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让Alexa取得了不错的进步,但营收却显得有些难以捉摸。

根据《信息报》的一份报告,亚马逊远远没有达到Alexa的内部收入目标,Alexa的收入来自技能购买和其他流媒体。

 

从2014年推出的Echo开始,亚马逊是第一家普及声控智能音箱的公司。五年后,数以百万计的Alexa设备被售出,包括亚马逊不断扩大的echo和其他智能设备,以及使用Alexa作为语音接口的第三方设备。尽管Alexa作为一款消费产品取得了成功,比如亚马逊占据了美国智能音箱市场约70%的份额,但Alexa清晰的商业模式尚未实现。

根据这些信息,Alexa skills在2019年前10个月仅创造了14亿美元的收入,而公司的目标是55亿美元。

技能收入主要分为两大类:技能内购买,即类似于移动设备上的应用内购买的Alexa技能的付费附加项,以及付费技能。每一个例子都包括一个睡眠声音应用程序,它对额外的声音收费,还有一个99美分的付费技能,可以把Alexa的默认声音变成演员塞缪尔·l·杰克逊(Samuel L. Jackson)的声音。

一些乐观的分析人士假设,到2021年,通过设备销售、有偿技能以及广告、语音购物或交易等其他领域的结合,Alexa的年营收最高可达190亿美元。

亚马逊负责Alexa语音服务和Alexa技能的副总裁史蒂夫•拉伯钦(Steve Rabuchin)今年6月告诉《华尔街日报》,该公司在付费技能方面已经初见成效。就像苹果的应用商店费用一样,亚马逊从Alexa技能产生的收入中抽取30%。

Rabuchin在6月份表示:“我们看到了一些有希望的迹象,即开发者正在赚钱,我们正在获得越来越多与支付产品相关的技能。”Rabuchin还看到了订阅技能方面的前景,比如为Prime会员提供体育广播的TuneIn广播技能,每月收费3美元。

2018年,亚马逊开始在美国推出技能购买服务,今年还将这一服务扩展到了其他几个国家。它还试图通过更新开发框架和其他底层改进来提高平台对开发人员的吸引力。

Alexa可能很受欢迎,但研究表明,设备用户仍然在使用语音助手完成相对有限的任务:音乐、查看天气、设置计时器和提醒,以及一些最常见的基本查询。

在目前可用的大约10万个技能中,这个媒介还没有开发出一个“杀手级应用”,至少一个能带来收入的应用。除了低利润率的设备销售,语音助手与亚马逊的核心业务——商务和云计算——有何联系,以及Alexa的普及最终会对公司的利润产生什么影响,目前还不完全清楚。

根据该消息,亚马逊最近与Spotify (SPOT)进行了谈判,提出了一项协议,根据该协议,两家公司将分享广告收入,但谈判没有取得进展。

在9月份的一次硬件发布会上,亚马逊发布了一系列支持Alexa的新产品,包括一款高端的Echo音箱、一款名为Echo Loop的智能戒指,以及一款高级无线耳机Echo Buds,它们都配有Alexa。亚马逊设备和服务主管戴夫 林普(Dave Limp)在活动中表示,“每年有数十亿美元通过Alexa飞轮(flywheel)流动”,但他没有具体说明这些交易是什么。

今年9月,Loup Ventures的合伙人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写道,虽然Alexa的普及令人印象深刻,但其生态系统的商业模式“有点令人头疼”。

谷歌的商业模式与智能音箱的商业模式一致——理解和收集信息。苹果的商业模式也是如此——销售产品和服务的生态系统。他举了Alexa购物未能流行起来的例子。

虽然亚马逊目前在智能音箱市场占据领先地位,但其持续的主导地位并不是确定的。基于季度“数字智商”测试,明斯特指出Alexa在准确性上落后于谷歌助手和Siri,并假设谷歌可能在2021年取代亚马逊的智能音箱销量。

今年以来,亚马逊股价上涨了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