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关于新发现病毒的少数报道似乎无关紧要,也很遥远。这种冠状病毒导致了数十人患上肺炎,但这些患者都来自武汉。

《纽约时报》1月8日的一篇文章称:“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新病毒很容易由人类传播,这将使它变得特别危险,而且它与任何死亡都没有联系。”

但不久之后,随着新信息的出现,这两个断言都将被证明是不正确的。这种病毒在人类之间传播,是致命的。一张追踪中国及其他地区感染情况的地图会亮起红色的点,这是一种不祥的预兆。

中国政府从SARS爆发中吸取教训,迅速采取透明行动控制疫情的早期假设很快就遭到质疑。

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的实验室主任,罗格斯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Ebright)表示其越来越担心,美国在处理疫情方面已经犯了一系列的错误,而且还在继续这样做。埃布赖特是一位颇有成就的科学家,2011年被选为美国传染病学会的会员。

众所周知,埃布赖特(Ebright)过去曾发表过一些有争议的声明,但他指控美国政府也缺乏透明度-在反复保证该国公民面临最小感染风险之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声称该病毒将在4月消失,这相当于一些带有“嗅探器”的COVID-19。

他说,这导致“在疫情仍可在美国轻松控制的情况下,浪费了控制疫情的机会”。

埃布赖特说,任命没有医学专业知识的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监督美国对COVID-19的反应是一个“严重错误”。

另一位专家、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流行病学教授David N. Fisman博士对这一任命也同样感到不安。

“结果总是很糟糕,”Fisman博士在给《华尔街日报》的电子邮件中说。“政治和疾病控制不能混为一谈。这会把他们炸上天的。”

Fisman博士说,加拿大在SARS爆发期间也犯了类似的错误,导致了该疾病的“第二波”。他说:“改变了案件定义,以取悦政客,让它消失。”“让我们看看结果如何。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历来保持一定距离是有原因的。”

针对彭斯的任命,Fisman博士说,“在美国,你们有世界上最能干的公共卫生人力。现在是政治家们让开的时候了。”

不过,尽管Fisman博士不愿批评过去的应对措施,因为在病毒首次被发现时,人们对它还不了解,但埃布赖特对美国的做法持高度批评态度他说,在防止当地疫情爆发方面行动迟缓。

埃布赖特说:“上个月美国令人震惊的测试通过量是美国政府缺乏透明度的直接结果,因此缺乏紧迫性。”

尽管目睹新加坡和日本等国家在近一个月前发现了没有去中国旅行或与其他患者有已知接触的人的感染,但美国官员似乎对这种感染在这里发生的情况并不表示担忧-直到上周末和周末当发现这种情况时。

埃布赖特质疑,为什么迄今为止与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例如英国,韩国,台湾,日本,新加坡,泰国,甚至越南)相比,美国进行的测试如此之少。

这种缺乏紧迫感和检测的情况现在导致了一种紧急的感觉:就在上周末,美国有几个人被诊断出患有COVID-19,他们与其他患者没有接触,也没有去过中国,其中一人已经死亡。

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因为全国各地肯定有更多有传染性的人。

Fisman指出,这种疾病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从感染和潜伏期发展到出现足以需要住院治疗的严重症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从症状开始到死亡可能需要长达八周的时间。病例也需要长达六周的时间才能恢复。Fisman说,鉴于这些美国新患者首次被发现感染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这意味着现在可能有更多病例。

截至周日,美国已有近80例已知感染病例,其中包括芝加哥和罗德岛的新感染病例,只有7人痊愈。全球已知感染总数接近87,500例。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很快地批评美国的反应。Henry I. Miller博士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曾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工作多年,担任过生物技术专员助理,目前是太平洋研究所(Pacific Research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该研究所被称为“自由市场智库”。

Miller博士在上周中旬指出,“如果流血,就会导致”媒体趋势可能加剧了人们对该病毒的恐惧,并强调说,流感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是更为直接的危险。

Miller博士强调,人们的常见病准备——以及勤洗手——是很重要的,同样重要的还有全国范围内控制疾病和积极寻求可能的药物治疗的努力,尤其是已经批准的抗病毒药物的试验。

Miller博士在给《华尔街日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尽管在多少新资金足够的问题上存在政治争论,但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卫生与公众服务和国防部有“大量”的紧急自由支配资金。

特朗普还赞扬了美国在周末的反应,他说,“我们很早就行动了,这是一个很大的生命安全。我们要求媒体和政客不要做任何事情来煽动恐慌,因为没有必要恐慌。”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最近表示,死亡率低于统计数字的说法不太可能,这加剧了人们对疫情爆发的担忧。

现在,随着首个死于冠状病毒的病例上周末在美国境内出现,以及没有已知感染原因的患者不断出现,政府似乎正以高度紧急的状态做出反应,努力允许进行广泛的检测。

但当被问及美国时截至上周晚些时候,埃布赖特对应对可能爆发的流行病的准备情况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