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华尔街创纪录的一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创下了超过30%的历史最快跌幅,同时从熊市底部反弹至新高的速度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我们还见证了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历史上最高的波动指数,以及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期货价格短暂的负增长。

但是2020年的记录还没有被打破。

性价比力压Snowflake,这三只高增长股有何亮眼之处?

 

“过热”的Snowflake

在刚刚过去的9月16日星期三,云数据巨头Snowflake (NYSE:SNOW)首次亮相。

Snowflake被广泛认为是今年最受期待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初步迹象显示,该公司的IPO定价在75美元至80美元之间,但正式发行价却定在120美元。即便是这50%的涨幅也没有考虑到投资者对这只股票的疯狂需求。在该公司上市首日收盘时,该公司股价较IPO价格上涨了近134美元,收盘略低于254美元,涨幅为112%。对于那些患有数学恐惧症的人来说,这意味着超过700亿美元的市值。这使得SNOW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软件IPO。

为什么会有如此疯狂的需求?首先,SNOW让salesforce.com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领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通过私募分别投资了2.5亿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还将通过二次发行获得400多万股股票。需要澄清的是,我确信投资专家巴菲特并不是这次投资的幕后推手,而且可能也不知道SNOW是做什么的。相反,这笔投资与巴菲特的投资副手托德•库姆斯(Todd Combs)和特德•韦施勒(Ted Weschler)关系密切。当然,这并没有阻止人们强行将“巴菲特的公司买入SNOW”的点点滴滴联系起来。

Snowflake也是我们所说的高速增长公司。在过去的八个季度中,该公司的连续季度平均增长率为24.3%,并且每年至少花费100万美元的客户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多(56比22)。此外,它的净留存率高达158%。

但Snowflake市值是其年度经常性收入(ARR)的130多倍,可以说其价格高得令人发指。事实上,该公司的市值在盘中一度超过了其总潜在市场的价值(810亿美元)。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想说的是,忘掉Snowflake,转而购买这些超增长股票吧。

 

Teladoc Health

如果我想要强劲的增长,我更愿意购买远程医疗巨头Teladoc Health (NYSE:TDOC)。毕竟,Teladoc的全年收入已经从2013年的2000万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大约10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CAGR)接近75%。就其价值而言,华尔街预测,到2024年,该公司的年销售额将接近26亿美元。

你可能会想,“这种增长不就完全是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结果吗?”在某种程度上,该公司的年销售额达到10亿美元,第二季度总访问量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03%,这些都是对疫情的直接回应。医生们希望尽可能让新冠感染者和慢性病高危患者离开办公室。

但75%的CAGR也表明,早在大流行爆发之前,Teladoc就已经获得了显著的吸引力。远程医疗是整个医疗保健链的胜利。它为病人提供了便利,增加了医生安排时间的灵活性,并降低了保险公司的成本。这些优势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只会看到远程医疗的重要性和使用。

Teladoc还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了Livongo health(NASDAQ:LVGO)。Livongo的平台收集了大量慢性病患者的数据,并使用人工智能向这些人发送提示和提示。该公司的目标是引导这些患者的行为发生持久的改变,从而使他们过上更健康的生活。

 

Livongo的糖尿病患者会员人数同比至少增加了一倍,该公司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Teladoc和Livongo的结合在精准医疗领域将势不可挡。

 

CrowdStrike Holdings

如果投资者热衷于以高于130倍ARR的价格买入云数据仓库股票Snowflake,那么本土云网络安全专家CrowdStrike Holdings(NASDAQ:CRWD)就是以36倍ARR的价格大幅折价的股票。是的,我有点讽刺。但在相对估值的基础上,当考虑到CrowdStrike的销售和增长潜力时,我更愿意购买它,而不是Snowflake。

如果你喜欢高速增长,那么你可以通过CrowdStrike来实现。根据该公司2021财年第二季度的收益报告,在过去三个财年中,全年订阅客户分别增长了176%、103%和116%,其中2021年第二季度同比增长了91%。请记住,91%的用户增长发生在美国经济几十年来最糟糕的一个季度。

CrowdStrike为何没有随着经济的发展而陷入困境呢?简单的答案是网络安全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基本需求服务。黑客们不会因为一个小公司在挣扎而休息。此外,随着COVID-19大流行改变了传统的办公环境,企业已经转向共享云和异地办公空间。因此,CrowdStrike的人工智能驱动的解决方案需求量很大。

让CrowdStrike成为长期赢家的是,该公司成功地让现有客户增加了支出。该公司的“猎鹰”(Falcon)平台旨在扩大规模,并随着业务增长在发现威胁方面变得更加智能。CrowdStrike指出,在最近完成的这个季度,57%的客户订阅了四个或更多的云模块。这一数字在2018年第一季度仅为9%。

在未来两年内,CrowdStrike可能将全年销售额合理地提高两倍,使其成为与Snowflake相比名副其实的低价产品。

 

Square

另一只快速上涨的股票是支付服务公司Square (NYSE:SQ),该公司股价较2020年3月的低点上涨了近4倍。Square无论如何都不便宜,但它拥有所有必要的工具,可以在金融科技领域改变游戏规则。

Square经受了时间考验的业务是该公司的卖家生态系统,它为企业提供销售点解决方案。自成立以来,该公司一直专注于小企业。其网络支付总额(GPV)从2012年的65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1062亿美元。这是一个健康的每年49%的复合年增长率。

但有趣的是,Square正看到越来越多的大中型企业使用其销售者平台。中型/大型企业是指GPV产生12.5万美元或更多的企业。根据Square最近的季度业绩,这些较大的业务占GPV总量的52%。这一比例的上升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商户收费将会提高。

Square也有 Cash App这个应用,这是其业务中增长相当快的部分。在30个月内,Cash App的月用户数量从700万飙升至3000万,目前的3000万用户中有700万同时使用Cash Card(一种与用户现 Cash App账户相连的借记卡)。Cash App是解决现金大战的完美方式,它为公司提供了多种创收方式(比如商户费、比特币交易和加急转账费)。

Square能以多快的速度发展,在这一点上谁也说不准。未来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估计接近53%,而且该公司有超过华尔街普遍预期的记录。在我接触Snowflake之前,我马上就会买入这家公司。

 

本文作者:Sean Williams,美股研究社(公众号:mei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