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的史诗级暴跌,事实上早已有迹可循,不少A股分析师其实都给出了非常精彩的研报,这里做一些归纳、总结和推荐。

世界上没有两次完全一样的危机,但每一次危机爆发的原因都有相似性——债务庞氏化。对于这次美股的大跌核心原因,各位首席宏观经济分析师们达成了以下几点共识:

1.在全球低利率环境中,大量美股上市公司发债回购股票推高股价,把财务杠杆用到极致

2.美国企业负债相对水平已达历史高点,但负债质量却在不断下降;

3.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空间相比以往周期更小。

01

美股过去十年处于长期牛市中,股票回购是美国牛市的重要推动力。在全球低利率环境中,大量的美股上市公司发债回购股票推高股价,把财务杠杆用到极致。

根据国金李立峰的数据,2009 年以来,美国股市最大的买家实际上是公司本身。从美联储的数据来看,截止 2017 年末,美国非金融企业累计购买了 3.37 万亿美元的股票,ETF 和共同基金累计购买了 1.64 万亿美元的股票,而美国家庭和机构分别净出售了 6557 亿美元、1.14 万亿美元的股票,也即实际上 2009 年以来美国股市上最大的净买入者是公司本身。

一旦某个外力使得利率趋势性上行,逻辑链条就会彻底逆转,变成融资困难、股价下跌、融资更困难、股价进一步下跌。美股最大的风险在利率和财务杠杆。

回购促进股票价格上涨的机制主要有两个:

一,是直接增加公司股票的需求提高股价;

二,是回购注销公司股票后,可以提高每股的 EPS 和公司整体的 ROE。

因此大多数企业发债用于股票回购、分红和公司兼并等,从而推动股价上升,进一步提升发债融资能力。

大量的美国传统企业采取了夸张的借债回购,麦当劳甚至最终形成了资不抵债的畸形局面,库存股比流通股还多。

这种不扩产或投入研发的借债,使得负债率增长高于盈利增长,债务正在成为有毒资产。

在投资级债券里,最低级别评级的 BBB 级债券,在过去十年里增加了近 2万亿美元,占比从 2008 年的 36.4%上升至 2018 年的 47.4%,美国企业债的质量在快速下降。而与此同时美国企业的违约风险正在积累,美国企业负债水平已经处于历史高位,债务质量却是历史最低,而在2019-2023 年期间,大约 48.8 万亿美元的美国企业债将到期,这可能引发对信贷市场借贷。

中小企业的债务风险已经超过危机前水平,下一次衰退可能从美国中小企业的债务问题上爆发。如果未来经济形势恶化或者发债公司遭到评级下调,将导致一定数量的到期企业债无法得到再融资,由此可能会引发市场对此类债券的恐慌性抛售。若公司将越来越难以借钱,也将不得不减少股票回购的规模,届时不少企业的业绩遮羞布将被扯下。

这次油价暴跌,很多页岩气企业可能第一个扛不住,所以那些打算抄底华宝油气的同志们,最好冷静冷静。

今天早上,债王冈德拉赫就发表观点:美联储的利率是0.0还是0.5,影响或许并不大但如果信用评级被下调,垃圾债的借款人违约。

美联储的突然降息既是利好,同时也是利空,这意味着美联储的工具包进一步缩小,政策空间其实越来越小了。

02

这里给大家推荐一下相关研报:

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燕翔则在研报《美股风险核心在哪》中,强调美股最大的风险在利率和财务杠杆,而不在企业盈利恶化,这就是为什么过去一两年美股似乎对经济衰退无动于衷的原因。值得一提的是,燕翔去年年底的《美股启示录》,同样很有看点,对漂亮50行情进行了回顾。

天风宋雪涛的41页研报《本轮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在哪里》,全方面的介绍了美国下一轮衰退的机理,以乔布斯法案和二级市场泡沫的角度观察美股回购的角度值得重视。

民生证券解运亮去年9月的研报《债务之忧:从美国失业率拐点到下一次危机来临》中,关于失业率对于债务违约情况的领先意义进行了论述。

国金证券李立峰的美股回购专题分析研报,则介绍了美股回购牛的激励和特征,股价涨幅和市值涨幅的对比令人印象深刻。

广发张静静则第一个对美股下跌带来的桑德斯效应进行了分析。

最后就不得不提一下,长城证券在2016年就出了一份名为《美股回购终酿惨剧,高配黄金避险求生》的研报,大胆预测美股将暴跌50%,逻辑依然是这个逻辑,只可惜真的太早了。如果那个时候就做空,账户的坟头草已经两米八了。

事实上很多投资大佬都提前对行情做出了判断。

资产规模超过两千亿美元的古根海姆投资公司首席投资官Scott Minerd,去年就在喊美股的明斯基时刻了,今年更是直呼控制不好疫情,美股要跌40%。

债王冈德拉赫今年的年度报告非常精彩,他同样直指问题将出在下一个危机将会在企业信贷上,还给鲍威尔打了一个很差的评级,并做出了一个恐怖的预言:在他的投资生涯里,美股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到当前位置。

中国人民老朋友达利奥去年的那一笔看空期权投资,今日被大书特书,但达利奥并不是一个美股空头。他对于所面临的局面也感到惶恐,配置中国是他的一个选项。

美股百年风云,总是涌现出伟大的做空者,利弗莫尔、都铎琼斯、约翰保尔森……每个人的故事都堪称传奇。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投资者却依然是那个觉得自己中了子宫彩票的巴菲特,国运或许才是最重要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