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新的一年,人们会思考美国可能会发生什么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美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几乎没有发生任何重大事件。

苹果公司的股价上涨了85%,尽管其收入的增长速度并不令人兴奋,仅为个位数。但它增加了一个流媒体电视服务,并开始提供信用卡,使苹果成为华尔街2019年最热门的股票之一。

 

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在各自的市场上也变得更加占主导地位,facebook (FB)推出了一种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但它正在变成一场惨败的游戏。

唯一有趣的进展是,在今年最后一个月,Alphabet宣布将用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取代其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在今年的倒数第二个月,微软击败了亚马逊,获得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五角大楼云计算合同。

事实是,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多次主张加强监管,甚至拆分一两家科技巨头,这让她登上了更多的新闻头条。

今年将是大选年,所以预计沃伦和她的同僚们也会有更多这样的举动。这意味着facebook和其他公司将面临压力,不能做任何过于大胆或有争议的事情,因为它们担心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但是有可能会发生一些比去年更惊人的事情。这五家公司一直在问自己如何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他们已经比其他公司更优化他们的运营,所以关键在于他们能找到什么样的增量产品来销售。

Alphabet可以说是最有机会,因为它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举动了。

随着皮查伊被任命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负责人,他有机会重写一些规则。一种可能性是通过一项大型并购交易,将企业专长引入公司,以推动云业务的发展。一段时间以来,人们一直认为谷歌在云计算方面落后于亚马逊微软。如果谷歌将硬件购买附加到云合同中,那么购买企业供应商将是立即为云增加大量客户的一种方式,类似于微软利用其Windows安装基础来销售云服务。

皮查伊可能实施的另一项措施是启动Alphabet的资本回报计划。该公司目前没有派息,只是偶尔进行股票回购。公司董事会已经批准了价值25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已经回购了价值123亿美元的股票。这仅相当于Alphabet 9240亿美元市值的1.3%,大约是Alphabet在这段时期产生的230亿美元自由现金流的一半,这比如今许多支付股息的科技公司的派息率还低。

该股今年的涨幅落后于纳斯达克,为29.6%,略好于同样不分红的亚马逊(Amazon)。没错,facebook没有派发股息,其股价上涨了59%。但另外两只表现良好的股票是苹果微软,长期以来都有一致的资本回报计划。Alphabet得到的教训是,如果该公司的股票表现落后,向股东支付的薪酬可能会有所欠缺。在这方面对股东更友好肯定不会伤害Alphabet。

如今,苹果公司创造价值的方法就是简单地调整现有的硬件,不断增加更多的消耗品来榨取硬件客户。因此,苹果电视+。正如《华尔街日报》的埃里克•琼萨(Eric Jhonsa)在他对2020年的20项科技预测中所写的那样,苹果可能会考虑在2020年将产品捆绑在一起。

一个更极端的类举措是设计一个包含硬件的服务计划,似于有线电视服务,这符合苹果让服务在业务中占据越来越大份额的意图。这基本上就是Jhonsa提到的iPhone订阅的概念。客户仍然支付硬件费用。

还有另一个好处,在资产负债表上产生大量应收账款,这些应收账款将以未来硬件收入的形式出现,可以立即变现。这些应收账款可以被证券化,以便提前产生更多的现金。这基本上是加速苹果现金流的一种方式。以这种方式增加现金,可能会让苹果在资本回报方面增加灵活性,这一点可能变得很重要,因为正如华尔街所指出的,到2023年,苹果将面临资本回报停滞的危机。如果不以某种方式大幅提高年自由现金流,苹果将无法再提高其资本回报率,目前的年回报率约为1,000亿美元,因为该公司承诺在净现金基础上保持中立,这限制了苹果的借贷能力。

facebook的价值创造问题是如何不把一件好事搞砸,因为目前它的商业模式好得惊人。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United Nations '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的数据,facebook每月平均用户的增长速度慢于过去,9月份同比增长8%,但仍高于全球人口1%的年增长率。尽管如此,这一缓慢的用户增长还是让facebook上个季度的收入增加了29%。

所以,向一个稳步扩大的客户群出售更多的广告和其他东西是非常有效的。这就是facebook创建Libra的原因——为了扩大其24.5亿用户的使用范围,其中只有65%的用户每天使用该服务。facebook不会放弃Libra,但预计该公司将在2020年朝着更传统的支付系统的方向发展,类似于PayPal (PYPL)的报告Venmo和苹果的Apple Cash。这样一个由大型银行支持的传统体系,要比试图从零开始创造一种完整的货币容易得多。按照这样的思路,facebook推出类似于苹果的信用卡产品也就不足为奇了。

与此同时,亚马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海外业务的增长,在截至9月份的九个月里,海外业务的增速从上年同期的19%下滑至18%,低于亚马逊在北美地区21%的营收增速。这9个月的销售额只有500亿美元,亚马逊在海外似乎有一个非常大的机会。但与北美零售模式相比,海外市场较为复杂。它很可能需要更多的本地资产,所以预计亚马逊会寻找并购机会。

最后,正如华尔街所指出的那样,微软在很多方面都做得很好,包括尽管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却没有受到监管机构的关注。因此,我们可能会在2020年看到一些反弹。五角大楼的“绝地武士”项目在过去10年里价值100亿美元,可能还会带来其他大笔交易,但这个项目尚未像洋葱一样被剥开,以揭示其中可能包含的所有潜在的问题。微软刚刚为自己设定了一个巨大的目标,因此,至少从公关的角度来看,2020年对微软可能不会那么友好。

本文来源: 美股研究社,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