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名称:ICL-Israel Chemicals Ltd.

CEO:61.20亿

主营业务:化肥与农用药剂

股票代码:ICL

市值:{{data.sz}}亿

当前股价:${{data.price | numFilter}}

上市时间:2014-09-24

上市地: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

昨收:{{data.zs | numFilter}} 52周最高:{{data.yzg | numFilter}} 52周最低:{{data.yzd | numFilter}} 总市值:{{data.sz}}亿元 总股本:{{data.gb}} 市盈率:{{data.sy}}

简介

Israel Chemicals Ltd.成立于1968年,是一个政府拥有和经营的以色列公司,目前依照以色列法律该公司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是一家领先的运用独特的,综合的业务模式进行操作的特种矿物公司。该公司提取原料,利用先进的加工及产品配方技术在3个吸引人的终端市场为客户增加价值,这3个终端市场为农业,食品和工程材料。

关于ICL-Israel Chemicals Ltd.,百人美股社群热议中

关注公众号:美股研究社,回复:热议,加入群聊

基本介绍

以色列化学公司从事开发、生产和销售肥料,金属和其他特殊用途化学产品。ICL主要服务于三个市场:农业,食品和工程材料。ICL生产全世界约三分之一的溴,并且是全球第六大钾肥生产商,它是特种肥料和特种磷酸盐、阻燃剂和水处理解决方案的制造商。 以色列化学分为3个部门来运作:Fertilizers(肥料), Industrial Products(工业产品), Performance Products(性能产品)。

最新动态

优势

1.生产全球35%的溴; 2.11%的世界钾肥产量和13%的国际钾肥贸易(不包括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跨境贸易); 3.9% of western world primary magnesium(镁) consumption; 4.3%的世界磷酸盐岩生产,3%的国际磷酸盐岩贸易(不包括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跨境贸易); 5.世界上最完整的磷酸盐产品制造商和供应商之一。

劣势

一:产能过剩和无序进口人为扩大了进口需求,加剧了恶性竞争,严重削弱了中国在进口中的谈判地位,更为国际基金提供了可乘之机。 二:寡头垄断,毫无选择余地。垄断的基本原因是进入壁垒,而钾肥则属于典型的资源型垄断。 三:谈判筹码丧失。面对世界钾肥销售商的价格同盟,中国已经作出了巨大努力,但效果并不明显。

机会

1.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农业的重要性被重新认识,这意味着中国粮食安全总体状况得到了改善,但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迅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粮食消费水平和结构发生变化,粮食生产仍然面临持续增加的巨大压力。 2.中国一直在海外开拓钾肥市场,老挝、泰国钾盐矿床陆续发现也给中国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近些年国内大的企业对海外钾肥的投资也在逐步加大,在未来的4-5年内或许能摆脱现有的钾肥困境,走上自己的钾肥之路!

挑战

1.垄断联盟的崩溃将引发市场更为广泛的竞争,而这对于那些成本较高的钾肥生产企业来说,无疑是严重的打击; 2.乌拉尔的退出将打破全球钾肥市场现有的默契和垄断局面,拉响了钾肥市场价格战的号角,预计接下来其他厂商将纷纷追随乌拉尔加入价格竞争。

