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教育机构的离场,并不等于用户需求的消失,在免费和低价课程的诱导下,在线教育平台成了家长们为孩子找到的新阵地。

来源 | Alter聊科技

撰文 /   Alter

编辑 /    胖爷


作业帮E轮7.5亿美元融资的消息,迅速刷屏了朋友圈。

这起融资的特殊之处在于,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融资金额从最初的3亿美元提升到了7.5亿美元,不排除在估值上对标猿辅导的嫌疑,但方源资本、Tiger Global等新老股东的积极态度又是不争的事实。

同时三个月内的两起巨额融资也预示着,在线教育行业不再只有年初时的“旺火”,即使是在国内一级市场投资案例较往年下滑40%的背景下,资本市场仍旧将真金白银投向了在线教育行业。

在线教育,彻底从去年末的寒冬走入了盛夏。

01

新常态与旧业态

资本态度的转变,离不开在线教育的新常态。

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不少在线教育玩家迎来了喘息的机会,尽管“在线上课”的浪潮被钉钉、Zoom等局外人占了先机,然而线下教育机构的倒闭潮,还是让作业帮们尝到了足够的红利。

比如在中国市场扎根12年的迪士尼英语,最终倒在了疫情结束的前夜,虽然也曾借助第三方平台构建线上课堂,可房租、人力等线下教育机构面临的硬性成本,依然成了被迫观点的直接原因。

除了外界关注度较高的迪士尼英语外,百弗英语、艾蓓儿英语等机构也先后宣布停止运营,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甚至预判称:6月后60%的线下教育机构会倒闭。

线下教育机构的离场,并不等于用户需求的消失,在免费和低价课程的诱导下,在线教育平台成了家长们为孩子找到的新阵地。

以资本拥趸的作业帮为例,2017年秋到2019年秋的两年时间里,作业帮正价课学员从9万增长到了97万,到了今年第一季度的时候,这个数字已经超过130万,等于在一个季度的时间内达成了过去一年的增长。

“在线辅导”成了避免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新常态,可在线教育屡屡被诟病的旧业态似乎并没有改变的迹象。

首当其冲的就是获客成本。

进入2020年后,在线教育平台逐渐成了综艺赞助的常客,作业帮拿下了《向往的生活》《快乐大本营》等老牌综艺,跟谁学旗下的高途课堂赞助了《极限挑战》第六季、猿辅导在

《王牌对王牌》《最强大脑》等热门综艺上刷足了存在感……在线教育机构不惜下血本投放头部综艺的一幕,无形中堆高了平台的获客成本。

令人印象深刻还有2019年的“暑假争夺战”,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等推出了各种各样的促销策略,轮番投放高价广告,学而思、猿辅导和作业帮的日均广告投放一度高达1000万元,十几家在线教育平台的广告投放总额高达40亿元。

结合猿辅导10亿美元G轮融资、作业帮7.5亿美元E轮融资的态势,2020年的“暑假争夺战”似乎已无可避免。黑天鹅的出现改变了在线教育的新常态,原有的痼疾也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中再次上演。

问题也在于此,高昂的获客成本曾经让在线教育陷入泥潭,引发了变相裁员、恶性竞争等连锁反应,当在线教育再次成为风口的时候,玩家们会重蹈覆辙吗?

02

行业驶入深水区

某种程度上说,在线教育的新常态为玩家们提供了“走出泥潭”的可能。

此前家长们对在线教育的认知还偏向于“备胎”,毕竟在同等条件下,在线课程的体验和效果要弱于线下,平台方只能通过比线下机构低一半以上的价格来吸引用户。线下教育机构的倒闭潮,为在线教育平台提供了涨价的机会。

据万象塔的报告数据显示,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纷纷上调了2020年暑假课程的价格,较春季课程价格平均上浮10%—80%,其中作业帮的涨幅为85%,学而思、猿辅导、高途课堂的平均涨幅分别为22%、17%、11%。

可以给出的解释是,教培市场的新常态为头部玩家们提供了提价空间,并借此进行流量转化,提升自身的盈利能力。只是这样的转折背后,也意味着在线教育驶入了深水区,除了烧钱式的营销获客,还需要构建内容上的护城河。

或许不同的平台有着不同的差异化打法,可站在家长的立场上,在线教育平台还需要补齐两块短板:

