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故事的主旋律依旧是投入,这在“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图森未来11月3日美股盘后发布的2021Q3财报中又一次得到了印证。

过去几个月里,图森未来的第二次无人驾驶实测让市场看到了它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的技术积累与进步,这给下一季度的进一步测试打下基础。不过,暂时无法大规模落地的商业化、前途不明的造车之路等等,都给这家专注自动驾驶技术的年轻公司出了不少难题。而纵观自动驾驶行业,或许不少参与者也面临相似的问题。

AFN推动营收增长,研发投入扩大仍是亏损主因

进入美股财报季,中概股陆陆续续发布新一季度财报。

从Q3财报来看,图森未来的一些核心数据还是实现较稳定增长。比如在营收方面实现了179万美元的季度收入,同比增长近三倍,环比增长20%。这依然是来源其AFN(Autonomous Freight Network)无人驾驶货运网生态系统的贡献,财报中披露,这是由雇佣更多司机、补充车队运力,以及提高合作伙伴车队的商业利用率实现的。管理层预计,今年依然有望实现500万美元-700万美元的收入指引。

另外,图森未来的研发投入继续呈现一贯的增长状态,Q3研发投入达到8500万美元,较2020年同期的同比增长41%,较今年Q1已经翻倍,这将继续支持它在L4级自动驾驶技术上的进步,但也会带来相应的压力。

同步增长的还有一般和管理费用,由去年同期的1500万美元增长到2900万美元,这与图森未来的全球雇员数量增长到超过1300人有关,相应的股票薪酬激励等费用增加。这些因素共同使得图森未来本季度再次亏损1.2亿美元。

在持续增加的资金支出面前,截至2021年9月30日,图森未来持有的现金及等价物总计约15亿美元,短期内足以支撑其正常运营。

考虑到最初的路网等建设期已经过去,现在的支出主要在于继续收集实际运行数据以承载更高水平的无人驾驶,公司如何在商业化彻底铺开前安排自己的战略进程,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无人驾驶或与造车深入并举,订单规模化才能缓解商业化承压

Q3财报披露,图森未来目前依然仅拥有80辆卡车,数量上尚无大量增长。因此,路测数据和更深层次的无人驾驶测试成为了重点。

目前,通过扩大和UPS的合作,图森未来截至Q3已累积了超过16万英里的自动行驶里程,在这个过程中消耗的燃料相较传统燃油车节省了13%。不过管理层也表示:“为车队招募新司机和购买新卡车的能力仍然是阻碍收入增长的最重要因素。”

在数据上的进度或许更值得期待。一方面,图森未来在本季度为奥兰多和夏洛特地区绘制了新的无人驾驶道路图,总道路里程达到9900英里;另一方面,图森未来此前的无人驾驶实测中表现良好,分析师普遍认为Q4将进行的夜间复杂场景的第三次完全无人实测将极大影响图森未来的市场表现。

9月30日,摩根士丹利分析师Ravi Shanker表示,图森未来自动驾驶卡车的第二次试运行表明,该公司在过去18个月里取得了切实的进展。摩根士丹利维持对图森未来的“增持”评级,目标价75美元,较当前价格有近88%的上涨空间。机构依然相信图森未来在技术与经验上的积累。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曾引起市场关注。今年7月,北京图灵智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此前汽车之心报道称图森未来或将进行名为图灵智卡的造车项目。图森未来将第一款车型放在了用于城区配送、具备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箱式货运车辆,而非L4级自动驾驶重型卡车。

虽然图森未来在美国与 Navistar、PACCAR 等车企合作,在中国则与陕汽、北汽福田等品牌联合,但对于需要将自己的系统接入主机厂软硬件系统的自动驾驶开发者来说,主机厂采用第三方方案时始终会有兼容与接受度问题存在。对于需要尽快将技术落地的图森未来而言,自主造车可能更符合效率的要求。

从行业来看,同为卡车自动驾驶竞争者的嬴彻科技、挚途科技选择量产 L3 级自动驾驶重卡,而小马智行选择了L4级卡车。图森未来先布局箱式货车有利于先将既有技术落地——直接将L4级自动驾驶投入到干线物流建设并不容易,即使在美国也有多重审批阻碍,此外,也能进一步扩大对商业化的探索。

11月4日,全球估值最高的无人车创业公司、谷歌Waymo无人车项目创始人之一的克里斯·厄姆森创办的Aurora无人车公司正式以SPAC方式登陆纳斯达克,Aurora通过打造Aurora Driver的自动驾驶技术通用系统将无人驾驶技术提供给卡车及车队,与图森未来的AFN系统有异曲同工之妙。Aurora预计2027年之前都无法实现盈亏平衡,这与美国银行分析师 Ken Hoexter对图森未来的商业效益产生预期时间一致。

值得关注的是,Aurora同样宣布商业化落地会在2年后开启,图森未来的商业化铺开时间也大致相同。因此,在自动驾驶卡车领域,关于商业化的竞争或许即将进入冲刺期。最终,商业化订单的成规模落地将是一切好转的开始。

结语

如果只看大环境,无论哪个角度,全球运输行业转型的时机已到都是既定事实,比如在UPS等以卡车运输为主要业务开展方式的公司身上,付给司机的工资已经占总运营成本的近40%。不过,趋势并非结果。即使在自动驾驶落地更为宽松的美国,整个市场依然呈现出呼声高涨、订单爆发、落地有限的矛盾态势。

图森未来的技术与运行数据积累是相对于其他玩家的优势,而要将这些因素投入到真正的商业化之中,或许还要经过几轮与客观条件的博弈。至少,在第四季度更高难度的无人驾驶实测后,或许我们有望看到一些新的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