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周天财经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时代总是那些看似微小却关乎全局的改变所定义。

  中国互联网发展到今年的 20 多年里,前十年的 PC 互联网时代,让信息在网上流动,第二个十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让网络开始向实体世界延伸,服务开始触网,移动支付、O2O、新零售、新业态层出不穷。

  而随着连接更加稠密,技术向供给端上游不断渗透,一个线上线下全面数字化的新时代也变得明朗起来——用户使用数字生活服务,商家使用数字化经营,平台构建数字服务生态。

  突发的疫情催化了这一进程。

  从疫情在蔓延时人们在线上买菜、点外卖、看病问诊,到复工复产时的健康码保证人员安全流动、消费券提振消费,社会经济秩序迅速恢复。数字生活时代,仿佛在眨眼之间到来。

  而对于今年 3 月宣布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的支付宝来说,它也正凭借「健康码」和「消费券」,抢先拿到新时代的第一张入场券。

01

意外加速的「数字生活时代」

  从 PC 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再到 2020 年这个被疫情悄然改变的时代,「数字生活时代元年」真正开启。

  这种时代开启的标志是服务业数字化,无论是用户日常生活,还是商家复工复产乃至政府治理,对数字化服务的需求激增,对于服务在线化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共识。

  在此过程中,数字平台发挥了重要作用。从今年 1 月底到 3 月初,支付宝平台新增小程序超过 25 万个,涵盖「吃完查买办」等用户生活的方方面面。

  时势造人,3 月 10 日,支付宝率先提出了未来三年专注服务业数字化,并全面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这引领了后续多家互联网公司跟进建设数字生活「新基建」的潮流。

  产业结构理论告诉我们,经济发展伴随着产业间关系结构的演进。而服务业的发展,与国家经济发达程度,国民幸福程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服务业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的第一大产业:2019 年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 53.9%。而在数十万亿的 GDP 中,只有相当小的部分完成了数字化转型:还有 80% 的服务业没有数字化。

  如今,这个进程被疫情和在疫情中表现突出的数字平台所极大地加速。

  以支付宝为例,在两个月的时间,全国超 100 个城市(区)通过支付宝发放消费券。

  当数十万亿体量的服务业完成了数字化,带来的势能将不可估量——就像人类的制造业进入电气化时代一样。目前特定人群、特定区域,比如老年人,三四五线城市的居民,针对他们的服务业数字化程度还不高。

  服务业线上、线下割裂,线下服务数字化难度大依然是痛点,利用互联网技术去消弭时间、地域鸿沟,帮助服务业数字化,将会是巨大的红利。

  这既是红利,也是责任。

  在周天财经看来,移动时代和数字生活时代的最大不同,移动时代是属于年轻人的,是充满新鲜事物和新玩法、新物种的时代。

  然而,数字生活时代,并不是新物种专有的时代,同样,还需要等一等那些可能被技术鸿沟所落下的沉默用户群体:在数字生活时代里,老年人和低线城市居民是缺少不可的,只能服务部分人群的互联网,是担当不起全体国民的生活重任的。

  这就意味着,互联网的新责任,要把全部服务纳入到数字平台上进行,就必须要覆盖全体国民。这是数字生活的时代任务,也是新时代的想象空间。

  而两个「现象级产品」的出现,掀开了时代的门帘。

  是的,健康码和消费券。

02

两个现象级产品

  健康码可能是全体中国人在 2020 听到的最多的一个词汇之一,每天能听到少则五遍,多则十几遍。

  健康码是结合用户自主申报信息,由各地政府运营的后台系统自动审核生成的个人专属二维码,可作为疫情时期的数字化健康证明,凭码通行。

  而这背后,这是数字化带来的实名、登记、定位,和免填写能力。一个小小动作,包含了诸多能力。而这也恰好是支付宝这类平台的优势。

  极佳的用户体验和广泛的需求基础,让健康码的推广速度堪称奇迹,从 2 月 7 日,全国第一张健康码——余杭绿码上线到全国防疫健康信息码启动研发,仅仅用时 7 天,上线两天注册用户数就突破了 40 万人,从杭州一城到覆盖全国 100 城,也只有 7 天。

