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经济陷入衰退,股市暴跌时,投资者自然倾向于抛售银行股。毕竟,在上次衰退和2008年熊市期间,银行股是最大的输家,一些银行股最终跌至零。

2008年银行股惨败告终,2020年这五只股洗牌重来?

  那么,银行类股在2020年初大幅下挫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新型冠状病毒(coronavirus)迅速蔓延,导致全球经济戛然而止。

  今年以来,许多银行股下跌了25%或更多。

  但事实是:并非所有的衰退和熊市都是一样的,现在也不是2008年。

  2008年,银行也是问题的一部分。它们的资产负债表过于脆弱,杠杆率过高,风险极高。这种风险到处都在爆发,导致经济自生自灭。政府必须介入,把这些银行从灾难中拯救出来。

  这次的情况完全不同。

  现在,银行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它们的资产负债表强劲、资产规模大、流动性强,风险较低。过去10年,他们一直在通过多重压力测试为类似的危机做准备。到2020年,银行将帮助政府拯救其他经济部门。

  那么,2020年银行股会下跌吗?绝对的。经济已陷入停滞。美联储(fed)已将利率降至零,收益率曲线也已反转。

  但是,银行股是否应该像2008年那样再次下跌呢?绝对不是。

  如今,银行的财务状况比2008年要好得多。他们将挺过这场危机。他们将帮助其他国家渡过这场危机。银行类股最终将反弹。

  考虑到这一点,下面列出了五家银行股可以在冠状病毒下跌时买入:

  Bank of America (NYSE:BAC)

  JPMorgan (NYSE:JPM)

  Wells Fargo (NYSE:WFC)

  Goldman Sachs (NYSE:GS)

  Citigroup (NYSE:C)

美国银行(BAC)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最值得买入的银行股之一是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目前,美国银行的股价是其有形账面价值或有形净资产(即账面价值减去无形资产和商誉)的1.2倍。这明显低于该股5年的股价中值与有形帐面价值之比超过1.4倍

  但是,当你看金融数据时,美国银行的财务状况和以往一样健康。

  其有形帐面价值约1,700亿美元,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三倍多。目前的比率远高于2008年的水平。该公司的债务股本比率接近15年低点。

  从财务角度看,美国银行一如既往地健康。然而,美国银行的股价还是和以前一样便宜。

  一旦人们对冠状病毒的担忧消退,经济恢复正常,收益率上升,收益率曲线回归正常,这种差异自然会自行消除。我认为美国银行的股票会反弹这种事情可能在夏季发生。

摩根大通(JPM)

  可以说,摩根大通是美国质量最高的银行,也是危机中最值得买入的银行股之一。

  摩根大通(JPMorgan)的掌门人是自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以来唯一一位幸存下来的大型银行高管(杰米•戴蒙(Jamie Dimon)),该行的掌门人拥有华尔街最优秀的管理团队。这个管理团队在过去几年里不断创新,孜孜不倦地执行,带领摩根大通实现了稳定的收入和利润增长——这类增长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其他所有大银行。

  与此同时,摩根大通的有形帐面价值为1,800亿美元,是该公司2008年之前有形帐面价值的三倍。债转股比率接近15年低点,而资产回报率和股本回报率则接近15年高点。

  换句话说,摩根大通今天似乎非常健康。然而,摩根大通的股价是该公司有形账面价值的1.6倍,远低于5年中间值有形账面价值1.9倍。

  是的,经济放缓、利率下降和收益率曲线倒置,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这种折价。但是,一旦大流行过去,这些动力中的大部分应该会变得有利。一旦这些因素变得有利,摩根大通股票的折价就不会继续下去,股价将会反弹。

富国银行 (WFC)

  零售银行巨头富国银行(Wells Fargo)在过去几年里也遇到了公关和信誉问题。这些令人头痛的问题导致该银行近年来的增长速度一直低于同行。

  富国银行终于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摆脱这些问题。不幸的是,冠状病毒大流行随后阻碍了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反弹。今年以来,富国银行的股价下跌了近45%,成交量约为有形帐面价值的1倍。

  对于这家实力雄厚的银行来说,这实在是太便宜了。有形账面价值为1,250亿美元,几乎是2008年的八倍,而债务权益比率比当时低了30%左右。这家银行有足够的资本来度过这次衰退,有足够的火力来增加销售和利润,一旦流行病过去,经济好转。

  富国银行股票在这里看起来太便宜了。股价过低并不意味着巨大的反弹即将到来。

  但这确实意味着,只要美国经济在未来几个季度重新站稳脚跟,该股就应该会从现在开始走高。

高盛 (GS)

  投资银行巨头高盛(Goldman Sachs)在2020年的冠状病毒(coronavirus)抛售中丧生。今年以来,高盛股价下跌了约17%。目前股价是有形账面价值的0.7倍——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估值。

  虽然听起来有破产的风险,但这不是2008年。

  当时,高盛的账面价值为340亿美元,债务权益比高于2倍。如今,高盛拥有:1)920亿美元的有形账面价值,2)低于1.5倍的债务权益比率。

  换句话说,这不是2008年的高盛。高盛的规模要大得多,实力也更强,它既能经受住当前的风暴,又能在美国经济反弹的同时为经济增长注入充足的活力。

  从这个角度看,高盛股价在2020年下跌33%,跌至历史最低估值水平,这似乎是一个买入该股的绝佳机会。

花旗 (C)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花旗集团。

  长期以来,花旗集团在银行界一直表现不佳,主要原因是其股本回报率低于同行。因此,花旗银行目前仅为有形账面价值的0.7倍就不足为奇了——这是该行业迄今为止在所有银行中最低的估值倍数之一。

  不过,花旗集团拥有1,500亿美元的而且,该公司的股本回报率在过去几个季度一直呈上升趋势,而且似乎很快就会达到行业平均水平(只要美国经济在2020年末或2021年某个时候反弹)。

  总的来说,花旗集团是世界上最便宜的银行股。

  因此,在所有可以在股市下跌时买入的银行类股中,花旗集团(Citigroup)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最大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