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英为财情

作者:莫宁

美国本土动荡局势愈演愈烈,但美股似乎不为所动。

然而,如果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这种情况并非首次出现。

历史上,抗议活动对美股有着怎样的影响?

从以往经验看,市场的确有着「冷血无情」的基因。

很多市场人士将美国眼下的混乱与1968年相比:全球大流行、种族冲突以及政治动荡。当年,马丁·路德·金和罗伯特·肯尼迪被刺杀,尼克松和汉弗莱之间的总统竞选导致美国政坛高度分化,全美爆发了抗议活动,还有演变为全球大流行的H3N2流感,致使近10万美国人和全球数百万人丧生。

如果我们再来看当年的美股市场,也会发现和现在有着惊人的相似性——股指都在动荡中走高。1968年的1月至3月,标普500指数下跌了9%,但市场之后又反弹了24%,全年上涨7.6%。

除此之外,1963年约翰·肯尼迪总统被刺杀,1965年阿拉巴马州的民权流行,1967年华盛顿特区的抗战活动,1992年的洛杉矶暴动,在这些所列事件发生后的几个月内,美股的波动性都没有变化。而且,标普500在这些年份都录得了上涨,扣除股息之后的涨幅从4%至20%不等。

这些过往案例都提醒了我们,股票市场和社会政治事件并不总是联系在一起。投资研究公司New Constructs首席执行官戴维·特纳(David Trainer)周一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社会动荡问题对市场的长期影响很小。」

一个原因在于,市场具有前瞻性,所以不仅仅是在关注当前的情况。从上周开始,投资者就对美国多个州的重新开放以及制造业的反弹感到乐观。昨日,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报告,5月份制造业指数从4月的11年低点 41.5小幅反弹至43.1。礼来公司也启动了遵守病毒抗体药物的临床试验。

而且,同样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美联储在以前所未有的干预力度支撑着被疫情重创的经济。自2月底以来,美联储已经向金融市场流入了近3万亿美元,提振了股市,也盖过了其他的市场力量。正如富国银行资管公司所说,数万亿美元进入了金融市场,这就是现在市场最大的基本面。

2020060202299309f352283a52b.png

行情来源:富途牛牛 >

别放松警惕:抗议活动或令二次爆发提前到来

不过,美股市场一个潜在的风险是疫情的二次爆发。虽然这种风险早已随着经济的重新开放而存在,但过去几天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可能令二次爆发的威胁变得更加迫在眉睫,令此前的抗疫封锁努力瓦解。

当前的确诊数据已经显示出曲线正趋于平坦。周日,纽约的新冠死亡病例降至56人,是疫情高峰以来的最低水平。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美国本土平均每日新增病例增幅低于过去一周1.3%的均值。

美国多名政界人物和传染病专家就二次风险发出警告。在洛杉矶,示威活动已经导致了病毒检测站点的关闭。该市市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警告称,抗议活动有可能成为「超级传播事件」。

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Larry Hogan)担忧,该州会在大约两周内出现确诊病例激增的情况,也就是从人体感染到出现症状之间所需的时间间隔。亚特兰大市长基沙·兰斯·巴托斯(Keisha Lance Bottoms)建议那些抗议者本周去做新冠病毒检测。

研究大流行病的医学历史学家霍华德·马克尔(Howard Markel)博士将提到1918年流感大流行期间在费城和底特律等美国城市举行的游行,在这之后流感病例激增。

除此之外,还有报道指出,警察用来驱散人群的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会使人流泪和咳嗽,增加了眼睛、鼻子和嘴巴的呼吸道分泌物,令传播的可能性进一步上升。

若出现二次爆发,可能会令美国经济中止重新开放的过程,或者至少要求民众对社交活动保持警惕。后果可能是美国经济的复苏将比预期来得更慢,从而挫伤消费者和企业信心。即便美股的最小阻力路径是向上,但投资者也至少需要考虑到这个风险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