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5月8日晚,金山云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KC”,其发行价为17美元/ADS,开盘价17美元,首日交易收涨报23.84美元,涨幅40.24%。盘后股价延续涨势,现报23.84美元。

  图片截取自雪球

  与往常不同的是,由于疫情的原因,金山云此次上市选择了“云敲钟”,雷军和金山云CEO王育林等一众高管都出现在了北京小米科技园D栋,而非美国纽约。

  在这个以在线方式进行的上市仪式上,雷军和王育林集中性地回答了几个外界关注的问题:

  1. 金山云为什么要分拆上市?
  2. 为什么金山云在中概股压力下能够快速、顺利上市?
  3. 金山云在市场上的定位和锚点是什么?
  4. 雷军和他的伙伴们如何看待云计算这桩生意。

  野心之一:必须上市,没有退路

  雷军在现场向媒体谈起了金山云的发家史。

  “金山软件是个上市公司,不是我雷军一个人说了算,(2012年左右)金山高层、董事会、股东大会先后开了几次会,大家一致做出了这个决定(做金山云)。”

  为什么要开股东大会?雷军心里清楚,金山云一旦启动,后面的资金链一定不能断,他告诉王育林:“我非常害怕的是我们干了5亿美金,董事会不让我干了,或者投资者不让我干了,那就麻烦了!”

  于是在开了一圈会,征得董事会和股东同意后,金山划了一条10亿美元的止跌线。“如果干了9亿(美元),不让干了,那就冤大了;如果干了10亿,还没有干成,那算我们倒霉。”雷军说。

  而现在,金山系公司给金山云的投资额已经越来越接近当初划下的那条10亿美元的止跌线。

  公开数据显示,从金山云天使轮到D+轮,金山系资方共计为金山云输入资金约5亿美元,加上此次美股上市金山软件、小米科技共计认购价值0.6亿美元的ADS,金山系资方已经为金山云输血约6亿美元。

  金山系投资金山云金额汇总

  而在“烧“完6亿美金后,金山云的的盈利能力还有待培养。

  数据显示,金山云2017年~2019年的获得的营收分别是12.35亿元、22.18亿元以及39.56亿元。2018年与2019年的营收增长率都保持在了79%左右(具体分析详见钛媒体前文:深扒金山云招股书:拆分出来的子公司,能否走出金山系“舒适圈”?)。

  但净亏损上,金山云2017年-2019年的净亏损总额超过了28亿元,虽然这部分亏损有收窄趋势,但真正实现盈利还尚需时日。

  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金山云必须寻找新的融资途径,如果没有新的资金续命,金山云则面临危险的结局。

  正如雷军所言:“它(金山云)这次募集了非常大量的资金,并且它独立对接了资本市场,它不需要再通过私募的方式来完成融资了,可以自主增发股票、可以发债,有多种融资途径,所以我觉得金山云将拥有更充分的资金,来加速技术的投入和基础设施的投入。”

  这就是为什么,金山云必须上市。

  那为什么是美股,而不是A股呢?

  雷军给出的答案是:第一,时机成熟;第二,中概股压力巨大,如果金山云能够成功上市,将提振整体行情。

  “我真心没有想到。包括在整个路演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我觉得育林他们白天接待香港和亚洲的投资者,晚上跟欧美的投资者举办电话会,一天当两天用,从刚才6点钟结束了所有额度分配可以看出,我们受到了全球投资者极为热烈的欢迎。”

  王育林也补充说,金山云能够快速独立上市与其先前在金山软件的财务并表有关系:“我们每一年都会在交易所披露合规的数据,具有非常合规的上市公司的标准。”

  野心之二:找准地盘,扎锚点

  金山云显然已经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但雷军坦言,虽然已经上市,金山云后面的路还有很长:

  “云服务市场在中国虽然发展了十年,但还在开始阶段,还没有真正的爆发,所以金山云上市以后还要坚持原有的战略,继续再干三五年,把这些地盘稳定住。”

  哪些是金山云的地盘呢?

