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的谷歌拥有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网络浏览器和移动操作系统。但据Gartner的数据,去年它仅控制了公共云服务市场的4%。

排在第四位的是亚马逊、微软和阿里巴巴,这三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8%、16%和8%。谷歌仍然相信,到2023年,它可以挑战亚马逊和微软,成为最大的两家云计算公司之一。

管理问题和冲突

四年前,谷歌聘请VMware联合创始人黛安•格林(Diane Greene)领导其云计算部门。据报道,格林与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就更新Maven项目发生了冲突。

格林想保留这份合同,因为这是云部门的主要收入来源,但皮查伊宁愿放弃这份合同。 谷歌最终决定不再续签合同,为其人工智能技术确立了“道德”原则,并终止了对五角大楼价值100亿美元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EDI)云计算合同的竞购——该合同最终落入了微软手中。

据报道,格林还试图将谷歌的云服务与公司的其他产品捆绑在一起。该信息声称,该战略导致了与谷歌的其他部门负责人的冲突,但未能赢得主要客户。谷歌Cloud的首席运营官黛安•布莱恩特(Diane Bryant)在上任不到一年之后,也于去年突然辞职。

因此,格林在2019年初辞职也就不足为奇了。格林的继任者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曾是甲骨文(Oracle)的一名高管,而甲骨文在云服务市场上也处于劣势。随着微软和亚马逊的扩张,所有这些管理问题可能会扼杀谷歌的云增长。

错过了收购

与其他云领导者不同,谷歌并没有通过积极的收购来扩展其云业务。据报道,格林想收购GitHub,这是一种基于云计算的软件代码存储和项目协作服务,但皮查伊对此不感兴趣。微软随后以75亿美元收购了GitHub。

在云市场排名第五的IBM最近以340亿美元收购了开源软件制造商红帽公司,以加强其混合云业务。Salesforce以65亿美元收购了另一个有希望的收购目标、集成软件开发商MuleSoft,谷歌也没有参与。

谷歌本可以很容易地利用Alphabet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有价证券(上个季度达到1210亿美元)来收购这三家公司,以加强其云业务,但它没有这样做。与此同时,随着亚马逊和微软获得越来越多的企业合作伙伴,该公司只签署了少量协议。

在Kurian的领导下,谷歌Cloud扩大了其销售团队,并收购了迁移工具制造商CloudSimple,以加强其企业地位。不过,尚不清楚这些后期举措能否帮助它跟上亚马逊和微软的步伐。

隐私问题和缺乏影响力

Alphabet的大部分收入仍来自谷歌的定向广告,这些广告是用数据挖掘算法精心制作的。这种商业模式引发了人们对谷歌在银行或医疗等重视隐私的行业的云交易的担忧。

这就是为什么谷歌Cloud最近为阿森松岛医院存储病人数据的交易受到广泛关注,并引发联邦调查的原因。该公司对Fitbit的收购也面临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收购Fitbit原本是为了增强其数字医疗生态系统。这些反应可能会导致企业客户选择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而不是谷歌。这两家公司的广告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一小部分。

亚马逊和微软的企业影响力也超过了谷歌。亚马逊仍然可以利用其先行者的优势和“最好品种”的声誉来赢得企业客户。微软可以将其云服务与Office 365和Windows 10捆绑在一起,对于直接与亚马逊的电子商务业务竞争的零售商来说,这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

简单地说,谷歌的核心竞争力——在线搜索、数字广告、网络浏览器和移动操作系统——并不能增强其云服务的吸引力。

但处于劣势的公司可能还有机会

谷歌的云业务仍面临困难,但美股开户投资者不应忽视其可能的复苏。如果谷歌真的想在2023年成为市场领导者,它仍然可以收购较小的公司,以低于亚马逊和微软的价格,或者利用利基优势——比如它在集装箱服务市场的立足点——来获得更多的客户。

尽管如此,在看到一些真正的进展之前,投资者应该对谷歌的计划持怀疑态度。AWS和Azure仍然是强大的竞争对手,要赶上它们可能需要谷歌做出一些代价高昂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