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股可以广义地定义为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交易的股票,通常以市盈率(即市盈率低于市场的股票)来衡量。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价值型股票一直被成长型股票(即相对于市场溢价的股票)所扼杀。然而,推特(NYSE:TWTR)上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图表,它利用历史数据为未来10年购买价值型股票提供了依据。

  该图表以10年为单位,描绘了价值型股票与增长型股票的相对表现。报告发现,在过去十年中,价值型股票的表现平均每年落后于成长型股票2.9%,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差距,数据可以追溯到1960年。

  上一次这个数字变得如此之低是在互联网泡沫的顶峰时期。当时,价值型股票的表现比增长型股票在过去10年里每年差约2.7%。在接下来的10年里,价值型股票每年的表现要比成长型股票高出10%以上。

  这里的思路是,成长型股票不会永远跑赢价值型股票,价值型股票也不会永远跑赢增长型股票。目前,两者在表现上的分歧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历史表明,经济复苏指日可待。如果我们实现了这一反弹,那么价值型股票将在未来10年获得丰厚回报。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价值型股票更便宜,它们在市场波动时期往往会表现得更好,这就是我们今天在冠状病毒爆发时所看到的情况。

  考虑到这一点,以下是一些最值得在2020年购买的股票:

  AT&T (NYSE:T)

  Target (NYSE:TGT)

  Intel (NASDAQ:INTC)

  Dollar Tree (NYSE:DLTR)

  American Airlines (NYSE:AAL)

  CVS (NASDAQ:CVS)

  Bank of America (NYSE:BAC)

  废话不多说,那么,让我们来看看2020年考虑购买的七支价值型股票。

  AT&T (NYSE:T)

  有一只价值股在2019年跑赢大盘,并将在2020年继续跑赢大盘,那就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

  在2019年,这家电信巨头的股价创下了自2006年以来的最佳表现,在2020年5G和流媒体电视将成为重要催化剂的预期下,股价上涨了37%。尽管该股走高,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股价仍然非常便宜,仅为预期收益的9倍左右,而且即将推出的5G和流媒体电视催化剂仍在讨论之中。

  当然,冠状病毒的爆发确实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如果COVID-19将美国经济推入衰退,那么AT&T的消费者需求趋势将会减弱,给本已高度杠杆化的资产负债表增加压力。

  但是,有证据表明,社会隔离确实有助于平息疫情,如果处理得当,日常生活可以在几周内恢复(见中国)。因此,假设美国适当地实施社会隔离措施,经济能够在5月或6月重新站稳脚跟,那么2020年下半年对这家公司来说可能相当不错。

  如果这一切都发生了,AT&T的股价将不会长期保持如此低的水平。

  Target (NYSE:TGT)

  百货零售商塔吉特(Target)的股价在近期和长期都应该是赢家,这使得TGT成为在近期疲弱之际值得考虑购买的高价值股票。

  短期内,美国消费者正恐慌性购买,因为他们准备被关在家里几个星期。在COVID-19爆发之际,这应该有助于提振Target的销售。

  从长期来看,美国似乎正在通过社会隔离措施更积极地应对疫情。这些措施将有助于抑制COVID-19的传播,并最终导致病毒在夏季“消失”。经济应该恢复正常。消费者应该回归消费。塔吉特的销售额应该会反弹,因为该公司在零售市场的有利定位是一个全渠道、一体化的零售商。

  总体而言,塔吉特是一家实力强大的公司,未来几个月应该能够度过一段艰难时期,该公司股价目前已大幅折让至预期收益的14倍。

  Intel (NASDAQ:INTC)

  尽管置身于多个高速增长的行业,半导体巨头英特尔(Intel)仍是一只价值股,其预期市盈率仅为9.6倍。

  巨大的增长风险和极低的估值是英特尔股票如此具有吸引力的原因。

  在未来几年中,英特尔的收入和利润将继续增长,数据中心、自动驾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物联网等终端市场对中央处理器(cpu)的需求将不断增长。当然,这些市场竞争激烈。但英特尔是这个行业中400磅重的大猩猩,其无与伦比的规模将使该公司在未来几年仍能在所有这些成长型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可以肯定的是,冠状病毒通过供应链中断和全球需求低迷给这家公司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但是,这种风险将被证明是短暂的。随着被感染人数在中国逐渐接近于零,很多中国工厂已经恢复了生产。假设疫情在其他地方也遵循类似的轨迹,那么到2020年,冠状病毒的传播将接近于零,全球半导体供需趋势将恢复正常。