  从金山云披露的业务数据来看,金山云的主要业务分为公有云业务和企业云业务两部分。公有云主要指的是基于云计算的集成性服务,包括但不限于计算、存储和交付,2019年,这部分业务营收占到了总营收约87.40%,为34.59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有云产生的34.59亿元的营收中,有21.37亿元的业绩是由CDN、画质增强等交付类业务产生的,由此可见,至少从目前的财报来看,CDN、画质增强类业务是金山云的优势所在,这可能是雷军所说的金山云的第一类地盘。

  金山云子业务

  金山云的第二类地盘,还可能是金山云刚刚起步的企业云业务。2019年金山云企业云业务营收只有4.86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仅12%,但这部分业务的增长率较为强劲:2018年与2019年两个年度,金山云企业业务的增长率分别为526.67%和417.02%,从这个增长率来看,企业云业务可能是金山云此后的未来业务。

  对于金山云的发展,雷军还强调了非常重要的一点:他并不要求金山云成为云上的全能选手,更想让它成为一个特长生:

  “我对育林要求是啥?我们既然干不了大而全,那在我们选定的这些赛道里面,我更关心我们的竞争力。

  我们在游戏云里面能不能数一数二,我们在视频云服务里面是什么位置?大的市场我们比不了巨头,那么我们在一个一个的垂直行业的市场里面,能不能处于领先优势?

  我们把所有的优势放在几个关键点上,能不能在这些点里面有比较优势?

  大家有时候喜欢看总数,但是总数是大而全的公司占优势,我们一定要在几个关键的领域里面做好,所以我刚才一直在强调专注。做的行业可以少,这些行业里面每个行业里面我们的位置怎么样(是需要关注的)这也是育林他们做得比较好的地方。“

  我们可以看到,根据雷军“重点击破”的理念,金山云确实在视频云等行业树立了标杆效应。例如金山云向纳斯达克提交的F-1文中提到,金山云已经在为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抖音、头条以及西瓜视频提供包含高速点播视频服务的视频云解决方案;另外,从2017年开始,B站也已经在使用金山云。

  野心之三:依靠“生态”,十倍增长

  找锚点,就需要关注锚点起始的地方。金山云的锚点起始地,就是金山系本身。这正是金山云最纠结的的地方:一边寻求自身的独立性,成为一家独立第三方云服务商;一边又想要站在金山软件和小米科技的起跑线上,寻求母公司生态的庇护。

  数据显示,2017-2019 年的3年间,金山集团、小米集团、猎豹等金山系公司都不同程度给金山云贡献了营收,2017年这类关联收入有4亿,占到了营收总额三分之一;2018年,关联收入有6.3亿,占比也接近三分之一;2019年,关联收入为7.7亿元,占总营收约20%。

  F-1披露的金山云关联交易数据,经钛媒体整理

  生态带给了金山云相当牢固的营收。未来也远不止如此。

  金山云与小米联合做IoT的已经板上钉钉:

  “未来又出现一个新的物联网,小米现在是全球最领先的物联网的公司,当别人还在讲概念,讲模型的时候,我们(金山云)可能每天已经有两亿多的设备在联网在跑,这就是产业的优势,生态的优势带来的技术上的优势,而且这种技术的优势不是简简单单说投钱就行,如果没有产业根本投不起这个钱,最重要的是根本不知道技术往什么方向走。”王育林说。

  就像雷军所说,他们当年敢拿金山云重新创业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行业并不是赢家通吃:

  “他一定有三家以上的供应商……我们就是相信一条,这些大的优质的企业,他买服务的时候,最核心的是服务质量和持续性,不是恶性的价格竞争……只要在每个领域里保持前三位就能活下去。”

  所以,凭借这样的力量,金山云也赢得了国内外资本方的青睐。比如,IDG资本早在2015年就参与了金山云的B+轮融资,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对钛媒体评价说:“金山云是当时外部投资机构能够投资的独立云服务商中最头部的项目,其技术团队核心成员在中国超大型互联网公司都有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的经验。此后,IDG资本坚定支持金山云从2C网盘业务迈向公有云市场。”

  故事的最后,雷军刚刚告别与董小姐的十年之约,又迅速许下了另一个与“十”有关的期望:

  “金山云下一个当务之急是什么?是怎么获得10倍增长。就我们的规模而言,跟世界三大巨头比差了两个数量级以上,所以我们要尽快做大规模。”

  雷军认为,云服务公司的规模效应非常明显,只有再有10倍以上的规模,金山云才会处在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上。做大规模是他认为的,金山云面临的下一个新挑战。

  这也恰恰说明,在金山云这件事上,“雷布斯”也有着不小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