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谷歌母公司Alphabet新发了一季度财报,一季度营收411.6亿美元,超过市场预期的402.9亿美元。

  然而,即使谷歌第一季度营收超预期,但公司却表示,第二季度广告业务收入将因疫情受到打击,甚至称这将是“艰难的一年”,受广告市场影响,其中YouTube业务就是典型。

  疫情期间,影院、文娱公司等损失明显,对于线上流媒体平台YouTube、Netflix而言,虽然在流量、会员方面并没有受到过多影响,甚至还在疫情推动下得以增长。但在收入方面,由于商业模式不同,两家流媒体平台也展现出了明显的差异。

会员、流量分别增长,但广告收入成YouTube隐忧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YouTube的新闻观看量也较去年同期大幅上升75%,月观看量超过20亿次。同样,奈飞的竞争对手迪士尼流媒体平台增长也较为可观,在美国推出仅5个月,就已赢得5000万付费用户。

  根据Netflix几天前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第一季度Netflix全球付费订户新增1580万,远超公司之前预期的700万和分析师预期的847万。众所周知的是,Netflix的营收主要靠会员订阅收入,第一季度的会员数量增长1550万,累计全球超过1.8亿会员,无疑对收入更是一种利好。

  但这种情况放在另一边的Youtube就很难同样实现。与国内一众视频平台应对病毒的策略类似,YouTube也在应用内上线洗手视频、防疫教育等节目,YouTube卫生机构的相关信息页面上,浏览量已超过100亿次,整体流量增长约为15%左右,各个领域的博主也在不断更新内容,几乎不受疫情影响。

  即使流量保持增长,然而在疫情期间,YouTube的广告收入也大幅下降,且YouTube的营收基本来自于广告,相关影响可想而知。YouTube顾问卡洛斯·帕切科曾透露,自二月初以来,他所合作的180个YouTube频道广告投放率平均下跌了近50%,而这些频道在全球范围内共有近6800万订户。

  在YouTube上,诸多中小公司几乎停止了广告宣传活动。根据广告行业机构互动广告局(IAB)的数据显示,四分之一的媒体购买者和品牌在2020年上半年暂停了所有广告投放,另有46%的广告客户下调了广告支出。

  疫情导致整个广告市场处于低迷,各个UGC内容领域的博主收入都在大幅缩水,类似的场景上一次还是发生于2017年的“广告末日”丑闻,大量广告主纷纷撤离YouTube。

  相比之下,虽然广告主大量削减广告投放,但Netflix的会员制订阅模式基本不受影响,而且得益于诸多优质原创内容的储备与订阅制,即使在疫情期间,Netflix的收入也较为稳固,在大众宅家情况推动下,获得超预期的会员数量增长。

  一直以来,Netflix都是国内长视频平台积极对标的模式,在疫情期间的营收表现与风险角度来看,主打PGC版权内容的Netflix,胜过以UGC为主的YouTube。

Netflix新剧不停,YouTube探索付费与短视频

  疫情虽然阻断了电影上线,但Netflix的剧集依旧照常播出,比如在第一季度上线的纪录片《养虎为患》,获得6400万的观看人数,由马克·沃尔伯格主演的《斯潘瑟机密》,也获得8500万的观看人数。

  疫情期间,Netflix还陆续上线《恶魔城第三季》《斯宾塞的机密任务》《王国2》,第二季度片单还有最近收购派拉蒙公司和Media Rights Capital联合制作的喜剧片《爱情鸟》,以及已经上线了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最近还宣布获得“小11”米莉·波比·布朗主演的《福尔摩斯小姐》除中国之外的全球发行权。得益于福尔摩斯IP影响力,使该片还未上线就获得不少期待。

  除了如常上线新片满足宅家用户内容需求,针对这次疫情,Netflix还成立新冠病毒紧急救援基金,该基金旨在为失去工作的影视制作员工提供救助。此外,Netflix还在3月建立一个1亿美元的基金,除了用于公司自己的影视生产地点之外,向与他们有合作的影视生产基地员工提供帮助。

