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东时间周四收盘,宝洁收涨6.40%,报107.380,成交额达16.52亿美元。

  此前,宝洁发布声明表示,受疫情影响,旗下品牌在第二大市场中国的销售量大幅下滑,尽管线上电商仍在营业,但因物流和劳动力有限无法保证送达服务。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似乎把宝洁推至一个奇妙的位置。

  现在的宝洁还值不值得继续持有,不妨来看看主流的机构和媒体对宝洁当前的看法。

  (图源:雪球)

  一、机构是怎么看的?

摩根士丹利:基本面相对较为防御,宝洁的吸引力越来也大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 Dara Mohsenian 在开盘前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考虑到美国大宗商品集团的基本面相对较为防御性,他认为该集团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并将宝洁公司集团列为新的首选超重股。在COVID-19的情况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宝洁相对采取了防御措施。鉴于COVID-19早些时候在中国引起的担忧加剧,SK-II在亚洲的投资组合风险已经得到了充分的理解。 其余的投资组合是清洁和卫生导向,并可能受益于向更值得信赖的品牌的转变,这位分析师将宝洁公司的目标价格从134美元降低到132美元。

高盛:上调宝洁评级,预计其回报率将达到“两位数”

  高盛称这家日用消费品巨头为股东提供了“潜在的两位数回报”。高盛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对于像宝洁这样一家流动性良好的大型全球日用品公司,理应在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中拥有一席之地。”该公司将其评级从“中性”上调至“买入”,并将其12个月目标价从每股114美元上调至125美元。高盛表示,近年来,许多美股开户投资者对宝洁缺乏“实现销量盈利增长”的能力表示担忧。该行称,“但我们现在预计这一趋势将发生变化,我们预计未来13个季度中,有12个季度的销量和利润将出现有机增长。”

美股研究社:疫情对宝洁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强劲的派息成最大亮点

  宝洁最新季度财报显示,销售额同比增长4.6%,达到182.4亿美元。分析师预计销售额为183.7亿美元。宝洁的有机销售增长了5%。公司婴儿、女性和家庭护理部门的疲软影响了公司的营收增长。宝洁的销售额低于分析师的预期,但超过了2020财年第二季度的收益预期。美容和保健领域的有机销售增长分别为8%和7%。相比之下,婴儿、女性和家庭护理部门的有机销售增长为1%。第二季度调整后每股收益同比增长约14%,至1.42美元,超出了分析师1.37美元的预期。

  分析人士预计,在流感大流行期间,家庭用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增加,将使该公司受益。然而,包括主要国际市场的供应中断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宝洁表示,疫情将对其1 - 3月季度的业绩产生实质性影响。尽管面临着种种难题,但宝洁公司股票的防御型特点及其强劲的派息,使其在一个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中成为一个值得买入的股票。

Stifel: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加剧,但宝洁估值是合理的

  分析师 Mark Astrachan 将宝洁公司评级从持有上调为买入,目标价从119美元下调至117美元。 这位分析师认为,由于冠状病毒相关的购买行为,公司短期内的有机销售增长将上行,尤其是在医疗保健、面料和家庭护理领域——这些领域的销售额约占销售额的71% ——尽管美容和美容业务的潜在疲软可能会抵消部分涨幅。Astrachan补充说,宏观经济不确定性的加剧,但鉴于公司持续的自由现金流和目前2.8%的股息收益率,宝洁的估值是合理的。

Argus Research:将评级上调至买入,宝洁产品需求量很大

  Argus Research将宝洁的评级从持有上调至买入。“宝洁是我们消费者世界中唯一获得高财务实力评级的公司之一。我们还看到,人们将更高比例的支出用于维护家庭安全和健康。”Argus分析师指出,宝洁生产的产品需求量很大,包括Vicks、Sinex、奈奎尔、汰渍、Bounty、Charmin、泡芙纸巾和Mr. Clean line等品牌。Argus将宝洁的目标价定为120美元。

  二、媒体是怎么看的?