一是信任感的建立。

为了摊薄获客成本,不少在线教育平台推出了“全家桶”式的产品,恨不得承包从少儿到成人的所有需求,并未针对不同地区、不同用户群进行个性化的教学设计。可教育终归是结果导向的。

以当前最为流行的大班课为例,在线教育通行的“双师”模式中,主讲老师之外辅导老师的人效动辄1:500、1:1000,在一个辅导老师对应500到1000个学生的前提下,学生的学习管理和监督其实丢给了家长,一旦学习效果与家长的预期不符,不排除转投其他平台或者回归线下教育机构的可能。

二是同质化的困局。

目前的在线教育仍然是一场同质化竞争,即便不同平台在不同环节中有所差异,本质上比拼的还是谁先触达用户、谁能抢到稀缺的师资力量,在线教育的竞争始终没有摆脱最基本的资源战。

或许在2020年之前,在线教育还有着分层的一幕,好未来、新东方等在一二线城市站稳了脚跟,作业帮、猿辅导等吸引到了三四线市场的用户。但在频繁的综艺赞助、广告投放等注意力战争中,用户的分层正在逐步被抹平。倘若无法摆脱内容和产品上的同质化,竞争只会越来越惨烈。

至少就目前来看,在线教育还只是线下机构粗劣的替代品,流量仍然是最大的命门,以至于在线教育玩家们的精力被迫集中在营销上,“在线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流量变现的手段,逐渐偏离了教育的初衷。

03

“狼来了”的新告警

在这样的局面中,资本的押注可能不全是好消息。

无论是作业帮还是猿辅导,所谓的护城河无不是“网课+工具”的组合拳,并且有着相似的成长逻辑:先是凭借工具类产品进行流量和用户的原始积累,然后利用内容和课程进行流量的转化和变现。

两家公司的对外宣传口径中,也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获客成本低”的资本故事,并以此作为塑造在线教育生态的撒手锏。然而两家对于外部流量的高度依赖也是既定事实,均在不遗余力地争夺外部流量,打动资本市场的“自有流量”成了秘而不发的武器,在广告投入上丝毫不输于好未来、新东方等玩家。

由于大多数在线教育玩家缺少自己的“流量池”, 新流量的获取严重依赖广告投放,潜移默化中形成了某种平衡:在线教育平台就像是一群“淘金者”,流量大户们则扮演了其中的“卖水人”。

按照一般的逻辑,“卖水人”是个稳赚不赔的角色,不管哪家在线教育平台有可能活到最后,卖水人的流量都有变现的出口。现实却是,当在线教育被推上风口的时候,流量大户们不甘于只做引流平台,忍不住下场淘金。

在年轻用户群中占尽先机的B站,被上海市教委列为官方指定的网课平台后,迅速上线了“B站不停学”版块,为用户提供K12、成人教育、人文科普等多方面课程;

主攻下沉市场的快手,2018年上线了“快手课堂”, 2019年对外宣称教育类短视频作者已经超过100万。2020年初疫情到来时,快手顺势推出了“在家学习”版块,为全国各学龄学生提供免费网课;

字节跳动的动作更为激进,2018年来说着手在线教育领域的布局,通过内部孵化、收购和投资的形式,逐渐搭建起了包含早教、K12等垂直领域的教育生态矩阵;

就连淘宝也重闯在线教育市场,要在未来3年内,为超过1000家头部教育机构每家带来10万名新生......

或许对于在线教育的旁观者而言,这般“狼来了”的故事并不陌生,作业帮本就是百度系的产品,猿辅导也离不开腾讯的注资。快手、B站、字节跳动等新晋流量大户的入场,不过是再一次暴露了在线教育的行业底色:在线教育的门槛一如既往的低,到头来还是一场流量游戏,未来还将延续新玩家入场与老玩家离场的戏码。

原因也不难理解,整个教培行业的营销成本普遍在30%到40%左右,这样的成本结构不被优化,在线教育永远是一场围绕流量的循环游戏。

04

写在最后

在线教育的可悲也在于此。

原本是循序渐进的慢生意,却在资本的裹挟下屡屡走上了“用户增长—扩大融资—持续营销—用户增长”的快模式,在收割流量的同时也付出了代价:过度聚焦于烧钱获客换来的漂亮数据,缺少对课程的打磨和用户的精细化运营,最终在潮水涌起和褪去的轮回中一次次随波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