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谢周

  对于一家成立11年的公司来说,盈利之路的探索期似乎太长了些。眼下,B站的当务之急不只是吸引“后浪”,更要吸引“后浪”买单。

  后浪热潮未熄。

  5月19日,哔哩哔哩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一季度营收达2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9%,远超市场预期。

  今年4月,这个带着小众标签的“小破站”一脚踏进了百亿美元市值俱乐部。昨晚财报发布后,B站股价再创新高,截止5月18日美股收盘,股价大涨9%报33.66美元/股,目前总市值约117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B站股价已经上涨了80.77%。

  不过,B站的盈利问题也显得更加刺眼——今年一季度,B站净亏损为5.39亿元,同比扩大175%。对于一家成立11年的公司来说,盈利之路的探索期似乎太长了些。眼下,B站的当务之急不只是吸引“后浪”,更要吸引“后浪”买单。

  B站一季度财报出炉市值一夜大涨68亿人民币

  “小破站”迎来了2020年第一个财报开门红。

  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B站营收达2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9%,再度远超市场预期。具体来看,B站游戏业务收入仍是营收主力军,同比增长32%至11.5亿元。

  与此同时,“后浪”们也越来越愿意把时间花在B站上。财报显示,本季度B站月活同比增长70%达到1.72亿,移动月活同比增长77%达到1.56亿;此外,日活也达到5000万,同比增长69%,迎来上市之后的最高增幅。

  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称,“每个用户每天花在网站上的时间飙升至87分钟的创纪录水平,每月的活跃内容创造者及其提交的内容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以上。” 有赖于良好的用户拉新情况,B站的月付费用户迎来新高,同比上涨134%达到1.34亿,而截至3月底,B站大会员数量达1090万,同比增长127%。

  对于B站来说,2020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年份。5月3日晚,B站推出了一则广告——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这则广告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也令B站火出了圈。第二天B 站股价一度涨近8%,市值暴涨6.7亿美元。

  这并非是B站第一次引发轰动。去年年底,一场大放异彩的“跨年晚会”,让B站收获了全网好评,晚会后两日,B站股价暴涨超18%,以至于有人戏称,“B站搞了一场价值60亿的跨年晚会。”

  两次出圈活动也令广告主们重新重视起B站。虽然面临着宏观环境的各种不确定因素,但本季度B站广告业务收入仍实现了同比90%的高速增长,至2.1亿元。B站在财报中承认,市场认可度的提升所带来的广告主数量上升是重要原因。

  种种迹象显示,B 站早已不再是一个小众二次元社区。但在一切向好的势头背后,B站的盈利问题仍是绕不过去的坎。

  成立11年,亏损11年B站何时止亏?

  用“成立11年,亏损11年”来形容B站一点不为过。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B站净亏损为5.39亿元,同比扩大175%,创下了亏损新高,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96亿元。事实上,自上市以来,B站已经连续九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更是亏了13.04亿元,对比2018年同期翻了一倍还多。

  早在上市之初,B站就因商业模式单一为人所诟病,被质疑只能靠游戏盈利。在广告变现这条路上,B站走的分外艰难,B站曾因在内容中增加了贴片广告,被指与“正版番剧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的承诺相悖,遭到用户大规模声讨,逼得创始人徐逸许下“没有广告”的承诺。

  广告这条最容易变现的路走不通,又要摆脱游戏业务的依赖,意图开源的B站开始加速泛娱乐化进程,从本季度财务数据来看,收效明显。随着直播、广告以及电商领域商业化进展加快,今年一季度B站的游戏收入和非游戏收入几乎相当。

  对于变现问题,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也坦言,还有更大的空间去提高用户付费比例,以达到更高的投资回报率,而用户的增长也带来营收的增长。“目前,我们在注资之后有超过一百亿人民币的现金存量,所有战略股东对用户增长策略都大力支持。第一季度我们仍然进一步实现正的运营现金流,大约是2亿人民币。公司的财务状况非常健康。”

  其实,从资本对其青睐程度来看,B站是不缺钱的。仅2020年以来,B站就在两个月之内陆续拿到了腾讯和索尼的投资,现在可谓粮草充足,只是它需要给资本市场讲好这个商业故事。去年2月,在接受阿里投资后,B站开始拓展电商之路,今年与腾讯与索尼的携手,也给了外界对于B站业务拓展更多的想象。

  只是,在B站不断破圈、走出二次元小圈子的同时,也意味着对手已经遍布各个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