  疫情期间,YouTube为自救也推出相关策略,比如为减轻网络压力,降低在欧盟的流媒体视频画质,宣布推出11个免费原创节目刺激流量增长等。Google还将在5月推出YouTube音乐,这是一项付费业务,订阅价格为每月9.99美元,可以看出,在原创内容付费尝试受挫之后,近年来YouTube将付费业务逐渐转向音乐与游戏。

  除了在付费领域继续探索,Youtube在短视频领域也在不断尝试,推出“Shorts”短视频频道功能,内嵌在YouTube当中,有相关人士表示,这个功能就是对标TikTok,甚至被描述为“迄今为止为打击TikTok崛起做出的最认真的努力。”

  流媒体平台之间的竞争依旧激烈,Netflix的诸多高管此前表示过,Netflix不仅要与电视节目和其他流媒体服务争夺用户注意力,还要与视频游戏、YouTube甚至海外对手竞争。

  Netflix的担心并不多余。最近快手推出海外版SnackVideo,据悉内部代号XYZ的部门已开发了卡点音乐视频制作平台MV Master,中短视频社区产品UVideo、VStatus与图文社区产品Lolita,四款产品在海外已收获超过一亿的活跃用户,总日活已突破2000万。

  抖音海外版TikTok近年来更是在海外获得高速增长,最新数据显示,TikTok在苹果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累计下载量已超20亿次,满足海外用户在碎片化时间的娱乐需求,可以看到,长视频利用版权专业优势,短视频利用娱乐沉浸优势,让流媒体应用在疫情期间的注意力竞争有增无减。

泛视频平台:从注意力到创作者的争夺

  根据App Annie 发布的《2020 年 3 月 App Annie 月度指数排行榜》,3 月是海外疫情的爆发期,除了居家打游戏,海外用户基本以看视频/直播、听音乐、虚拟约会为主要娱乐活动。在非游戏应用全球收入榜单前十中,流媒体占了8个。

  随着疫情期间大众的注意力更多转移到线上,各大视频巨头对用户时间的争夺依旧激烈,也促使长视频与短视频平台在更多方面展开竞争。在Netflix、YouTube等继续上线新内容的同时,短视频平台Quibi在推出首周获得超170万的下载量,意图从专业领域分走Netflix的蛋糕。

  国内也是如此。

  疫情期间,爱优腾在不断上线新内容,维持日活与热度的同时,西瓜视频、抖音与B站也在出圈方面较为明显,前二者通过迅速与片方建立合作,第一时间上线《囧妈》、《大赢家》等多部电影,获得大量热度进而促进日活与用户增长;

  B站的优势则在于拥有诸多优质原创作者来不断贡献内容,刺激平台日活,为平台的营收支柱如游戏与直播业务做下一步的分流。

  而且从平台不断的动作,如YouTube内嵌短视频功能、爱奇艺推出随刻版等可以看出,娱乐向的UGC内容作为“kill time”的模式依旧得到追捧,不过各家切入短视频领域的策略并非一味复制,而是利用平台过往的内容积累优势与经验,提供更为符合用户需求的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以UGC内容为主或占据较高比例的泛视频平台也并非没有隐忧。首先,以走专业化路线的海外短视频应用Quibi为典型,在推出后就备受质疑,比如过于严肃不符合用户对短视频的娱乐化需求、囿于版权原因无法进行截屏分享等。

  此外,也会面临优质创作者流失的风险,比如目前西瓜视频推出的种种创作者扶持政策意欲从B站分走创作者、爱奇艺随刻版的部分UGC创作者此前在抖音、B站也有入驻。

  而且相比PGC,UGC的内容质量决定了平台的营收更多依赖于广告而非会员订阅,而此前YouTube的案例说明,若单一靠广告营收,似乎更难抵抗市场环境的不确定性。

  整体来看,长视频与短视频都在不断尝试入局对方领域,近几年西瓜视频、抖音、B站也在加大版权内容购买、平台自制的步伐,从以往的用户注意力,到如今对内容版权、创作者的争夺,泛视频平台之间的战争还远不见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