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信

编辑/水笙

来源/ 连线Insight

7月20日,据科创板日报报道,滴滴出行正与投行洽谈,计划最快年内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IPO),目标估值超过6000亿港币,约800亿美元。

不过,今日滴滴副总裁李敏在朋友圈表示,IPO不是滴滴当前最优先的事项,公司目前暂无相关计划。

滴滴副总裁李敏朋友圈,图源网络

其实,早在2018年上半年,滴滴就传出与多家投行接洽IPO事宜,但没想到下半年滴滴接连发生了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其产生的恶劣影响,让滴滴至今心有余悸。

“我们面对过备受关注的安全事件,内心有过羞耻感和怀疑,差一点就垮掉了,再也站不起来。”在今年滴滴八周年之际,滴滴创始人程维说道。

不过,滴滴并没有垮掉,反而快速恢复。

今年5月初,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CNBC(美国财经媒体)采访时表示,滴滴核心的网约车业务已经实现小幅盈利,并且滴滴在中国的乘车量已达到疫情前水平的60%至70%。

就在柳青宣布盈利之前,程维在公司战略发布会上也公布了滴滴未来3年的战略目标,提出了“0188”计划:0安全事故;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很明显,滴滴经历了一年多“All in 安全”的阶段后,开始重新调整战略,将“增长”提到了更高的位置,这也是为了拿出更好的数据,在资本市场撑起更高的估值。

如今的滴滴,早已不是八年前只提供网约车服务的公司,目前在业务层面已经涵盖网约车、顺风车、出租车、小桔车服、共享单车、代驾、租车、汽车后市场、金融及保险、自动驾驶等众多条线。

这几个月,滴滴的动作频频,推出货运业务、上线自动驾驶服务、将滴滴拼车更名为“青菜拼车”、今天又正式推出“花小猪打车”,定位年轻用户市场。

亏损了8年的滴滴,终于在核心业务上实现了盈利,而在巨头环伺的网约车市场内,滴滴目前仍保持着行业领先的位置,这或许是其最好的上市时机。

但在老对手Uber目前市值只有564亿美金的情况下,滴滴靠什么撑起800亿美金的估值?

1

滴滴有点急,低价拓用户

“滴滴拼着打,只要青菜价。”

7月20日,滴滴拼车改名“青菜拼车”正式官宣上线,拼车事业组也进行独立运营,分拆后该事业组主打比“快车”更低性价比的网约车,包括但不限于“拼车”。

滴滴青菜拼车,图源网络

进入2020年,滴滴明显加快了拓展市场的动作。

今年6月19日,滴滴顺风车官方微博在公开信中提到,截至目前,滴滴顺风车已陆续在全国300个城市重新上线试运营,并且滴滴顺风车还将在6月23日起恢复跨城服务。

滴滴正在努力挽回此前失去的市场份额。

据第三方数据服务公司Talking Data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滴滴在过去十二个月内乘客和司机端APP使用量分别下降5%和23%。

为了能够进一步获得更多用户,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滴滴也走起了下沉的道路。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去年,原滴滴副总裁、网约车区域总经理孙枢被调离,开始负责全新的打车项目,内部代号“霸王花”,该项目主打低价下沉,已经在遵义、临沂两个城市试点,接下来还会进入阜新、盘锦。

很快,滴滴在下沉市场推出了名为“花小猪”的网约车平台,主打一口价模式,并计划在全国130个城市推行“百亿补贴”。

图源花小猪打车小程序

对于滴滴来说,目前在全国各大主要城市已然站稳脚跟,接下来需要寻找更多的增长点,而下沉市场成为新的目标。

此前,由于合规要求,滴滴只能放弃了一些运力,证件不全的司机被排除在外,但一二线市场需求大,完全按照合规要求无法满足用户需求。为此,出现了众多租车服务公司,将车租给司机。

“虽然我们租车有了牌照,但没有本地户籍,被监管部门抓到还是要罚款。”一位在上海跑滴滴的司机说。

据连线Insight了解,在上海市开网约车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上海户籍人口,也就是上海人,二是上海市注册登记的车辆,通俗理解就是拥有上海牌照的车。

