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  作者|莫宁

这周三,投资者将迎来可能是美股上半年最大的IPO——知名歌手Ed Sheeran、Cardi B、Lizzo、麦当娜等所隶属的华纳音乐 (NASDAQ:
WMG)。

华纳音乐将以每股23美元至26美元的价格发行7000万股股票,占流通普通股的13.7%。以发行价区间上限计算,这次的IPO募资规模将最高达到18.2亿美元,公司估值将近133亿美元。

当前全球的唱片行业是环球、索尼 (NYSE:SNE)、华纳三分天下。环球属于法国娱乐巨头维旺迪旗下,索尼的业务则不仅仅限于音乐。可以说,在环球音乐集团上市之前,华纳音乐将是流媒体时代投资者唯一可以押注的纯粹的唱片行业成长故事。光是这一点,华纳音乐的IPO就足以吸睛。

华纳音乐的“第二春”

虽然现在我们经常听到的故事是,Spotify (NYSE:SPOT)、腾讯音乐 (NYSE:TME)、网易 (NASDAQ:NTES)云音乐等等流媒体音乐平台“支付了天价版权”,“版权费用水涨船高”,唱片公司 “坐享其成”。但事实上,这也只是这近五年来才有的事情。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确切地说是自2001年以来,因为互联网的兴起,传统唱片销售一落千丈,相应地,唱片行业也逐渐衰退。

正是在这个行业背景之下,华纳音乐先是在2004年被时代华纳以26亿美元的价格卖给环球集团前总裁小埃德加·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 Jr.)所领导的布隆夫曼投资集团;后又在2011年以33亿美元的价格被乌克兰富豪布莱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控股的Access Industries收购。

前后估值价格一对比,就可以看出Spotify、腾讯音乐之流对唱片公司而言,无异于救世主一般的存在——虽然包括泰勒·斯威夫特在内的歌手都曾因为版权费用跟这些流媒体平台起过冲突。

根据IFPI的数据,从1999年到2014年,全球音乐行业一直都是负增长的状态。从2015年开始,受到流媒体崛起的提振,增速从负转正,到2020年,已经是正增长的第五个年头。

华纳音乐的招股书显示,数字音乐对公司总营收的贡献逐渐增长,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占比分别为47.3%、50.4%和52.4%;相反,实体音乐销售额逐年下滑,2019年和2018年分别有11%和6%的跌幅。

抓住美股大幅反弹的窗口

难得传统唱片公司迎来了“第二春”,也就不难理解资本套现的迫切。

华纳音乐的股份将由Access Industries出售,获得收益的将不是华纳音乐,而是Access Industries。Access将通过持有另一类股票来保留对华纳音乐99%的投票权。

华纳音乐最早已经在2月份提交了上市申请书,但是因为疫情来得措手不及而暂时搁置。现在各地已经逐渐放松封锁措施,美股也持续大涨,此时不推进IPO更待何时?

也有市场人士猜测,华纳音乐背后的资本之所以急于IPO,是希望赶在市场深切体会到疫情的全部影响之前套现。

一季度,华纳音乐的表现不算太好:虽然流媒体收入增长了11%至5.86亿美元,整体数字收入增长了5.7%,但总收入却下降了1.7%。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6700万美元扩大至7400万美元。

疫情已经促使高盛调降了对于唱片行业的预测,预计2020年音乐收入将为575亿美元,比原先的预期下降了30%,更远远低于2019年750亿美元。不过,高盛预计未来十年音乐行业还将有6%的平均增长,到2030年翻一番,到1420亿美元。

华纳音乐,投资价值如何?

当然,流媒体给传统唱片公司带来的即有机遇,也有挑战,比如唱片公司对歌手的价格下滑、流媒体平台直接与独立音乐人签约、营销推广的优势弱化等等。但是,至少至中期内,手握歌手巨人资源的头部唱片公司仍然具有不可小觑的优势。

和环球音乐今年早些时候和腾讯的交易相比,华纳音乐的定价似乎还是比较低估的。按照26美元的发行区间来计算,加上近30亿美元的负债,其企业价值160亿美元左右。而在截至3月30日的12个月中,其EBITDA为7.55亿美元,企业价值倍数只有21左右。

反观腾讯在今年3月份,以30倍2018年EBITDA的估值收购了环球音乐10%的股份,令其估值达到330亿美元。

再加上,音乐行业是一种反周期投资,在疫情期间也表现出比其他直播娱乐业务更强的韧性。比如,虽然高盛下调了今年音乐行业的收入预期,但预计直播娱乐业务的收入将下降75%。

这样看来,华纳音乐IPO后的表现,还是很有看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