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金十数据

北京时间30日凌晨,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CEO出席美国科技四巨头反垄断听证会。四大科技巨头CEO首次齐聚线上,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接受监管机构的「拷问」。

这次听证会把四家科技巨头一同召集起来,反映了美国驴象两党对科技巨头垄断市场的担忧升级。根据高盛的报告,美国市值最大的五家公司Facebook、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的市值总和,已经超过标普500指数成份股价值五分之一,高于一年前16%的占比。

反垄断机构认为,市场主导者通过削弱竞争对手的势力范围和能力,占据了主要市场地位。

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Cicilline列出了委员会在这些科技公司中发现的对竞争造成威胁的三种常见模式:

1、这些平台阻碍了「分销的关键渠道」。

2、这些平台利用它们「对数字基础设施的控制来监视其他公司——包括它们的增长、商业活动,以及它们是否可能构成竞争威胁」,并利用这些信息来维持自己的实力。

3、这些平台「滥用对现有技术的控制,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以下是亚马逊、Facebook、谷歌和苹果CEO的证词。

亚马逊

亚马逊CEO贝佐斯(Bezos)的证词始于一个他自己的故事。当时,他在车库里创办了公司,并会亲自开车将包裹送往邮局。在那个时候,亚马逊还未被大众所接受,他的父母是最初的投资者。公司艰难地熬过了90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时期,并维持了多年亏损。不难看出,他将亚马逊的发家史描述为一场美国梦的缩影。不过,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梦想仅是有家可居、有业可乐,而贝佐斯将自己的公司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他也因此成为全球第一富豪,身家约1800亿美元。

正如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巨头为反垄断指控辩护一样,贝佐斯着重提到了就业机会的创造、在美国的投资和行业内的竞争。

关于创造就业机会,他表示,亚马逊目前拥有100万名员工,并补充说,在美国的许多工作不能外包,因为当地社区需要打包并运送产品给客户。他写道:

客户对我们的信任,使亚马逊在过去十年内在美国创造了比任何其他公司更多的就业机会,我们在42个州创造了几十万个就业岗位。

关于在美国的投资,他表示,过去十年来,亚马逊在美国的投资已超过2700亿美元。

至于行业竞争,他指出,亚马逊在全球零售市场中只是微乎其微的一小部分,所占份额不到1%,而在美国市场中所占份额不到4%。这些数字掩盖了亚马逊迄今为止在美国线上购物市场中占统治地位的事实,该公司占据了该市场38%的份额。

尽管贝佐斯不得不忍痛去肯定竞争对手(包括沃尔玛、塔吉特和阿里巴巴)所做出的成绩,并在放大零售业背景的情况下将亚马逊描述地相对弱小一些,他还是为大型企业作了辩护,表示只有大型组织才能应对某些复杂因素。

贝佐斯还竭力强调亚马逊如何造福人类,例如推动其气候承诺(Climate Pledge)计划、鼓励其他零售商提高最低工资、启动亚马逊未来工程师青年计划。

证词呈现了他一贯以来的风格,以及他常用的短语和概念,包括亚马逊对客户的忠诚、他如何尽最大努力不留遗憾地生活、还有他为了高额回报而追逐高风险的行为。在为亚马逊辩护时,他补充了一段常用的言论:「我认为应该对亚马逊进行审查。我们应该审查所有大型机构,无论是公司、政府机构还是非营利组织。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顺利通过这样的审查。」

Facebook

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在其事先准备好的五页证词中表示,该公司面临「面临着来自各方的激烈竞争」。 Facebook的竞争对手包括字节跳动的抖音(TikTok)、推特和Snapchat等国内外社交媒体应用。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也正与苹果、亚马逊以及拥有Google和YouTube的Alphabet竞争。

扎克伯格在证词中写道:「我们坚信美国经济赖以存在的价值观——民主、竞争、包容和言论自由。许多其他科技公司也有这样的价值观,但不能保证我们的价值观会胜出。」

在证词中,扎克伯格表示,他支持「强有力和一以贯之的竞争政策」,因为这样才能确保竞争环境的公平

他还说,面临的竞争压力促使Facebook不断尝试新产品、为开源社区做出贡献、并开发新的工具帮助非营利组织,在自然灾害期间,这种工具能够让用户了解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是否安全,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它也可以满足用户需求。

Facebook创始人之一的Chris Hughes去年发表了一篇有关社交网络对民主产生威胁的文章,这使得拆分Facebook的呼声升温。该公司已经面临多项指控,涉及数据隐私和干预选举。Facebook拥有照片服务软件Instagram和聊天软件WhatsApp。Hughes和其他批评者希望Instagram与WhatsApp能够独立于Facebook,从而使这些业务能够独自和其他公司竞争。

