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点
股市从2020年开始创下历史新高,但是从这里开始,有很多事情可能会出错。
上周五发生的空袭导致伊朗军事指挥官丧生,由此产生的地缘政治风险仅仅是个开始。
由于股票接近创纪录的高位,公司的估值很高,需要显示收益增长,但是到目前为止,收益增长似乎持平。

  周五,美国人认识到与伊朗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油价飙升以及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是对假期期间股市乐观情绪的中断。

  AGF Investments首席美国政策策略师格雷格·瓦利雷尔(Greg Valliere)表示:“未来几天,美国之间的敌意升级几乎是肯定的,这将改变游戏规则,掩盖其他一切。” “股市的谨慎最终是有原因的。”

  地缘政治风险始终是要谨慎的原因,但它们是不可预测的,并且在牛市中处于观望状态。现在,他们是最重要的。

  美联储前副主席、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艾伦·布林德(Alan Blinder)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Squawk on the Street节目中表示,他们已经“跃至担忧名单的首位”

  在受到袭击的消息传出后,瑞银策略师建议投资者按兵不动。

  他们写道:“个人地缘政治风险往往不足以导致市场持续下滑,对投资者而言,保持长期关注很重要。”

  尽管如此,中东紧张局势的升级仍在提醒人们,股市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时面临着风险,包括高昂的股票估值和老化的经济扩张。

  以下是投资者今年可能出现的问题。

  收入增长失去动力

  收益是2020年股票最大的风险之一。许多公司一直在下调其收益预测,这一趋势并不支持股票价格上涨所设定的崇高期望。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首席量化和股票策略师Savita Subramanian最近发表了一份报告,称企业盈利前景持平,市场“感觉震荡”。

  Subramanian写道:“较弱的修正对2020年初来说不是好兆头。”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鲍勃•皮萨尼(Bob Pisani)最近报道称,分析师们已下调了对一批领军企业的第一季度业绩预期。在将于11月结束财季的15家企业中,分析师下调了10家企业的财季预估,其中包括Carnival、General Mills、联邦快递(FedEx)和耐克(Nike)。

  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阿尔伯特·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表示,美联储的降息政策使投资者可以忽略企业收益。

  爱德华兹(Edwards)写道:“事30多年相同的全球战略工作的好处之一是,人们可以更容易地认识到,股市何时是建立在流沙上的一副纸牌。” “美国股市已经完全失去了基本的盈利能力。”

  许多股票可能被高估了

  在某些时候,公司必须证明收益增长以证明其股票价值合理。

  从历史上看,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前瞻性市盈率约为15。今天,约为18。

  成长型股票(尤其是科技巨头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和Google)推动了牛市。它们也获得了最高的估值。

  自去年9月以来,由于估值存在泡沫,许多投资者开始关注市盈率较低的价值型股票。美国股市首席策略师麦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认为,这将持续到2020年。

  他在12月写道:“我们仍然认为股市中最大的风险仍然存在于成长型股票中,当时人们的期望值过高且定价过高。”

  公司债台高筑

  瑞银(UBS)的分析师写道,2020年可能会引发美国股票信贷降级的浪潮。如果收入持平,经济增长乏力,制造业疲软,企业债务负担可能会打压股价

  分析师写道:“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公司一直在积累债务,这不是什么秘密。” “在金融危机爆发仅仅十年后,非金融公司债务总额仅略低于10万亿美元,比2009年的低点高出约50%。有趣的是,债务并不是当今市场的主要主题。”

  但是,如果公司在收益疲软的情况下面临信用评级下调或不得不以更高的利率进行再融资,则企业债务可能成为主题。

  反向的收益率曲线

  去年夏天,短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开始高于长期美国国债,这是一种被称为反向收益率曲线的典型衰退信号。

  这通常预示着衰退即将来临,但不是马上。最近,曲线在图表上又回到了正常的上升斜率,而投资者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一点。

  首席经济学家、市场策略师迈克尔•达尔达(Michael Darda)表示,这是一个错误,并警告投资者要尊重商业周期及其指标。

  他写道:“我们对华尔街策略师基于我们所认为的对宏观经济指标的错误解读而为软着陆欢呼的做法感到有些困惑。” “我们现在的收益曲线向上倾斜,因此回避了衰退风险。但是,该曲线平均比周期早12个月,并不是实时衰退风险的即时指标。”

  经济可能会弱于预期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没有预测到2020年将出现衰退,但是他们也没有预测出惊人的经济增长。

  野村证券分析师最近指出:“美国经济扩张已进入第十一年。” “我们预计增长将继续,但增速将放缓。”

  美联储降息和税制改革带来的财政刺激措施正在减弱,而且降息可能止步于此。

  “美国贸易伙伴的增长已经放缓,”野村证券的分析师写道。“围绕经济政策和商业环境的不确定性普遍增加,并抑制了投资。工业方面的经济活动仍然特别疲软。”

  也许是由于中东紧张局势造成的能源价格的急剧持续上涨也可能给经济和股票市场带来压力。

  Bespoke Investment Group联合创始人Paul Hickey表示:“使牛市脱离轨道的一件事是油价飙升,这可能导致衰退。” “当油价上涨时,这将影响许多不同企业的关键成本。”

  股票崩溃不需要衰退

  回想一下,2018年12月,股市接近熊市,当时还看不到衰退的迹象。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菲利普•卡尔森-斯泽勒扎克(Philipp Carlsson-Szlezak)和保罗•斯沃茨(Paul Swartz)写道:“你不必陷入衰退,也能获得极其负面的回报。”

  分析师指出,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或1966年和1962年的熊市没有衰退。

  我们可能会看到通货膨胀率飙升

  大宗商品价格正在上涨。尤其是在中东发生事件的情况下,整个2020年的石油价格可能会更高。此外,失业率为3.5%,工资正在上涨,这可能会迫使企业提高价格,

  Bannockburn Global Forex首席市场策略师马克·钱德勒(Marc Chandler)预测: “将会出现通货膨胀恐慌。” “整体通货膨胀率将上升。”

  钱德勒说,这足以吓倒市场,但不足以动摇美联储

  美联储可能不会坐视不管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于2019年7月10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关于“货币政策与经济状况”的委员会全体听证会上作证。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美联储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改变其主要利率。

  然而,通货膨胀率的急剧上升可能会迫使美联储提高利率,这可能会使习惯于超低利率的市场崩溃。这也将给负债累累的公司施加压力。

  相反,总是存在经济下滑的风险,这会推低美联储的利率。还有特朗普总统倾向于批评美联储未将利率降至零。但是,如果美联储改变立场并降低利率,可能会向市场发出一个喜忧参半的信号。

  较低的利率通常会提振股票价格,但如果将美联储降息视为紧急措施,则投资者可能会对经济失去信心,从而导致股票走低。

  这将是一个分裂的选举年

  弹劾审判迫在眉睫,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现在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巴格达发动空袭杀死伊朗最高指挥官Qasem Soleimani将军的决定提出质疑,这将使美国的分歧进一步加深。

  不断增长的不满情绪可能会对消费者信心产生负面影响,并导致消费者支出放缓。2019年全年,消费者支出一直在推动经济增长。

  Loop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写道:“我们预计今年的总统大选将比2016年更具争议性,这可能会抑制零售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