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互联网圈层当中,无论你喜不喜欢丁磊,你都无法忽视他以及他所主导的网易的存在。

  创业已23年,纳斯达克挂牌已整整20年,这中间网易曾数度接近穷途末路,也曾历经几遭内部纷争外部千夫所指,但好像每次它都能逢凶化吉柳暗花明,看似混不吝的丁磊,显然有着自己的一套独门刀法,而且这些年所谓经济周期潮起潮落,无数明星公司光环不再甚至早已黯然离场,网易却一直能够站在前排,至少从功利视角来看,这战绩相当不错。

  不妨先码上两组数字:截至2020年4月21日收盘,网易市值451亿美元,在中国已上市互联网公司当中,紧随阿里、腾讯、美团、京东、拼多多,位居第六,第七位是百度,市值362亿美元,第八位是小米,310亿美元;再往前推几个月,2019年11月7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发布,马云以381亿美元蝉联榜首,而2003年该榜单首富丁磊,仍以身家172亿美元高居第八。

  如果一定要以简单化贴标签的方式去打量网易,那么很显然,这是一家游戏公司,因为过去多年间,游戏贡献了网易营收的绝对大头。财报显示,网易2019年全年净收入85.09亿美元,其中在线游戏净收入66.68亿美元,占比超过78%。

  网易在游戏层面有着雄厚实力,这里可供参考的还有一个维度,那就是江湖座次:放眼国内游戏市场,当前有且只有一个腾讯,能够稳压网易一头。

  但你又很难因此把网易的“基因”归为游戏。别的不说,网易的邮箱业务启动于网易创业不久后的1997年11月,一直很有口碑,目前它的总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了10.58亿,远比游戏要经典得多。

  此外已广为人知的是,早在2009年6月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时,丁磊便曾表达过他对类似“基因”或称“定位”这样的思考逻辑的不屑。在他看来,任何一个公司都是在探索和变动过程里,他更乐于谈及的是现在的IBM已经说不清到底是软件还是硬件公司,而诺基亚早年是个木材加工厂,索尼则是靠卖电饭煲起家的。

  换句话说,拿社交之于腾讯、电商之于阿里、搜索之于百度这样的范式,来比附或框定网易,是网易创始人及迄今持股仍超过45%的大股东丁磊所不能接受的。

  这也便给了网易在公众舆论层面足够大的创新尝试空间——它看起来似乎可以没有边界,可以天马行空。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网易能够被感知到的稍微出格一点的动作,也仅仅是养猪这一项而已,其整体战略不仅谈不上激进,而且相较BAT、TMD四面出击广泛撒网,甚至显得极为保守:它很少跟进热点,因此错过了多个风口;它几乎从不对外投资,更绝无“网易系”。而养猪这事,对于丁磊来说,其实再理性不过,它起始于2008年广东省两会人大审计报告农业一章,他认为一切与之相关的炒作,只是因为大众尤其媒体记者们无知,很悲哀。

  尽管如此,网易的业务矩阵仍颇为庞杂,它已涉足的领域,至少包括邮箱、游戏、门户、搜索、电商、教育、社交、音乐、直播、阅读、漫画、博客、相册、支付、理财等。

  能够看到,如上多条业务线,有些已裁撤退出,有些已弱化调整,有些则已干脆卖掉,现在得以保留并被视为网易核心业务的是游戏、教育、音乐、传媒这四个,战线大为收缩,这便是网易宣传文稿中多次提及的“聚焦”战略。

  游戏虽有争议但能带来真金白银的可观收入,如无大的政策性风险,这块业务在未来较长时间仍将继续保持旺盛生命力,能够源源不断为网易创造现金流。问题正在于,除了游戏,网易接下去是否还有真正的王牌,丁磊还能不能“再造一个网易”?