棱镜:宝洁欧莱雅们加入新消费“巷战”,从未像现在这般焦虑过

  相比欧莱雅,另一位国际日化巨头宝洁这几年的经历更为曲折。从牙膏洗面奶到染发剂,从纸尿裤卫生巾到剃须刀,宝洁的产品深入几乎所有家庭,并拥有潘婷、海飞丝、飘柔、OLAY、SK-Ⅱ、舒肤佳、佳洁士等众多知名品牌。但近几年,这家庞然大物在中国乃至全球一直面临品牌老化的问题,在年轻人心中一度是“妈妈用的产品”的代名词。

  在中国,宝洁旗下的OLAY玉兰油、SK-Ⅱ开始大规模和小红书、微博等以及各类kol合作“种草”。打开小红书,最新的开屏广告就是窦靖童代言的限量版SK-Ⅱ神仙水;而护舒宝新推出的液体卫生巾,最近刚刚和著名科普自媒体“毕导”进行了合作。

  在这一过程中,最先试水的美妆部门的确帮助了宝洁,特别是OLAY与SK-II,保持了比本品类更高、也更持久的增速。截止2019年6月底的2019财年,宝洁在全球的营收达676.84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10月22日,宝洁公司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2019年7—9月)财报,数据显示,宝洁第一财季净销售额为177.98亿美元,同比增长7%,净收益为35.93亿美元,同比增长12%。宝洁首席财务官 Jon Moeller 在电话会议中专门提到:“第一季度中国市场继续保持稳定增长,尤其是高端护肤品牌 SK-II 和 OLAY受到中国消费者的欢迎,实现快速增长。”

  在过去数年的中国市场,国际品牌大佬们面临的一个窘境就是众多新型营销模式的出现,例如社交电商,私域流量,信息流,短视频等,这些新的营销资源碎片让营销更有挑战。

虎嗅:失落宝洁宣布退市,中国市场成最后的倔强

  去年,宝洁公司宣布考虑到成本和管理需求、加上成交量低,已要求将其股票从巴黎泛欧证券交易所(Euronext)除牌,但公司股票会继续在纽交所交易。目前巴黎泛欧交易所董事会已经批准了这一请求。巴黎退市的消息,再次将宝洁这个快消大块头拉回到人们的视野中——宝洁似乎在继续失守。宝洁在国际市场(除美国)的式微,一个很大的原因还是其在中国市场成绩的疲软:2015财年,中国市场为宝洁贡献了8%(约390亿元)的销售额。不过,与2014年同期相比,宝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已经下滑了5%。在2016财年,宝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增长仅仅为1%。

  对此时的宝洁(中国)来说,“创新”是首要的任务。柯兴华现在努力的方向,是通过O2O2O实现“无缝购物体验”方面的新营销。不过,知易行难。不过,宝洁似乎还可以抢救一下——它的成绩已经有了缓和的迹象。 就这样,宝洁在中国画下了一条抛物线式的发展曲线。宝洁有赖于护城河,但是护城河并非坚不可摧,不知道它下一次出现在新闻里是开城还是弃城呢?

  不过就像上文所述,宝洁的下坡路已经在前面等着它了。2013年以后,从来都是吃平价红利的宝洁,变成了吃亏:宝洁陷进了品牌大众化、老化的问题中。宝洁在中国建立起来的品牌护城河在瓦解。

英为财情:宝洁市盈率逼近Facebook和谷歌,高估值经得起推敲

  去年10月,宝洁财报称,提出收购和汇率因素,其第一财季内生销售额增长了7%,在此前一个季度创下十年来最快内生销售额增速后,势头仍然不减。但是,宝洁的增长速度非常反常,因为日用消费品公司竞争激烈、利润率较低。对于像宝洁这样的大型消费品公司,外界认为不太可能每次都实现井喷式的增长。

  目前,宝洁的市盈率达到了23.42倍,超过了5年均值20倍。过去10年,宝洁的市盈率从未达到如此之高的水平。相比宝洁个位数的利润增速,预期利率增速超20%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NASDAQ:GOOGL)和Facebook(NASDAQ:NASDAQ:FB),这两只高增长的科技股其远期市盈率也只有约24倍。可能拖累宝洁上涨动力的另一个因素是其防御属性。去年,由于贸易环境紧张,宝洁的防御属性吸引了大批资金。然而,一旦争端解决,或经济增长风险消散,投资者可能把资金转向风险更高的资产,而宝洁的股价将受创。

  在大批消费股中,我们仍然偏爱宝洁。宝洁的股息规模,在美国名列前茅,年度股息为每股2.98美元,股息率为2.6%,且连续62年上调,难逢敌手。现在,宝洁的增长重回正轨,宝洁可能大幅上调股息。因此,尽管近期势头减弱,我们认为仍没有理由抛弃宝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