上述司机表示,如果被监管部门抓到罚款,第一次滴滴会报销,此后罚款将由司机自己负责,这导致不少司机被罚过一次后,就不敢开滴滴了。

然而,在下沉市场,各地监管部门对合规政策的执行并没有那么严格,滴滴孵化的花小猪正好可以将下沉市场的司机聚集起来,抢占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滴滴在3月底还上线了“特惠快车”,该功能以“一口价”形式计费,司机端计价为快车实时单的7-9折,费用不可更改。

“我们都不愿意接特惠快车的单子,因为比快车便宜,我们赚不到多少钱。但是不接特惠快车的话,担心滴滴会降低权重,我就可能分不到订单,所以现在是两边都接。”一位厦门的滴滴司机表示。

很显然,滴滴正在将拓展用户作为现阶段的主要目标,以此争夺更多市场份额。

2

除了网约车,滴滴还有什么故事?

如今的滴滴,除了在核心业务上进一步扩大自己的优势,还在讲述更大的故事。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在滴滴“0188”战略计划中,两轮车业务(包括单车和电单车)将承担4000万的订单量,这成为滴滴的第二大重要战场。

为此,在组织架构上,滴滴将两轮车事业部提到了更高的战略位置。

原本两轮车事业部归属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但今年3月,滴滴高级副总裁兼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总经理付军华离职后,两轮车升级为独立事业部,总经理张治东转为直接向程维汇报。 

经过多年的烧钱补贴大战,当下的共享单车市场,早已不是群雄纷争的局面,而是形成了哈啰出行、美团、滴滴三足鼎立的格局。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共享单车市场主要有哈啰、美团、青桔(滴滴旗下品牌),三家合计约占市场份额的95%。共享电单车市场主要有哈啰、街兔(滴滴旗下品牌)、美团等主流品牌,约占市场份额的90%。

据美团单车管理层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透露,如果按照单量计算,目前共享单车市场上哈啰第一、青桔第二、美团第三。

晚点LatePost报道中显示,2019年滴滴两轮车年日单量峰值为1200万,青桔单量为行业第二,接下来两轮车目标是规模、核心能力达到行业第一。

今年4月,青桔单车获得首轮融资,融资额高达10亿美元,由君联资本领投,另一家国外大基金跟投。而据海外媒体The Information消息,青桔单车的10亿美元,其中8.5亿美元来自滴滴内部,剩下的1.5亿美元由君联资本和软银提供。

青桔单车融资历程,图源天眼查

不难看出,滴滴对两轮车市场寄予厚望,拿出数亿的真金白银,势要抢夺行业第一的位置。

不过,在两轮车市场中,后来居上的滴滴,面临的挑战并不小。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背靠阿里的哈啰单车,如今已经获得14轮融资,总融资达到200多亿人民币。

今年4月,哈啰出行CEO杨磊还透露,2019年末,哈啰新一轮融资到账的钱还没开始用,就碰到了疫情,现在是哈啰创业至今,账上现金储备最多的时候。言语之间,表达出哈啰当下有足够的实力抵御各方挑战。

而早就在出行领域频频出手的美团,其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2019年底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也表示,2020年美团单车的重点是加大投车,“不论多少个城市,全部加大投入”。