  01战略放弃两大业务

  社交和电商是观察网易演进路径的两个重要切口。

  上线于2013年8月的易信APP,曾被网易拔高至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这是一款在当年的丁磊看来可以拿来叫板微信、在移动端制衡腾讯扩张的社交工具,其母公司翼信是网易与中国电信合资组建,注册资金2亿元,网易占股27%,中国电信占股73%。彼时易信的一大卖点是,这是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在移动即时通讯社交产品领域的全球首度合作。

  在同年11月由网易前员工、网易相册前产品经理郭子威(纯银)在新浪微博曝光的一封被指来自丁磊的内部邮件中,丁磊对移动社交产品的开发思路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同时对当时的微信、陌陌、易信、来往分别做了点评,他说,“现在的几个同类产品,微信5分,陌陌4分,我们0分,来往负分。接下来你们给我看的东西,最少要到6分”;他同时说,“做一款大产品,眼光也要更大一点”。

  虽然在合资公司中占股不大,而且产品是在微信狂飙突进已两年半之后上线,业界多不看好,但丁磊似乎野心勃勃。这是网易继早年网易泡泡(POPO)之后在社交赛道的再次出发。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革命成败在此一举的意味。

  此后的丁磊不断给团队注入勇气。在2014年8月20日易信上线一周年全员信中丁磊说,微信绝不是唯一的选择,未来易信肯定会有两三亿用户,易信切中了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强需求,值得网易不惜一切代价去把它做大做强,“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方向是对的,易信的成功指日可待”。

  奈何易信的最终走向与2013年9月上线的丁磊认为“负分”的来往并无二致,后者在2015年11月改名“点点虫”并转型“阅后即焚”产品后已几乎被遗忘,办公软件钉钉则由此生发开来,而易信虽然直到现在还在更新维护,4月21日还发布了国际版,但这个挑战微信失败、变为内容社交平台的产品,早已无甚关注度,丁磊则在数年前便不再在公开场合提及。

  无论是否认可“基因”一说,在对标微信的社交产品方向,丁磊与马云、张一鸣、罗永浩、王欣等殊途同归,目前都未能如愿。

  电商也曾承载网易宏大梦想,甚至丁磊踌躇满志放出过豪言,要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丁磊最早一次说出这番话,是在2015年12月浙江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彼时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海购刚刚上线一年,丁磊口中被委以“再造网易”重任的正是这个产品。丁磊说,未来3-5年,考拉海购营收规模可以达到500亿-1000亿元。

  网易在电商方向的真正发力,始自考拉海购和网易严选的推出。网易2003年上线两个月就因假货太多无力应对而被迫关闭的一个类似早期淘宝的C2C在线拍卖产品,大可略过不提。

  考拉海购与网易严选分别上线于2015年1月和2016年4月。考拉海购的差异化打法是自营直采,号称可从源头杜绝假货,且天天低价;网易严选则是一个基于ODM模式的自营精品电商,产品整体风格趋近无印良品,团队打出了“好的产品,没那么贵”的Slogan。

  作为网易电商军团重要一支的考拉,表现出色。

  据调研机构艾媒咨询2019年8月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在国内跨境电商领域,网易考拉以27.7%的市场份额排名首位,天猫国际、海囤全球分别以25.1%和13.3%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和第三。

  2018年是网易备感压力的一年,游戏版号停发,电商增速放缓,市值大幅缩水。这时除了脉脉等职场社交平台不断传出网易裁员消息之外,网易也开始对外发出业务聚焦的声音,而持续亏损需要不断烧钱的考拉海购,成为第一颗被网易拿掉的明星棋子。

  小道消息流布近一个月之后,2019年9月6日,阿里20亿美元对网易考拉的全资收购迎来官宣,丁磊跨境电商之战就此戛然而止。

  这是一笔在很多人看来对交易双方都很划算的买卖:不差钱的阿里通过吃下考拉,化敌为友,在把后者业务及员工收入天猫国际后,行业半壁江山归于阿里,老大地位得以稳固,同时避免了考拉被拼多多收购有可能带来的风险;考拉大规模亏损拖累了网易的整体盈利状况,网易不打算在这个方向上继续坚持长期主义了,用网易CFO杨昭烜的话说,电商业务需要在增长速度和盈利模式之间达成平衡,网易的经营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来换取快速增长的模式。

  02还有哪些可能被剥离?

  考拉卖掉了,作为网易电商另一支队伍,已被装入网易创新及其他业务板块的严选,接下去会不会继续如法炮制被一卖了之呢?