  然而,出于恐惧,投资者将英特尔股票卖出的价格反映出与冠状病毒相关的疲软,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远远超过几个月。利用这种恐惧。到2020年中后期,对冠状病毒的担忧将会消退,而这只极其廉价的股票将会大幅反弹。

  Dollar Tree (NYSE:DLTR)

  就像Target一样,价值股 Dollar Tree在短期和长期内都应该是一个相对的赢家。

  近期内,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恐慌性购买将提振Dollar Tree的业绩,特别是因为Dollar Tree是一家折扣店,消费者也担心经济,他们可能会在恐慌性购买中省钱。

  从长期来看,Dollar Tree是一家高质量、高利润的折扣零售商,拥有庞大的房地产业务和经久不衰的消费价值支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将继续以稳定的速度增长。再加上14倍的预期市盈率处于多年低位,这应该会带来强劲的股价回报。

  总的来说,短期内DLTR股票的疲软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从长远来看,利用这种大规模的抛售应该会有回报。

  American Airlines (NYSE:AAL)

  由于对冠状病毒的担忧,美国航空公司的股票暴跌,这是合理的。世界正在隔离,没有人在飞行。

  但是,美国政府承诺在此期间支持美国航空公司等美国航空公司。这种支持应该有助于缓解流动性担忧,并对这些股票起到良好的提振作用。

  与此同时,重要的是要记住,冠状病毒将导致航空公司需求急剧但短暂的下降。航空旅行已成为现代旅行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一旦病毒被清除,全球的消费者将再次蜂拥而至。

  因此,美国航空正面临一个可控的短期问题(多亏了政府的支持),该股目前的预期市盈率为4.2倍。

  长期来看,病毒将会过去,需求趋势将会反弹,而AAL股票的暴跌将会逆转。

  CVS (NASDAQ:CVS)

  从2019年开始,药店零售业务将出现重大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好转,这种好转将在未来几年持续下去,并推高CVS的股价。

  药房零售业在2010年代变得商品化。除了地理位置接近以外,很难区分CVS、沃尔格林(纳斯达克:WBA)、Rite Aid(纽约证交所:RAD)和其他公司。在缺乏产品或平台差异化的情况下,药品零售行业依靠价格差异化来推动增长。这意味着降价、每件产品的收入下降、利润率下降和利润下降。

  这正是CVS所经历的。而利润下降正是CVS从2015年到2018年股价下跌的原因。

  在2019年,CVS管理公司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区分他们的零售业务,比如healthhub,或者包括个性化的店内医疗服务,比如营养咨询和血压筛查。他们的想法是,healthhub将帮助CVS商店转型为一站式商店,而且考虑到过去几年有多少消费者被沃尔玛(Walmart)和塔吉特(Target)这样的一站式商店所吸引,这种转型应该会重振交通增长趋势。

  管理是对的。随着CVS开辟了更多的健康中心,流量、收入和利润趋势都有所改善。CVS股价上涨。

  在未来几年,CVS将继续开设更多的健康中心。当然,COVID-19将在未来几个月里阻碍HealthHUB的增长。但是,到2020年下半年,经济应该会重新站稳脚跟,健康中心的增长故事也会重新开始。

  届时,CVS公司股票将恢复2019年的涨势。

  Bank of America (NYSE:BAC)

  就像航空股一样,银行股最近也遭到抛售。美国银行的股票也不例外。该公司股价在过去一个月下跌了40%,目前处于数年来的最低估值和最高收益率。

  当然,所有这些负面因素都是由美国经济放缓、收益率暴跌和收益率曲线趋平所造成的。

  但是,所有这些不利影响都是COVID-19造成的,尽管COVID-19是一个巨大的短期风险,但它很难持续到2020年夏天之后。

  因此,在今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应该会反弹,收益率应该会上升,收益率曲线应该会正常化。

  如果所有这些都能实现,那么BAC的股价将从目前极低的水平大幅反弹。当然,在目前的情况下购买这支股票是有风险的,所以我要等到关于冠状病毒的问题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之后再做决定。但是,一旦数据开始好转——应该很快,随着社会疏远措施开始生效——我就会考虑在这里买入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