除了共享单车,电单车也成为各家接下来争先布局的蓝海,不过电单车受到各地政府的准入限制,同时相关标准还未出台,目前市场主要以二线以下为主。

滴滴的新故事不止在单车领域,同时也延伸到了货运市场。今年5月中旬,滴滴货运开始正式招募司机,首批试点城市为杭州和成都。

滴滴货运招募司机页面,图源滴滴货源官方公众号

不过,滴滴进入的货运市场早已盘踞各路玩家,其中满帮集团、福佑卡车等专注中长途干线物流,货拉拉、快狗打车(原58速运)专注同城配送。

面对一众老大哥,新入局者滴滴,很难抢得一定份额。

据满帮集团官方披露,早在2018年,中国干线货车700万辆中有520万辆是满帮会员,中国物流企业150万家中有125万家是满帮会员。

这意味着,新入局者要么抢占满帮的会员,要么重新拓展新会员,但两种路径都需要耗费大量成本,滴滴或许很难分出资金来抢夺货运市场份额。

其次,同城货运市场的难度也不小,其标准化建设远比快车等复杂,更重要的是同城货运频次低,市场需求量远比日常打车少,这就意味着很难形成较大的交易量与司机日活量,想要通过抽佣实现盈利,难度远比网约车大。

滴滴也在充分发挥平台上的运力价值,今年疫情期间还推出了跑腿业务,最先在杭州和成都试点,首批滴滴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担任,为社区居民提供生活物资的代买服务。后续滴滴跑腿覆盖的城市将逐步扩大,并面向社会招募跑腿员。

随后,滴滴还直接入局社区团购,在今年6月在成都上线“橙心优选”, 主营粮油食品,生鲜蔬果等生活必需品。

如今的滴滴,不仅在拓展出行领域的相关业务,更在布局与出行不相关的各种业务。

这些试水,也在帮助滴滴讲一个更好的“增长”故事,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业务无一不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短时间内很难盈利。同时,向生活服务领域的拓展,也会面临美团、阿里等劲敌,陷入“烧钱抢用户”的消耗战,而在新领域的争夺赛,还有投资人愿意“陪跑”吗?

 3

现在可能是滴滴最好的上市时机

 “我们面对过摇摇、大黄蜂、快的、Uber,一些公司后来合并了,有些同学还在滴滴,也有人离开了。”程维在八周年演讲中表示,“我们经历过最残酷的战役,面对过国内外最强大的对手。”

时至今日,网约车市场经过几轮兼并,滴滴在吃下快的、Uber两大国内主要竞争对手后,牢牢占据着网约车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

2018年12月,普华永道旗下战略咨询公司思略特发布《出行市场的下一个五年》报告,其中显示到2018年9月,形成了滴滴占比超九成,美团、首汽、神州、曹操、易到在局部区域各自略有份额的市场格局,这5家平台的具体占比情况为:滴滴91%、美团2%、首汽2%、神州2%、曹操2%、易到1%。

时隔一年,据第三方数据服务公司Talking Data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在过去12个月,滴滴占网约车市场日活跃用户总数93%。

虽然滴滴面临着各方挑战,但目前尚未出现撼动其地位的对手。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滴滴可以高枕无忧。

2017年2月14日,程维正与美团创始人王兴一起吃饭,彼时的程维根本没想到与之谈笑风生的王兴,已经在背地里拔刀相向。

数小时后,离开饭局的程维,在网上看到了美团在南京上线网约车业务,这立即挑起了程维的好战情绪,他当即指令滴滴停掉与美团的合作接口。

“如果别人都要打上门来了,你还要假惺惺跟他合作,就没必要了。”程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

一年后,美团打车继续扩张版图,正式在上海上线,一开始就直接开启补贴大战,据美团公开数据显示,上线首日,美团订单量突破15万,第二天拿下20万,第三天拿到30万,这直接抢走了滴滴的市场份额。

时隔几天后,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王兴更是表示,美团打车在入驻城市已经拿到了1/3的市场份额。

好战的程维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在美团开启打车业务的次月,滴滴在无锡上线外卖业务,同样采取简单粗暴的补贴方式,直指美团核心腹地。

仅仅8天后,滴滴官方宣布,日订单达到33.4万单,超过美团、饿了么,稳居第一。

图源网络

此后,滴滴与美团之战因监管层介入而终止,美团也因为上市选择不再加大在网约车方面的投入。

滴滴的地位并不牢固。一位滴滴司机告诉连线连线Insight,如果美团进入他所在的城市,他一定会去注册。

显然,在滴滴掌握绝对话语权后,网约车司机只能被迫遵守滴滴的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司机的不满。