  海克财经综合当前已知情况判断,处境尴尬的严选已别无选择,它大概只是缺一个能够给出合适价码的大买家而已。

  从2018年年底到现在,网易的博客、直播、理财、相册等多项业务,陆续发出公告停止服务。

  2018年11月30日,网易博客业务已搬迁至LOFTER。在此之前它在公告中说,陪伴了大家12年,是时候说再见了。

  2018年12月5日,网易理财旗下所有产品已全部下线,包括但不限于灵活保、稳赢3年、增盈保、智能投顾、易钱袋、现金宝。

  2018年12月31日,泛娱乐移动社交直播平台网易薄荷,全面停止运营。

  2019年5月8日00:00,上线于2003年的网易相册正式停止服务,关闭了服务器。

  ……

  在这一系列频密的关停并转当中,上线于2005年8月的网易漫画的被卖掉,多少还是有些令人错愕。

  2018年12月12日晚,纳斯达克上市不足9个月B站(即哔哩哔哩),宣布已与网易正式签署收购协议,成功购得网易漫画主要资产,包括APP、网站、部分漫画版权及其相关使用权益。

  这个买卖难于理解的原因在于,漫画是个轻资产业务,而且它符合网易气质,完全不必卖,结合曾经盛传的1亿元左右的价格,也不值得卖。倒是B站网友乐见其成,纷纷在相关文章底下评论说,小破站厉害,小破站有钱了。

  2019年12月31日,也就是收购完成一年后,网易漫画依照B站前期公告,已永久停服。

  网易云阅读也被整体卖掉了。

  2019年11月8日,A股上市公司平治信息发布公告称,其已与网易签署《股权及资产收购备忘录》,拟收购的资产包括两部分,一是网易云阅读全部核心资产,二是 NetEase Digital 持有的网易文漫 100%股权。根据该公告,已注入网易云阅读业务全部核心资产后的网易文漫100%股权的总对价为1.5 亿元。

  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一度包括四项业务:网易漫画,网易云阅读,网易蜗牛读书,网易LOFTER。有传该事业部2017年年底曾以打包价4亿元对外寻求融资未果。据财新报道,平治信息此次收购并不包括网易蜗牛读书及网易LOFTER。也就是说,平治信息最终买下的只是网易云阅读。

  定位为移动阅读平台的网易云阅读,相较阅文、掌阅、咪咕等行业头部势力,无论是日活、月活还是市场占比,都差距巨大,远不在第一梯队,而网易将其剥离出去,卖给主营数字阅读业务的平治信息,至少是个还算靠谱的选择。

  网易公开课和网易新闻这些年在大量用户中间是有着颇高美誉度的,但如果完全以财务回报作为判断是否将其精简的依据,那么这两项业务同样岌岌可危,被裁撤或被卖掉并非没有可能。

  先说公开课。

  已上线10年的网易公开课,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是个免费的在线课程平台,它提供的是来自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牛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北京大学等全球知名学府的海量优质公开课,内容涉及人文、艺术、科学、金融等20多个领域,已为8000多万用户带去了极为上乘的学习体验。

  2018年年初,在全站内容仍以免费为主的情况下,网易公开课加入了体系化的付费课程。这个在公开课首页上端出现的子菜单先是叫“付费精选”,后改了个名,叫“精品课程”,“付费”二字显然是被刻意拿掉的。

  一个曾经令网易管理层深为自豪的“完全公益的”项目从免费扩展至付费,而且这个变化发生在公司减员增效业务聚焦的肇始之年2018年,可以想见这背后的探讨落定过程。

  沿着这个逻辑继续往前猜想:知识付费早已不复2016、2017年盛景,得到APP等诸多知名平台尚且焦灼不已,网易公开课既然不惜对用户体验及品牌认知有所牺牲地加入付费板块,如果这些付费内容最终证明带不来理想的回报,那么网易会不会将公开课逐渐弱化甚至也打包出手呢?

