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7月中旬,新型冠状病毒对美国大部分地区来说仍是一列失控的列车。航空业没有任何复苏迹象,航空公司的股票持有者们都在怀疑这次溃败是机遇还是陷阱。幸运的是,有一家航空公司出人意料地在这场大流行中毫发无损:通用电气(NYSE:GE)及其股票。

航空股逆风“翻船”,通用电气为何能毫发无损?

  Covid-19大流行为人们以实际价值的一小部分购买通用电气股票创造了难得的机会。在投资者逃离航空类股之际,许多人忽视了通用电气的喷气发动机服务业务在行业低迷时期的韧性。

  根据一份广泛流传的联邦航空局安全备忘录,“实际上,对于飞机引擎来说,在机库中闲置——或者更糟——在停机坪上闲置——是比较困难的。”因此,尽管波音可能会因飞机订单推迟而步履蹒跚,但通用航空将继续为其停飞机队支付不情愿的服务费用,从而创造大量利润。一旦投资者计入通用电气盈利的医疗保健业务和改善的债务结构,通用电气股票仍是值得买入的股票。

通用电气股票是一块隐藏的宝石

  对于上世纪90年代由“中子杰克”韦尔奇(Neutron Jack Welch)打造的工业企业集团来说,ay的通用电气几乎是认不出来的。家用电器吗?2016年被中国制造商海尔收购。柴油机车吗?在2019年被西屋电气收购。那么,通用电气现在在做什么呢?

  尽管通用电气仍在医疗保健和发电领域保有重要业务,但该公司真正的“皇冠上的明珠”是航空业务,该业务为公司提供了65%的利润。在中国,通用电气在飞机发动机设计和生产方面双头垄断,利润率很高。在宽体喷气式飞机方面,通用电气与劳斯莱斯竞争。在窄体飞机方面,母公司雷声公司拥有普拉特和惠特尼公司(NYSE:RTX)。

  喷气发动机行业采用剃须刀/剃须刀片模式。换句话说,通用电气的发动机必须由通用电气自己来维护和服务。

  这种紧密联系的商业模式给了通用电气巨大的优势。航空公司通常会在数十种机型和租赁公司之间做出选择。但当涉及到一个新的引擎制造商时,航空公司却不愿改变。除了安全方面的考虑,航空公司知道购买一种新的引擎类型也意味着雇佣一个全新的服务团队。增加成本是航空公司最不想做的事情。

  这种宽壕沟业务让通用电气受益匪浅。该公司在全球飞机引擎市场占有58%的份额,利润率高达20%,令人瞠目。即使是波音公司,一个与空中客车几乎双头垄断的公司,也无法接近。

  虽然航空公司可以选择推迟购买新飞机,但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负担得起推迟发动机维修,即使飞机停飞。对于有风险意识的投资者来说,通用电气股票是一种理想的航空投资。

通用电气的漫长发展

  通用电气的未来并不总是那么光明。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长期以来一直是工业企业集团的典型代表,但它在2000年代中期遭遇了动荡时期。不相关的业务,如通用金融,使母公司损失了数十亿美元。批评者批评通用电气过于复杂,完全无法管理。

  在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的领导下,公司的业务举步维艰。即使剥离家电业务和长期护理保险也无法扭转该公司的命运。到2017年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辞职时,公司利润已从2007年222亿美元的峰值暴跌至负89亿美元。

  更让人尴尬的是,第二年,道琼斯将通用电气从道琼斯指数中剔除。

  2018年,通用电气董事会终于向资深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Larry Culp)寻求帮助。卡尔普不是普通的CEO。在2000年至2014年期间,作为Danaher(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DHR)的负责人,他被认为扭转了这个工业巨头的局面。在他任职期间,丹纳赫的股价上涨了465%,而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105%。

  作为通用电气的新总裁,拉里·卡尔普迅速着手剥离通用电气的传统业务。2018年,该公司以21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通用生物制药公司(GE Biopharma)以及其在能源巨头贝克休斯(Baker Hughes) 63%的股份。2020年,卡尔普将通用电气的照明业务以2.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莎凡特系统公司(Savant Systems),这证明了在转型中没有什么业务是真正神圣的。

  通用电气现在是一个精简的公司。

  卡尔普的行为对通用电气堆积如山的债务产生了立竿见影的影响。长期借款从2017年的1085亿美元下降到2019年的672亿美元。尽管通用电气2.2倍的利息覆盖,仍令许多投资者担忧,但Culp 2018年决定将股息削减至1美分,意味着未来几年通用电气的现金状况将迅速改善。Markets Insider调查的分析师预计,到2023年中期,通用电气的净债务将为零。

通用电气医疗保健(GE Healthcare)提供了另一项广泛的业务

  作为对通用电气投资者的奖励,通用电气还拥有一个高质量的医疗部门。医疗保健业务占通用电气运营利润的35%。

  通用电气医疗保健业务的三分之二来自医疗成像业务,该公司与西门子(Siemens)在这一领域处于双头垄断地位。其营运利润率为19%他说,人口老龄化使这成为一项具有吸引力的长期业务。

这对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分析师预计,通用电气的息税前利润将从2020年的37亿美元增长到2022年的92亿美元,原因是通用电气将剥离或改善其遗留业务。由于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继续削减通用电气的遗留债务,利息负担也将下降。分析师预计,到2023年,通用电气的净利润将飙升1080%,达到每股1.08美元。投资者如果错失良机,那就太鲁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