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富途资讯

深谙「风险和收益成正比」法则的理财者们,最近遇到太多离谱的事情了:中行原油宝触雷、余额宝等「宝宝类」货币基金产品收益跌破1.5%、P2P雷声不停、A股阴晴不定暴涨暴跌,现在还加上一个银行理财产品亏本……

不管内行还是外行,一时间网民都在直呼:「保本保息理财时代的终结了」、「到底还有没有稳健点的理财产品?」、「两款产品替代,看别人都在疯抢」……一个问题也萦绕投资者心间:买过「保本理财产品」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今天就来盘点一下,「保本保息」这个魔咒的前世今生。

银行理财+结构性存款:绝对安全领域?

要保本,还得从过去那段人们把钱存银行的日子说起。遥想2001年,我国正式加入WTO,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做出全面开放金融行业的承诺。

随后是国内金融界百花争鸣的几年,投资渠道变多,银行存款利率就不占优势了,银行理财逐渐替代储蓄,五大国有银行也开始全面开展理财业务。2007年后,「稳得利」、「阳光理财」、「非凡理财」、「招银进宝」等明星名声鹊起。

出于同样的优质替代品逻辑,再加上银行有揽储压力,银行还想了个办法吸引投资者,推出了「结构性存款」——基础存款+金融衍生品。

在普通人的概念里,管它是银行理财,是结构性存款还是其他产品,只要是银行的都应该和存款一样绝对安全,到期一定能够还本付息。但是最近的魔咒让大家大跌眼镜:

招行的一张截图在网上疯传。代销季季开1号产品,风险等级是R2(较低风险),近一个月年化收益-4.42%。平安银行的「N天成长」系列产品也同样备受关注,180天成长理财产品近一个月年化收益为-9.34%,于是理财者们群起而攻之,直接投诉平台:说好「保本保息」,这不是坑人吗?

但这个产品的说明书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非保本浮动收益产品,也就是说产品既不保本,也不保收益,只要银行没有违规操作,比如合约里说好不能买股票,你却去买股票亏钱了,那最后不管盈亏,都是正常的。

同样的道理,「结构性存款」名字沾了个存款的边,实际上存款的部分银行经营不下去了确实能全额赔付,但金融衍生品就复杂多了:资金直接挂钩利率、汇率、商品、股票和信用等标的物,当然不在保险赔付范围内的。

大家得明白,投资前别听销售人员怎么说,要看产品说明书上是怎么写的?

说来还是我们把钱交给银行(存款或买理财产品),相信银行一定会本息兑付,但是没有思考过自己的钱是被怎么处理的——

2019中国银行理财产品资产超过半成配置债券

图片来源: 金融科技

银行成立理财产品,募集了10亿资金,这笔钱投不出去就意味着亏利息,到期收不回来就意味着亏本金。

咱们储户是决不允许买银行理财到期不还钱的,而银行老大哥夹在中间,所有风险都压在了它们身上,赚取了利润主要归客户,出现了亏损全靠自己扛着。有人说,银行不扛谁来扛?问题是,银行扛不住了怎么办?

这就是刚性兑付的魔咒。而要说「刚兑信仰」,就不得不提到最近雷声不断的信托业。

信托:打破刚性兑付之后,信仰还在吗

信托界保本魔咒的打破,来的更早一些——从2014年某信托未能按期兑付,信托产品拉开了违约的序幕,直至2017年江苏信托、中信信托等多家机构发生逾期,这一份信仰就早早被打破了;再到今年安信信托、中航信托、中铁信托、和前几天的四川信托……信托暴雷的热度一路高开到今天。

大家对信托有信仰,大多是因为68张稀缺牌照的背书,也是因为其有刚兑的底气:以资金池为例,在项目出事、因流动性无法兑付时,信托公司通过期限灵活的资金池,也能巧妙续上,腾出时间来缓解现金流紧张,不至于陷入逾期风波。

渐而久之,人们被其6%-8%的高收益吸引——即使资金池三个字略显灰色,但「资金池产品卖疯了,有的抢都抢不到」高呼之声不绝于耳,在巅峰时期信托资金池的规模有3000多亿。

如果初心不负,对于资产端和资金端来说,互利双赢,这本是皆大欢喜之事。可偌大一个资金池,铤而走险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违规,有了堆积的不良资产,有了越滚越大的不可知风险。

这也是为什么2018年央行、银保监会、证监局、外汇管理四局宣布《资管新规》,剑指刚兑和资金池,破刚兑,「三年内清理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业务」,2020年5月8日的《资金信托新规》更是给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业务下达了「死刑」。

