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海边的黄老板

  01、 中概股遭殃

  美国参议院在5月20日午间通过了《国外公司问责法案》,法案规定:

  1)任何一家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简称PCAOB)的审计要求,将禁止该公司的证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2)如果一家赴美上市公司因使用外国会计事务所而导致美国会计行业自律组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不能对其具体的财务报告进行审计,依据该法案,该企业需要证明自身不为外国政府所有或操纵。

  这一法案获得参议院一致通过,接下必须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并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消息一出,中概股全线快速下杀。

  这件事的直接导火索是瑞幸的财务造假,更大的原因不用说了,就是摩擦再度升温。从本质上来说,加强财务监管这点本身无可厚非,但是美国又把矛头指向「外国政府操纵」,针对谁已经很清楚了。

  如果法案通过,势必会对现在美上市的中概公司构成影响,甚至不排除那个别公司「开刀」的可能,另外,国内公司后续赴美上市的难度也将相应提升,美国将不再是中国VIE架构(可变利益实体,即「VIE结构」,也称为「协议控制」,其本质是境内主体为实现在境外上市采取的一种方式)企业上市的乐土。

  后续VIE架构公司大概率只能选择港股上市,而港股的资金流动性、市场知名度与纳斯达克比相去甚远,知名公司还好说,比如,美团、小米,如果是知名度低的公司那估值水平就要差很多了。

  有朋友可能会问,为什么不来A股上市呢?这里面最主要的问题有三个:

  1)目前A股的上市还没有完全施行注册制,审批流程相对来说时间比较长,对于时间就是金钱的准上市公司风投资金来说,自然会选择更有效率的市场;

  2)目前中国的外汇管制还比较严格,对于外资的进入和退出都有繁杂的审核制度,这对于希望快速变现的风投资金来说也并非好事;

  3)在A股上市,对于上市公司财务要求更为严格,还未盈利的企业几乎不可能上市,可以说A股对于上市公司更强调安全性,而美国上市公司更强调成长性。

  而其实上诉三点原因都是我们资本市场改革的方向。

  第一,我们在持续地推动注册制改革,从科创板到创业板,我们现在公司的上市的时间其实已经大幅缩短;

  第二,对于外汇管制方面我们其实在不断优化,前段时间,我们刚刚优化了QFII的外汇进入退出机制,相信在未来在外资风投的外汇管制方面也会出现松绑;

  第三,从科创板到现在的创业板,我们已经降低了上市公司的财务要求,未盈利公司也能上市。

  这三点目前最关键的是第二点,什么时候第二点解决了,VIE们一定会首选国内上市,但是,另一个问题是,国内资本市场的成熟度较低,容易出现过度炒作的市场行为,估值普遍高于全球水平,所以如果现在放开外汇管制,A股会成为外资的套利场所,造成国内资本外流,这显然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所以,短中期来说,在中国资本市场制度还未完善的背景下,VIE们还不大可能选择到国内上市。

  综合评估美《国外公司问责法案》,我们认为这是双方摩擦从技术到资本的蔓延,可能会降低外资对国内创新型企业的投资热情,但相信不久我们可能会见到关于内外资风投相关的政策支持,而另一方面,这更体现出创业板改革的价值所在,创业板的定位其实和这些出海的VIE架构企业是比较一致的,通过打通我们内部的投融资渠道,让这些互联网企业能够更多地选择国内上市其实是更好的选择。

  但如正如我们前面说的,在外资VC外汇管制短中期不能全面放开的前提下,如何培养内资VC成为了创业板改革成败的关键点。

  02 、几个大杀器

  1、据彭博社报道,中国正在加速争取在关键科技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计划通过推出从无线网络到人工智能的各种技术,为经济注入10万亿元人民币。

  报道称,在高层支持的这项重大计划中,中国将在2020年至2025年的六年间,投资1.4万亿美元(约10万亿元人民币),要求地方政府和私营企业,铺设5G无线网络、安装摄像头和传感器,同时开发能支持自动驾驶、自动化工厂和大规模监控的人工智能软件,加速争取关键科技的全球领先地位。

  这项计划需要在本周召开的TM获得批准。

  评:我昨天说什么来着,《未来一周的超预期看点在哪?》中明确指出硬科技是TM的超预期看点!静待TM结果。

  2、据一财,从多方采访了解到,今年首要的财政刺激政策就是增加财政赤字规模,预计至少超过3万亿元;其次,稳经济重在稳投资,扩大政府投资成为今年财政发力另一大招;最后,除了通过发债筹资,30多万亿元规模的财政收入依然是重头戏,如何进一步花好这笔钱,即削减不必要支出、优化支出结构、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也将是今年财政发力的关键。

  评:最近关于「赤字货币化」讨论非常激烈,4月27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提出了「赤字货币化」,在具体操作上,财政分批发行5万亿特别国债,零利率,由央行直接购买;在救助方式上,包括向企业注资,购买企业债券、票据、股权,联合金融机构向企业贷款等。

  目前这个方案的争议点在于,不赞成派认为,国家的赤字空间还有,且货币政策工具仍未失灵,也没有出现流动性偏好陷阱。

  我的观点倾向于认为目前不会搞「赤字货币化」,但是我们也能看出,加大赤字是当前财政政策的关键举措,所以新老基建的逻辑还是有的,让我选的话我愿选新基建。

  最后附上中期值得重点关注的行业:

  1、细分领域龙头(医药、食品小而美,业绩反转为主);2、地产龙头;3、银行业;4、保险业;5、传统核心资产(降低收益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