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十年期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回报率,比标普500指数落后了100%以上。这一直是人们质疑巴菲特的最主要理由,并一度被戏称为巴菲特和伯克希尔 「失落的十年」。

伯克希尔与标普500之间始终保持着相当强的线性关系,两者走势大体保持一致,且伯克希尔始终落后。但是,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这种平行关系终于被打破。从5月初开始,标普500指数一路高歌猛进,几乎收复了今年早些时候的所有失地。与此同时,伯克希尔股价却一直萎靡不振,今年以来仍然下跌了20%左右。

这一反常表现,再次引来人们对于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更多质疑。


640_340_640_340_320_170

专栏作者Roberts%20Berzins认为,从长线投资的角度看,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存在三大隐忧,并可能将影响其回报能力。

一、金融股在投资组合中占比过高

巴菲特一直很喜欢金融股,金融股在伯克希尔股票投资中的占比超过35%,在总资产中的占比达到10%。从历史上看,美国金融股的表现一直都落后于大盘。尽管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银行业的资产负债表已经变得更加强大,核心资本抗风险能力显著增强,但到目前为止,该行业并未呈现出良好的增长态势。与此同时,银行业作为一个整体正面临着强大的成长阻力,这些都会对行业未来的增长造成不利影响。

以下三个因素可能将会对银行业未来的盈利能力产生影响:

1、在高负债的经济环境下,美国很可能会迎来「日本化」,也就是经济增长长期停滞,消费者不愿消费,企业不愿投资,银行坐拥巨额资金而难有作为。低迷的生产力增长,再加上病毒带来的挑战,会让这个问题更加难以解决。美国经济可能将面临持续低增长和低通胀的重大风险。

2、数字化趋势将给银行业的盈利造成压力。美国银行业面临着来自其他非银行中介机构的激烈竞争,后者在数字化方面做得更好,并可更加灵活地调整业务运营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需求。可以说,摩根大通和富国银行等大型传统银行在维持和发展现有客户群方面已经非常吃力。

3、疫情给经济造成的实际后果依然难以预料,现在还无法知道会有多少工作岗位将永久性消失。失业率越高,不良贷款就越多,业务量就会越低。银行业天生对商业周期的变化就非常敏感,而鉴于未来业务很可能会增长乏力,银行业的中短期盈利前景看来并不乐观。

此外,从伯克希尔持有的前五大金融股来看,这些股票的前景可能也不乐观。

伯克希尔持股量最大的五只银行股,美国银行、富国银行、摩根大通、美国合众银行和PNC金融,占其股票投资组合的22.5%。基于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测,这五家银行2020年的每股收益将会出现负增长。分析师认为,到2021年每股收益将会显著回升,但仍然不足以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单从这一点就可以得出结论,伯克希尔股票投资组合中有很大一部分将表现低迷,并将阻碍伯克希尔股价回升到疫情前的水平。银行业变革是大趋势,而伯克希尔的押注与这一趋势相背离,这很可能会导致其投资表现低于平均水平。

二、过度倚重对苹果的投资

巴菲特一直信奉「集中投资」。在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中,苹果股票的占比最大,持仓量近900亿美元,按当前价格计算,大致相当于伯克希尔总市值的20%。Roberts%20Berzins认为,对单只股票的投资如此集中,将会带来很大风险。换言之,苹果公司的股价一有变动,就会对伯克希尔1/5的市值造成影响。

当然,从更大范围来看,许多散户投资者都直接或间接持有苹果的股票。举例来说,标普500%20ETF是最受欢迎的ETF之一,而苹果就是该基金第二大成份股。但是,如果投资者不进行深入研究,并设法化解单一股票集中度过高的风险,贸然投资伯克希尔股票的做法可能并不可取。

三、1/4资产不产生任何回报

在最新提交的10-Q季度备案中,伯克希尔披露,其拥有流动资金约1300亿美元,相当于公司总市值的25%。这是批评者质疑巴菲特的另一个重要理由。

一方面,规模如此庞大的流动资金意味着伯克希尔拥有更大的灵活性,并可在机会来临时低价收购优质资产。但在另一方面,庞大的现金储备也会影响到伯克希尔未来的增长/回报潜力,这也是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为什么会把现金称作「垃圾」的原因。

在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中,最大的部分实际上并不是银行账户中的纯现金,而是对短期美国国债的投资。如果要给投资者5%的回报,伯克希尔本身的回报率至少要达到6.7%。目前美国三个月期国债收益率只有0.15%。

3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

伯克希尔在最新的10-Q申报文件中提到:「扣除投资股票的成本,我们在4月份通过出售股票类证券净所得约61亿美元,这部分资金也主要投资到了美国国债当中。」

从某种意义上,这并不是个好现象。这意味着伯克希尔将越来越多的资本投资到了美国国债当中,而这种投资所能提供的预期回报远低于大多数投资者愿意接受的水平。事实上,伯克希尔此前表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由于利率下降的缘故,其利息收入减少了21.2%。还要指出的是,2020年第一季度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美联储大幅度降息之前。受降息影响,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从之前的大约1.5%骤降至了0.15%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