2021年1月份,由腾讯控股和快手科技支持的火花思维宣布完成E3轮融资,此前五个月,火花思维一共拿下E1-E3轮三笔融资,金额超过4亿美元。火花思维宣称会继续加大课程研发投入。同年月份,叽里呱啦联宣布完成近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挚信资本,次轮资金将用于启蒙教育产品研发升级。

对于洪恩教育来说,如果其学习服务不能够在行业内走出一条明显的差异化路径,与众多头部玩家的竞争压力也会加大,后续对其核心业务营收增长也会带来一些压力。

净利润扭亏为盈,但成本加大下未来持续性盈利受质疑

回望前两年,洪恩教育2019年第四季度录得净亏损642万元;2020年第四季度录得净亏损5380万元。本季度洪恩教育终于迎来盈利,财报显示净利润达710万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710万,每股美国存托股票基本净收益为0.13元人民币。

洪恩教育为何在连年亏损情况下在本季度获得盈利?在美股研究社看来,主要还是在于洪恩教育本季度营收实现较好的增长。但不可忽视的是,本季度洪恩教育成本支出同比增长也不低。

从财报来看,洪恩教育营收同比增速190.6%,支出费用同比增速190.5%,两者相差无异,但细看分支便可端倪差距。营收里比重最大的学习服务业务增速232.7%,而支出费用中占比最大的管理费用增速达302.9%,其次是销售和市场费用增速237.2%,远超其研发费用的增速。

另外洪恩教育在营销方面也重重押注一笔。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销售和市场费用达5290万元,比去年同期的1570万元大增237.2%。对比而言,营销费用增速远超学习服务收入与研发费用的增速。

管理费用高速增长,从另一方面说明公司的增员及薪酬分配情况较高。支出费用分支差异化的影响举足轻重,虽然现阶段净利润扭亏为盈,但后续可持续盈利却不太稳定,增长显然乏力。

对于线上教育来说,许多公司为获客会将资金投入到高昂的营销领域。敌手在赛道上驰骋,自己不甘落后难免也会“烧钱”奋起直追,长期以往,利润空间也会逐渐缩小。洪恩教育要找到自己的竞争壁垒,需要优化成本支出结构,合理分配项目支出规模,实现结构最优组合,未来发展才能迈向更好的台阶。

诚然,营销对营收来说十分重要,但对教育公司而言,如果一味依靠营销广告拉拢“人心”,结果定会走向“死胡同”。更多的时候需要回到教育本身,不背离教育的初衷,守住教育的质量底线。

结语

对于洪恩教育来说,从营收结构上可看出其对学习服务业务依赖程度太高,缺少新的产品支撑未来增长曲线。未来它要想筑竞争壁垒,洪恩教育得在拥挤的行业赛道上走出一条差异化路径,有区分于敌手的产品,把控好教育产品与游戏化间的距离,或许能够提升其价值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