重大事件

特拉维夫,11月23日(路透社)-以色列化学公司(icl.ta)是中国、印度和欧洲最大的钾肥供应商之一,尽管其特种化学品业务有所增长,但其净利润在第三季度受到化肥价格下跌的打击。icl (icl.n)在以色列拥有从死海提取矿物的独家许可,周三该公司表示,其主要矿物部门(包括钾碱和磷酸盐生产)的产量增加,但大部分被较低的价格抵消。这些市场条件促使icl决定加快从碳酸钾向聚砜的过渡。该公司表示,将寻求纽约摩尔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批准,将其规划许可延长40年。该公司的潜在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55亿美元降至1.2亿美元,不包括一次性项目。据汤森路透i/b/e/s估计,分析师平均预期约为1 . 16亿美元。收入仅增长0.3%,至13.8亿美元,低于市场平均预测的14.8亿美元。在格林威治时间1219点,icl的股价下跌了1.4%。icl表示,这一结果得益于其扩大专业业务的战略,如先进添加剂,同时降低了商品化肥价格的影响。专业解决方案业务的调整后运营利润在本季度增长了29%。由于与中国和印度客户签订的合同,钾肥产量在市场稳定后有所增加。平均价格为每吨200美元,加上降低icl每吨成本的努力,钾肥业务的营业利润达到8100万美元。以色列公司(ilco.ta)的子公司icl表示,将支付6000万美元的季度股息,即每股5美分,与第二季度持平。

相关报道

1.IsraelChemicals2018财年第一财季净利9.28亿美元 同比增加1264.71%

2018年05月11日    5月10日IsraelChemicals(股票代码:ICL)公布财报,公告显示公司2018财年第一财季净利润为9.28亿美元,同比增长1264.71%;营业收入为14.04亿美元,同比上涨8.42%。

IsraelChemicalsLtd.成立于1968年,是一个政府拥有和经营的以色列公司,目前依照以色列法律该公司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是一家领先的运用独特的,综合的业务模式进行操作的特种矿物公司。该公司提取原料,利用先进的加工及产品配方技术在3个吸引人的终端市场为客户增加价值,这3个终端市场为农业,食品和工程材料。
ICL-Israel Chemicals Ltd.于2014年09月24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了解更多美股行情、美股开户、美股资讯就来美国股市最新行情

2.以色列ICL公司在沪设子公司

2008年06月18日  世华财讯以色列ICL公司表示,将在华新设一家子公司Jiaxing ICL ChemicalCo.Ltd.公司,目前该公司已开始在嘉兴乍浦兴建一座综合性生产基地,将生产阻燃剂和水处理产品。

综合外电6月18日报道,总部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的Israel Chemicals Ltd.公司旗下的ICLIndustrialProducts事业部在6月3日宣布,将在华新设一家子公司Jiaxing ICL ChemicalCo.Ltd.公司,以满足在亚洲经济中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的需求。该子公司将设在上海。  ICL公司称,Jiaxing ICL ChemicalCo.Ltd公司已开始在嘉兴乍浦兴建一座综合性生产基地,将生产阻燃剂和水处理产品。

该公司即将生产的产品包括基于磷的阻燃剂Flyrol PCF磷酸三(2-氯异丙醇)酯。

Flyrol PCF用于处理家具和寝具所用的软质聚氨酯泡沫,以及建筑业所用的硬质聚氨酯泡沫。

ICL Industrial Products公司生产各种复合产品,包括阻燃剂、溴产品、农业和水处理产品以及基于磷的产品。

3.钾肥垄断联盟破裂 全球价格战迫近

2013年08月01日    据《金融时报》报道,周二,俄罗斯最大钾肥企业乌拉尔(Uralkali)宣布,将退出BPC(BelarusPotashCorporation),后者是全球钾肥两大垄断联盟(cartel)之一。

据乌拉尔首席执行官拉季斯拉夫·鲍姆加特纳表示,退出原因是上述联盟的另一位成员——白俄罗斯国家钾肥厂违反协议,绕开联盟自行出售钾肥,因此,乌拉尔也决定自行销售,并且将着力扩大产量,将2015年的出口目标从1050万吨提高至1400万吨。此消息一出,引发全球股市化肥板块的强震,多家钾肥生产商股价暴跌。

作为全球成本最低的生产商,乌拉尔的退出对全球钾肥市场冲击巨大。甚至有分析人士将此次冲击比作当年的“沙特退出欧佩克”。

业内分析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钾肥垄断局面已被瓦解,未来统销格局大势已去,后续市场将完全引入竞争机制。

