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奈飞将于周三公布财报。

它的先发优势将是在线竞争对手难以克服的。

奈飞不断上升的内容成本和债务负担可能会对其构成压力。

奈飞周三将公布季度收益。美股分析师预计该公司营收为49.3亿美元,EPS为0.56美元。收入预测显示增长率为9%。

奈飞的内容令人上瘾

像亚马逊、Facebook和Twitter一样,奈飞已经顺应了几乎所有事情都在网上进行的趋势。从交流到娱乐观众再到购物,越来越多的此类活动都是在网上进行的。这项服务比有线电视便宜得多,而有线电视是另一个卖点。奈飞的低成本可能也是千禧一代的一个强大卖点。千禧一代一直承受着房租和学费上涨的压力,所以像奈飞这样负担得起的选择可谓天赐之物。

奈飞也提供了我喜欢的优质内容。我看奈飞的时间比看传统有线电视的时间还多。2018年,奈飞以23胜横扫艾美奖。其声明也证明了它可以与付费有线电视正面竞争。用户已经开始期待奈飞提供一流的内容。

该公司的内容和先发优势使其遥遥领先于在线竞争对手。迪士尼、沃尔玛和好市多等公司正在布局流媒体或准备进军流媒体,这对奈飞不利。但考虑到奈飞巨大领先优势,我不认为他们会对奈飞构成威胁。

用户是否源于为奈飞付费?

奈飞内容质量的另一个衡量标准可能是用户是否愿意为其付费。制作原创内容是昂贵的。如果竞争对手提高内容成本或新项目所需的人才,成本可能会更高。内容主管泰德·萨兰多斯希望电影和电视高管在内容支出方面更加高效。同时奈飞也在提高月订阅费。

在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流媒体服务的月平均订阅收入为11.64美元。还有提高收费的空间,而且这项服务的价格仍远低于有线电视。奈飞拥有约6000万国内用户。该公司每增加1美元的月订阅者,每月就能赚6000万美元。除了努力降低内容成本外,增加的费用可能会让奈飞更容易为未来的内容成本提供资金。

现金消耗

奈飞宁愿用债务融资,也不愿通过增发新股来实现增长。它或许避免了股票的稀释,但它的债务仍在继续膨胀。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22%。国际用户同比增长39%,而国内用户则以较高的个位数增长。26亿美元的EBITDA增长18%,EBITDA利润率下降200个基点,至58%。这种增长也消耗了大量资本。

2019年第一季度的自由现金流为4.6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2.87亿美元。来自额外流媒体内容资产的现金消耗约为30亿美元。奈飞一直在用债务为部分烧钱提供资金。债务总额为100亿美元。总内容成本(表外和表外)为190亿美元。内容消耗包括与流媒体内容的获取、授权和生产相关的金额。奈飞在其资产负债表上记录了一项内容负债。

债务和内容成本合计290亿美元,相当于2.8倍的EBITDA(按年率计算,第一季度EBITDA)。这一指标可能会影响市场对该公司信用的看法。在我看来,这290亿美元的债务限制了奈飞的灵活性。任何对内容、订户或现金流的重大遗漏,都可能妨碍其履行这些义务的能力。如果债务负担增加导致借贷成本飙升,该公司可能被迫筹集股本,为其日益增长的债务融资。

结论

奈飞股价上涨了2%左右。债务的增加可能会在某个时候对其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