  2 月 15 日,国务院办公厅电子政务办指导支付宝、阿里云,基于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加快研发全国统一的疫情防控健康码系统。两天后,全国防疫健康信息码在支付宝小程序率先上线。与此同时,支付宝、阿里云还支持各省市迅速推广健康码,并应用于公交地铁、社区、写字楼、医保支付、商场超市、机场车站等多种场景。

  截至目前,支付宝健康码已经覆盖全国用户,累计亮码次数超过 100 亿人次。

  谁也没想到,扫码这一个简单的动作,潜力远未完全释放出来。蚂蚁集团 CEO 胡晓明在接受周天财经专访时感慨:「本以为互联网行业的创新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但是没想到,还是有这么大的应用创新空间。」

  对用户来说,这相当于一个自动化的填表工具 + 在线化的健康证明。而对管理部门来说,这是一个在疫情防控中,了解居民健康状况、动态的 SaaS 系统。极大地提升了信息申报的效率。

  假如要查阅一个发热患者的历史行程,过去的做法是从堆积如山的表格里去逐行寻找,才能拼凑出一个人的完整行程,但如果在一个区域普及健康码,那么每一次扫码其实都标注了这个人的位置信息,便于查找。

  另一个现象级产品就是消费券。

  消费券并非新事物,美国、日本等国家都曾推行过类似政策,中国一些地方政府也在 2003 年的非典疫情,以及 2009 年金融危机冲击后尝试过发放消费券,不过 2020 年这次是历史上首次消费券与数字化技术大规模结合。

  在过去,发消费券的发放、验真和核销成本都非常巨大。根据胡晓明在专访中向周天财经回忆,上一次杭州发消费券,政府出动了两百名工作人员,负责发放以及核销过程中的验证真伪,这些都需要消耗巨大的人力、物料成本。

  而今天,消费券几乎是零成本部署,并且有效撬动了消费复苏。统计报告显示,每 1 元的支付宝消费券,平均带来了 8 元的新增消费,远远超出了之前其他国家地区发放消费券带来的新增消费比例。

  比如 1999 年的日本,1 块钱消费券只带来了 0.1~0.2 元的新增消费,而新加坡在 2011 年做过的现金分红计划,当时发放 1 块钱也只带来了 0.8 元的新增消费。

  与此同时,数字化的消费券能够灵活制订规则,根据当地情况精准补贴相应行业,并且所有核销效果都能够追溯核查,及时迭代。

  健康码和消费券这两个现象级产品,意味着下沉、高频与普惠——更多的人口,更高频次的使用,和更公平的施策。以消费券为例,支付宝数据显示数字消费券用户中 50% 以上是 40 岁以上的人群,而且杭州消费券拉动新增消费最明显的就是低消费水平群体和中老年群体。

  有意思的是,高频曾经是支付宝颇为头疼的问题。为了追求高频,支付宝也走过一些弯路。而当支付宝回到解决社会、民众需求痛点,推动数字化升级的道路上,事情又变得从容起来。从公益普惠角度出发做业务尝试,同时获得了商业上的回报。可谓是这个时代下,政府、民众和企业的三方共赢。

  而当我们进一步看,健康码和消费券的意义,其实远远不止于解决疫情下的复工复产。

03

锁定船票的支付宝

  见微知著。我们现在所说的狭义上的「健康码」和「消费券」,或许会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政府行政力度的调整而改变。

  但这不是根本所在。

  两个产品所代表的「码」和「券」产品形态,是数字生活时代,商家数字化经营和用户获得数字化服务最重要的两个抓手与载体。「码」是进入小程序的重要入口,是衔接线上线下,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的桥梁;而「券」是数字化营销与经营的重要手段。