多家钾肥生产商股价暴跌

乌拉尔退出消息一经公开,犹如向国际市场投放了一枚重磅炸弹,这也使得整个钾肥板块股票大跌。

其中,乌拉尔公司股价下跌了17%,德国K+S和以色列化工(ICL-IsraelChemicals)也分别下跌19%和18%。

美国市场的钾肥相关生产企业亦深受拖累,美盛(Mosaic)股价下跌了22%,加阳(Agrium)股价下跌了7.7%,而加拿大萨斯喀彻温钾肥公司 (PotashCorp)股价也下跌了23%。对于这一景象,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分析师乔尔·杰克逊表示,“过去我们所熟知的钾肥市场格局终结了。”

据悉,目前全球钾肥市场有两个垄断联盟,一个是俄罗斯的BPC,另一个则是北美的Canpotex,而这一联盟就包括了Mosaic、PotashCorp和Agrium。正是这两大联盟将全球的钾肥价格控制在一个远超生产成本的水平,从而为这些钾肥企业带来了巨额利润。作为BPC的主要成员,来自俄罗斯的乌拉尔是全球最大的钾肥生产商之一,其产量占全球钾肥产量的20%左右。

就在几年前,钾肥的价格还曾一度逼近900美元/吨的高位。据乌拉尔CEO鲍姆加特纳称,在退出垄断联盟之后,钾肥价格很有可能从目前的400美元/吨降至300美元/吨,降幅达25%,但仍会高于部分国际肥料商200美元的生产成本。

尽管鲍姆加特纳表示,不太清楚公司在销售策略上的变化会对市场造成怎样的影响,不过他的这一预测也不无道理,因为从全球范围来看,钾肥的供给是过剩的。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最新发布的全球钾肥行业前景分析报告称,“整个市场在未来几年仍将供过于求,这意味着未来钾肥价格的前景某种程度上取决于生产商能否维持目前的生产情况。”

价格战一触即发

垄断联盟的崩溃将引发市场更为广泛的竞争,而这对于那些成本较高的钾肥生产企业来说,无疑是严重的打击;但对于乌拉尔来说,因其极低的生产成本,将很有可能成为价格战的最终赢家。

高盛报告称,“乌拉尔的这一决定不仅意味着钾肥行业的竞争将加剧,还有可能令钾肥的价格大幅低至300美元/吨左右的边际生产成本,而乌拉尔是全球生产成本最低的钾肥生产商,其交货成本为171美元/吨,而行业的平均水平是240美元/吨。”

这一行业震动也令觊觎钾肥行业已久的矿业巨头必和必拓陷入尴尬,其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140亿美元钾肥投资计划,因一触即发的价格战而陷入僵局。

“乌拉尔的退出将打破全球钾肥市场现有的默契和垄断局面,拉响了钾肥市场价格战的号角,预计接下来其他厂商将纷纷追随乌拉尔加入价格竞争。”易贸研究中心石化行业分析师陆远舟表示。

据统计,每年中国、印度、巴西三国钾肥消耗数量约占全球产量的60%,为获得资源不得不支付高昂的采购价格。

作为全球最大的钾肥需求国之一,这一行业变动会对中国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对此,生意社钾肥行业分析师赵婷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今年下半年,钾肥的价格应该不会受太大的影响,因为中国每年都会跟国际几家大型的钾肥生产商谈判,一般上下半年各一次,定价后每月发货。乌拉尔退出垄断联盟,对于中国来说增加了一个大供应商,因此在明年的谈判中,钾肥价格肯定会被压低。”

对此,卓创资讯钾肥分析师李峰更是直言,“对于中印巴三大需求国家而言,乌拉尔的退出无疑是重大利好。乌拉尔独立出来后,国际钾肥垄断形式将会被削弱,在大单合同谈判方面上,我们手中的筹码将会增加,利益的天平将会倾向我们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