与此同时,不仅有美团觊觎网约车市场,哈啰出行、嘀嗒出行、曹操出行、T3出行等对手都在蚕食滴滴的市场份额。

尤其是滴滴顺风车下线后,其他出行平台顺势瓜分了这块业务。据相关报道,在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后,嘀嗒员工表示订单上涨了3-5倍,公司增加了服务器和数百名客服人数,同时高德、哈啰、曹操也在期间持续加码顺风车业务。

如今,滴滴顺风车业务已然重启,公司整体也恢复了元气,在稳固出行业务体系的同时,还在扩展跑腿、社区团购等新业务。而竞争对手们还没成长为巨兽。

当下的时间节点,或许是滴滴上市的最好时机。

投资人等待的耐心或许也快耗尽了,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提到,滴滴成立到现在已经8年,投资人确实存在退出的需求。但投资人提前退场会严重影响滴滴的资本市场形象,这会让市场对其投资价值和和未来的发展产生怀疑。

4

滴滴撑得起800亿美金估值吗?

滴滴上市的消息频传,外界已经不再意外。目前更多的讨论是,滴滴值800亿美金估值吗?

不妨来看下老对手Uber的情况。在Uber上市前,一度传出其估值高达1200亿美元的消息。去年5月,Uber宣布,将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首次公开发行1.8亿股股票,融资81亿美元,估值824亿美元。

有分析认为,相比较之前1200亿美元的估值,最终的估值下降了25%-33%,是因为其竞争对手Lyft的股价持续下跌。

Uber上市后,并没有用业绩证明自己,市值反而一跌再跌,目前市值仅剩564亿美元。

Uber近一年股价走势,图源东方财富网

从Uber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来看,Uber当季营收35.4亿美元,亏损29亿美元。

其2019年四季度的财报显示,Uber四分之三的收入来自其在全球700多个城市提供的网约车服务,该季度网约车业务已经实现盈利。但由于Uber在其他项目上的投入支持,总体尚未盈利。

尽管Uber的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承诺今年四季度将盈利,但外界对此表示质疑。

成立至今,Uber从未实现过盈利,这让资本市场逐渐失去了对它的信心。从2019年5月上市,到2020年5月,仅仅一年时间,Uber的股价跌了超过35%,市值缩水逾260亿美元。

疫情对其业务有一定的影响。但在去年疫情尚未扩散前,去年11月,Uber公布2019年三季度财报后,因为净亏损同比扩大18%,导致股价暴跌13%,总市值蒸发超70亿美元。

Uber目前的状况,对滴滴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滴滴和Uber目前的月活人数相近。据Uber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其月度活跃平台消费者人数为1.03亿,而据易观国际数据显示,2019年12月,滴滴的当月活跃用户数为9253万。

2019年12月中国网约车市场用户规模,图源易观

两者目前都实现了核心业务网约车的盈利。

从Uber的情况来看,为了有更多的想象力,它在拓展网约车用户的同时,拓展了不少新的业务。但新业务带来的亏损,却进一步影响了市场对它的信心。

Uber的新业务,与滴滴正在进军的新业务有些类似。

Uber目前有三大品牌,Uber Rides是网约车业务,Uber Eats是2016年1月上线的外卖服务平台,目前在欧洲和欧洲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Uber Freight是卡车运输业务,Uber希望借此开拓新的增长点。

Uber目前在网约车以外的领域依然处于亏本换增长的阶段。而滴滴也正在走上这条路,目前,滴滴也实现了核心业务网约车的盈利,但无论是货运、单车、或者跑腿、外卖,都需要极大的投入,目前都仅仅是起步阶段。

相比Uber,滴滴或许更难一些。目前Uber的外卖营收增速还不错,但滴滴除了网约车业务外,其他方面的业务还没有什么亮眼的成绩。

目前,Uber和Lyft的股价下跌,多少会影响资本市场对滴滴的信心。今年,滴滴依然处于狂奔的阶段,最终它能拿出一份配得上估值的招股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