  这也是为什么,在支付宝首创了健康码、首个联合政府发放消费券之后,微信、银联、美团等平台也都在加紧布局。

  道理很简单,经济秩序总有一天会恢复,但数字化升级的趋势却是不可逆的。因此巨头们抢的不是一城一池,而是新时代的「入口」。

  从「短期战役」的结果角度衡量,支付宝占得了先机。

  根据公开报道统计,目前全国有超过 100 个城市(区)宣布发放消费券,其中过半地区通过支付宝发放。从发放金额来看,通过支付宝发放的消费券金额已经超过 100 亿元,在各平台中优势明显。

  更重要的是,健康码与消费券并非是像类似春节红包那样,相对简单直接的运营获客活动,而是一个有关长期积累的故事——它考验的是平台生态能力的积累,以及对数字化的理解。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

  横向来看,支付宝是目前唯一兼具数字化技术、商业流量和场景及生态的平台。相较于微信以社交流量为主的去中心化形态,支付宝的商业工具属性更加突出,兼具「中心化 + 去中心化」的流量分发和更具纵深的生态布局。

  比如说,超过半数的城市政府消费券发放首选平台支付宝,还有一些城市在多轮发放中,先选择了其他平台,而后又切换到了支付宝进行发放。政府部门公开表示,看中支付宝的实名制和风控能力。

  而在领取上,支付宝能够给予中心化的流量入口,更便于消费者的领取、核销,同时也为商家提供了小程序私域阵地的会员、卡券等营销能力,将中心化的流量势能,固定在去中心化的商家自有流量池中。

  更具生命力的服务业图景正在到来。

  支付宝商家成长事业部总经理冠华向周天财经表示,「90% 的券是核销在中小商家」,纯政府出资的形式只是一个开始,目前有很多商家联系支付宝希望能够联合发券,一起拉升解决,特别是很多中小商家也愿意参与进来。很多小商家因为没有官方物料来宣传,就自己在小黑板上写好挂到门口,或者打印出来贴上去。

  而进一步地,这些数字化的能力又能够对中小商家的经营能力予以证明和记录,使得后续的金融服务也能够更精准地投放给有生存能力的小微企业。形成从资金、经营、交易全链路的中小商家数字化。

  抢占先机的支付宝仍在扩大领先优势。比如在消费券 2.0 升级中,支付宝将会推出聚合消费券小程序,面向所有商家开放。

  值得一提的是,支付宝能够在非常时期承接挑战,迅速响应,也离不开其强大的组织能力,胡晓明向周天财经表示,在整个消费券项目当中,支付宝是各个兵种一起集中创新,我们用最少的时间,开发了适用于不同行业,适用于不同平台的开放的消费券的产品。

  按照胡晓明的说法,通过在研发效能上的持续创新,「支付宝的整体战斗力持续提升 15% 以上,相当于我们多了 15% 的人,这能够满足我们持续创新的需求」。

  更全面的用户覆盖,更多元的使用场景和用户认知,进而带动更多商家在平台上强化数字经营能力,而在高效组织能力的保障下,平台服务生态也能不断拓宽边界。

  最后我们会发现,与其说支付宝是抢到了船票,不如说是因为做了对的事,时代把船票送到已经准备好了的支付宝手上。

04

结语

  改变或许才刚刚开始。

  这次疫情中的快速响应,使得支付宝在中国政府面前又进一步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同时也在下沉市场人群、中老年人群面前证明了自己的「能耐」。

  一边是在用户上建立更强的黏性,继续把用户向全体国民人口数逼近,另一方面则是打开了企业服务的天花板。巨头的加入,会极大地提升企业服务订单金额,带动数字生活平台上面整个生态的繁荣。

  这对应着的既是一个更大的消费互联网市场,同时也是一个广阔的 toB 企业服务市场。

  不光是服务业数字化的巨大机遇,政府意识到了互联网平台的能力之后,也会给予更多的订单,把更多服务搬到线上。订单的天花板在扩大,从微软拿到美国国防部百亿订单就能看出数字政务的广阔市场。

  背靠阿里经济体的支付宝,未来能做的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