另外,Facebook还面临多项反垄断调查,包括来自联邦贸易委员会、美国司法部、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以及部分州检察官的调查。据外媒报道,联邦贸易委员会正在调查Facebook的收购行为是否属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遏制竞争战略的一部分;联邦贸易委员会对此不予置评。

扎克伯格告诉法官,公司的并购活动有助于推动创新,并非阻碍创新。他说,Instagram、WhatsApp和Facebook共同努力打击违反社交网络规则的垃圾邮件和有害内容。他在证词中写道:

我们的并购活动使我们产品和服务的用户获益,也有助于推动初创企业群体的创新。并购能够整合不同公司的互补优势。

扎克伯格没有选择分拆公司,而是推动了对隐私和数据迁移的监管。他说:「我理解人们对科技公司规模和影响力的担忧。最终,我认为公司不应该对有害内容、隐私和选举诚信等重要问题做出太多判断。」

他还认为,Facebook终有一天会被另一个社交媒体所取代。他说,Facebook将总部搬到了Sun Microsystems(创立于1982年的互联网公司,已被甲骨文收购)曾经所在的园区,并且把他们的标志从前面移到了背面,以此提醒他们科技领域总是变化迅速。他说:

我长久以来一直认为,行业的自然演变趋势使得总有一天会有某个产品取代我们。

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打造它的人,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其他人就会这样做。

苹果

苹果CEO库克将重点介绍公司于2008年推出的App Store,关于App Store如何自创了一整个行业,从而帮助全球企业进一步发展。库克表示:「世界500强企业的发展始于iPhone」。

库克说,iPhone和竞争对手三星、LG等公司改变了科技行业,但他认为,苹果在其涉及的任何领域中都不占据主导地位。某种程度上,他的开庭证词反驳了欧盟委员会官员对苹果提出的论点。在欧盟,苹果被指控为「把关人」,该公司能够决定小企业的生死、扼杀创新并在此过程中扭曲竞争价格。

库克计划在作证时表示:

App Store起步时仅有500个应用程序,而如今App Store拥有超过170万个应用程序,其中只有60个来自苹果。

显然,如果苹果公司是把关人,那么我们一直以来所做的就是让大门进一步敞开。我们希望在App Store中尽可能地纳入更多软件,而非阻止它们出现。

他还会为「苹果税」辩护。库克表示,苹果收取最多30%的手续费,用于更新程序、改进编程工具和优化代码。他指出:

和大多数竞争对手的手续费相比,苹果的手续费与其相差不大,甚至比它们更低。而且,这些手续费远远低于在我们推出App Store之前,软件开发人员为分发他们的产品而支付成本的50%到70%。

尽管库克表示,他欢迎委员会的审查,他仍将辩称,苹果在美国50个州创造了多达190万个就业机会;并补充说:「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这无疑是一个经济奇迹」

谷歌

像贝佐斯一样,谷歌CEO皮查伊通过个人经历展开辩护。他说自己在印度长大,没什么渠道能够接触到电脑。而在前往美国就读研究生以后,他对学校实验室中如此之多的电脑感到惊讶。

在整段证词中,皮查伊呼吁全国各地的小企业使用谷歌来帮助他们开展业务。他纽约的面包店Fat Witch Bakery为例,这家公司一直是谷歌广告的用户。

他还提到总部位于奥斯汀的健身公司Kettlebell Kings,他们在疫情期间在YouTube上提供线上产品。皮查伊还使用小城镇的公司为例,例如俄亥俄州厄巴纳的一家数字营销公司Berry Digital Solutions,该公司使用谷歌工具进行远程工作。

皮查伊辩称,谷歌有很多竞争对手,并提及了其中几个。在谈到语音搜索时,他提到了亚马逊及其语音助手Alexa。近年来,Alexa成为了谷歌在语音搜索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另外,他还提到了在数字广告领域所面对的许多对手,包括推特、Instagram、Pinterest和康卡斯特。不过,他没有提到谷歌庞大的体量。谷歌是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的广告平台,广告收入更是占据公司1600亿的销售额中的很大一部分。皮查伊说:

正如美国在这些领域的领导地位并非稳固一样,我们知道谷歌也无法保证持续成功。谷歌正在竞争激烈、充满活力的全球市场中经营,价格会自由波动,产品在不断改进。

皮查伊还表示,该公司的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批评人士指出,由于全球每10台手机中有近9台使用安卓系统,谷歌能够通过利用该系统来迫使合作伙伴将谷歌旗下的应用(如谷歌搜索和谷歌地图)与手机产品捆绑。对此,皮查伊则辩解称,这有助于降低手机的价格。

美国众议院最高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林(David N. Cicilline)在美国科技四巨头反垄断听证会上表示,科技企业权力调查结果报告最早将于8月下旬发布。这份报告将是长达一年多的对科技公司权力调查的总结。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发推表示,「如果国会不在大型科技公司问题上秉持公正(本来应该在几年前就完成的),那么我将通过下达行政令来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