刚兑没了,雷也就多了。曾经最能体现信托公司刚兑能力的、没有暴雷过的资金池,今年陆续倒下。

18年的那个公告上,我们还看到证监会明确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要打破刚性兑付。银行理财全部清理,结构性存款被列为可作为表内理财的替代品,但是,一旦理财产品出现了违约,要求储户承担风险。

行业正在出清。这满城的风雨,是监管倒逼信托这位金融「二公主」提质的信号。而卸下刚性兑付重担的银行「老大哥」则松了一口气,拍了拍理财者的肩膀:下个时代,靠你们自己了。

货币基金:互联网理财的开端

回想2014年开始,互联网金融风起云涌,「你不理财财不理你」、「这是一个股权投资的时代」、「钱不投资就是贬值」……直到2013年余额宝正式上线,人们目光不再局限于银行和股票,开始关注互联网金融。当时余额宝的收益一度达到7%,即使后面跌了,也基本徘徊在4%,理财意识开始「全民」苏醒。

其实余额宝从未保证过不会负收益,就像早在2018年,央行就苦口婆心地告诫大家:

货基真的会跌破零?当然。

余额宝的本质是货币基金,一旦出现极端市场行情,基金面值将与实际价值出现较大偏离,投资者有极大动力集中赎回,形成类似银行存款的「挤兑」效应,诱发「基金赎回→变现损失→加剧赎回」的恶性循环。可以说货基从根源上具有易受「挤兑」的内在脆弱性

所以证监会也做出要求:基金宣传给货币市场基金做推广的,应当提示基金投资人,基金管理人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

不过还没听说过有人买货基买到倾家荡产的。毕竟想亏损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而它们发生的概率也太小了:一是短期内市场收益率大幅上升,券种价格大幅下跌;二是货币基金同时发生大额赎回,不能将价格下跌的券种持有到期,抛售券种后造成了实际亏损。

保本不敢说,亏损有极小概率,如果不幸中奖,权且当做一次经历罢。

国债:仅剩的安全选择

经常有人觉得国债收益很鸡肋:3年期票面年利率3.8%,5年期票面年利率4.17%,与货币基金相比,不仅收益低,流动性也很差。

虽然如此,但每次储蓄国债发行时,都能看到一大群老人在银行门口排队,毕竟国债的安全性是出了名的高的。而且表面上看国债的收益率不比货基,但从买入国债的那一刻起,只要持有到期,票面利率稳不变。

不过国债也不是稳赚的:瑞士十年期国债开创了负利率债券的先河,投资者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借钱给一国政府,同时还倒贴利息。在过去一年里,德国、奥地利、芬兰和西班牙全都以负收益率发行了期限较短的债券,而且从整体趋势上看,这些国家都面临负利率长期化的局面。

为什么会有人买负利率债券?把这些钱存银行,借给别人甚至放家里埋地里,即使利率极低或为零,不总比倒贴给瑞士政府要强吗?——因为想找个安全投资场所,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当然,买负利率债券是因为可以套利。根据收益率曲线的形状,当央行再一次放水,利率下降则收益仍然可能是正的。还有原因比如:负利率是暂时的,很多债券保持了正收益债券的投资组合特征;持有高风险证券的投资者可以用于降低投资组合波动性;负收益率债券可以满足期限需求,用来配置养老金……

但是就算是饱受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借贷大幅增加困扰的英国人,也丝毫没有减弱对英债的强劲需求: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投资者的情绪非常脆弱,需要拿住最稳定、不会国家破产的国家债券才有安全感。

事实上,欧洲金融系统风险空前巨大,银行的破产风险使得持有现金已经无利可图,所以负收益债券已经占到欧洲政府债券市场的四分之一。不仅仅是欧洲,负收益率债券已成为全球增长最为迅速的资产类别之一。

最后,回顾一下资本新规以来保本理财的新变化

2019年年底,光大银行发布公告,从11月30日起停止「活期宝」理财服务;11月8日,交通银行发布公告,从11月20日起停止办理沃德薪金定投组合产品。2020年底过渡期满之后,银行保本理财产品将正式告别历史舞台。

至此,各大主流媒体发布消息,教育广大投资者:所谓的「保本保息」,并非有国家,社会和法律层面的保障,而是由理财产品发行人承诺的。银行,信托,基金,保险公司,在投资时出现或多或少的失误不可避免,是发行人们自掏腰包进行补贴,而这种「保障」,经不起世纪风波的一击。

未来理财难度会越来越高,对不懂理财的普通人会越来越不友好。如果你啥都不懂,也无法忍受银行存款的低收益,就让自己成为行家里手,再玩那些高风险的理财:关注《硬核教你玩转基金》等干货栏目,打破“保本理财”的思维惯性,自己主动出击。

正如央行妈妈和证监会敲响的警钟:

投资者们,也该试着做成熟的投资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