  如果把它当成生意,当然有可能。而且现在事实上它已经成了个生意。

  再说网易新闻。

  网易的新闻业务曾是个强项,特别是2011年左右网易前总编辑、后来的陌陌创始人唐岩提出“有态度的新闻”之后,在各大门户同质化竞争的时段里,网易新闻敢于直面真问题,作风硬朗,独树一帜,收获了大量好评。

  但网易新闻背靠人工采编达成的“有态度”,很快被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千人千面的机器推荐迅速稀释掉了,早前大量用户及广告主也被后者分流,而在网易新闻等也逐步改为机器推荐之后,画虎不成反类犬,不伦不类,泯然众人。网易最新财报对传媒业务未予单独披露,不过能够大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它仍然是个赚钱的业务,只是不再像早年那样赚得多了。

  综观网易当前四大核心业务,如果迫于形势,必须再从游戏、教育、音乐、传媒中拿掉一个,那么显而易见,网易新闻首当其冲。

  03未来的王牌是网易有道吗?

  在长达13年的试错、转型、沉淀之后,2019年10月25日,网易旗下教育业务网易有道,以“中国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为自我定位,成功登陆纽交所。

  但开盘即破发,当日收盘价12.50美元,较发行价17美元,跌幅达26.47%,后有逐步回升,最新股价20.19美元,市值22.62亿美元。

  依据招股书,网易有道核心业务主要是四块:一是在线学习工具,包括网易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U-Dictionary、有道少儿词典;二是在线课程,包括有道精品课、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三是智能硬件,包括有道智能笔、有道词典笔、有道翻译蛋、有道云笔;四是内容互动课,包括有道数学、有道背单词、有道乐读、有道阅读、有道口语。

  2月27日,网易有道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网易有道净收入13.05亿元,同比增长78.36%,其中学习型服务和产品净收入8.52亿元,占比超过65%,同比增长98.7%。财报另显示,在盈利层面,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6.37亿元,2018年则是2.39亿元;Non-GAAP净亏损6.12亿元,2018年则是2.33亿元。

  较快增长与加剧亏损同时进行。

  2006年年底上线的网易有道,曾经尝试过词典、搜索、云笔记、电商、成人教育、K12等多个业务方向,后来形成了上市前以网易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等线上工具导流转化,以付费网课和硬件销售完成变现的商业闭环。

  有观点称,基于这一模式的平台,获客及转化成本过高,最终收入无法覆盖成本,因此付费用户越多,平台亏得越惨,美图、迅雷、暴风、搜狗莫不如此,说到底是商业模式不怎么成立,如果不予变通,网易有道只能陷入无休止烧钱,盈利无望。

  音乐业务又如何呢?

  2019年9月6日,网易发出公告,在确认阿里收购考拉海购的同时,宣布阿里和云锋基金将向网易云音乐共同投资约7亿美元。网易称,如上两起投资,相互独立,并非彼此成立的前置条件。消息人士透露,网易云音乐此轮投后估值已达70亿美元。

  这是网易云音乐的B2轮融资。在此之前的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完成了7.5亿元A轮融资,上海文广(SMG)领投,芒果文创、中金佳泰基金跟投;2018年11月,完成了超6亿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百度、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博裕资本、贝塔斯曼(BAI)。

  相较起步于2005年2月的QQ音乐,2013年4月才正式上线的网易云音乐无疑是个后起之秀。

  虽然成长速度极快,但与背靠腾讯生态且囊括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腾讯音乐比起来,今天的网易云音乐在资本、资源,特别是版权音乐积累等方面还显得单薄。二者从2018年4月延宕至2019年11月的有关周杰伦歌曲版权的纠纷,折射的正是这一点。

  但在过去7年,网易云音乐基于产品创新,已日渐形成强大的用户黏性和口碑,用户规模也在快速壮大。网易官方曾在2019年8月8日对外宣称,网易云音乐总用户数已突破8亿,同比增长50%。

  此外,随着来自阿里等投资方的大钱的进入,网易云音乐也在围绕音乐做生态,这当中可圈可点的产品,至少包括音乐社区“云村”、音乐直播产品“LOOK直播”、语音交友产品“声波”、免费K歌产品“音街”等,仍深具潜力。

  目力所及,游戏之外,丁磊未来真正的王牌,只能是网易云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