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5月8日晚(美东时间5月8日早),在全球疫情和美股中概股信任危机的双重阴影笼罩下,金山云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 “KC”,开盘价20.37美元,当日报收23.84美元,股价暴涨40.24%,总市值逼近50亿美元。

 

 

金山云IPO发行价定为每股17美元,最终完成发行数量3000万股,较披露的拟发行2500万股超发20%,共募集资金5.1亿美元。

据金山云介绍,上市募集资金将主要投向基础架构的扩展和升级;技术和产品研发,尤其是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技术和物联网领域,以及生态系统的扩展和国际影响力建设等方面。

此次,金山云成功赴美上市,让低迷许久的中概股重新燃起了希望,但赴美上市的背后却是金山云持续的高额亏损,目前中国的云计算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巨头夹击之下,未来金山云的胜算几何?

云营收亮眼 金山云成为疫情以来首只赴美IPO的非生物科技股

“一是时机比较成熟,金山云创业八年时间,在运营和管理团队全体员工的努力下,已经发展到一个阶段;二是疫情下中概股压力大,如果金山云能够IPO,将提振整体市情,所以我们决心冲一把。”,对于金山云现阶段IPO的原因,金山云董事长雷军这样解释道。

自瑞幸丑闻后,多家中概股被做空,中概股面临严重的资本市场的信任危机,这直接导致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高层针对新兴市场及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财务报告和信息披露质量发出警示。

这样糟糕的大环境下,中概股赴美上市只会越发艰难,金山云想要凭一己之力提振中概股,显然不现实。

但是金山云的上市,却是可喜可贺的。纳斯达克今年至今IPO数量仅30多家企业,上个月仅有2家公司IPO,并且都是生物技术公司。过去一个月,美股标普500指数大涨近15%。也就是说,金山云成为疫情以来首只赴美上市的非生物科技股或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

其实,金山云之所以能在这个节骨眼赴美上市,最重要的就是金山云亮眼的云服务营收。

金山云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金山云2019年营收为39.56亿元人民币,2017到2019年,金山云总营收分别为12.36亿元、22.18亿元、39.56亿元,近三年(2017至2019)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79%,远超中国云计算市场平均增速。

且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称,金山云目前已是中国最大的独立云服务提供商,同时也是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云服务提供商。

3年亏损近30亿 高额亏损的金山云上市也是迫不得已

疫情之下,云计算市场需求大幅增长,金山云此时上市来获取资本市场的认可也是理所应当。但是往深了看,金山云在美股上市也是中国云计算企业的无奈之举。

虽然整个云计算市场处在高速增长阶段,但金山云与其他中国云计算企业一样,却面临着连年亏损的窘境。

根据公司财报显示,金山云三年来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10.06亿元、以及11.11亿,总计28.31亿元。

 

导致金山云亏损的原因主要是高额的IDC费用和研发费用这两大方面的成本支出。

其中,IDC费用主要由机房电费、带宽成本、折旧费用、机房建设摊销、机房租金、物料消耗、以及人力成本等构成,近三年成本分别为10.33亿元、18.91亿元、以及28.567亿元。而研发费用近三年分别为3.99亿元、4.40亿元、以及5.595亿元。

其实,此次金山云美股上市也是为了筹集更多资金以应对日益增长的高昂成本,为金山云高速增长的市场营收奠定保障。

招股书显示,募集资金应用具体如下:50%将用于进一步投资升级和扩展基础设施;约25%进一步投资于技术和产品开发,特别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技术和物联网;约15%用于资助金山云生态系统的扩展和国际存在;大约10%来补充营运资本。

事实上,为了负担高额的成本,金山云自2012年成立以来便持续融资,先后完成9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10.2亿美元,几乎是每年来一轮。

除了亏损居高不下之外,根据招股书显示,金山云在云营收结构方面也面临着很大的问题。

目前,金山云营收主要来自公共云服务和企业云服务(2019年增加AIoT云服务)。其中公有云为主营收,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7.3%、95.1%和87.4%。

但是金山云营收则主要依赖于高级客户,近三年高级客户总营收分贝为11.558亿元,21.142亿元、和38.533亿元,占比为93.7%、95.3%、和97.4%。

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高级客户数量为243个,同比增长89个,平均每个高级客户营收为1590万元,而这其中又以小米系和金山系为主(雷军系),包括小米、金山办公、猎豹、以及西山居等。

近三年来小米贡献营收分别占总营收的27%、25%、和14%,而金山集团近三年贡献营收则为4%、3.5%、和2.8%。

此外,金山云的前三大客户(包括小米)在近三年的贡献营收均超过总营收的50%,分别为56%、60%、和57%。尽管目前来看这三大客户较为稳定,但是这也造成了金山云客户结构过度依赖雷军系和前三大客户。

倘若未来某一客户贡献营收大幅下滑,金山云也难逃影响。

中国云计算市场市场广阔 但“烧钱之战”远没有结束 金山云还会进一步面临亏损

根据研究机构Gartner预测,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在2022年有望突破5400亿美元,并依然保持15%以上的规模增速。

国内云计算行业起步晚于美国,但迅速增长,行业前景巨大。

Canalys市场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已超过107亿美元。同时,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数据显示,中国垂直云服务行业2018年到2023年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36.7%,中国云计算市场正处于高速增长状态。

目前,“新基建”正在加速推进,这让处于数字经济基础位置的云行业迎来发展风口。云计算已经成为关键数字基础设施的重要部分。

IDC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预测,2023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人民币,其中,中国政府和企业上云率将超过60%,全站自主可控计算平台将成为政府和大型企业的主流IT基础设施。

面对广阔的市场空间,巨头们纷纷发力抢夺战场,云服务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Canalys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公有云市场的数据显示,阿里云继续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上涨至46.4%。第二为腾讯云,市场份额18%,百度云排名第三,份额为8.8%,其他云服务商占比26.8%。

而根据金山云在招股书中所引用的数据显示,按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和平台即服务(PaaS)公共云服务的收入计算,2019年金山云中国市场份额为5.4%。

和美国云计算市场发展的初期阶段一样,国内云计算的龙头企业仍在疯狂砸钱,玩着资本游戏。期望在占领市场后再慢慢赚钱。

业内估计,腾讯云的毛利率可能在极低的个位数,金山云的整体毛利则在15%左右,而首只在A股科创板上市的云计算股优刻得(UCloud)的整体毛利率仍不足30%。

目前,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大家都在压低利润希望把竞争对手碾压,所以大多数厂商都在亏损。中国云计算厂商要走向盈利仍需要很长时间。

在这个“跑马圈地”的过程中,金山云不仅面临着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公司的竞争,还有华为云等大厂商的围攻。但比起实力更为雄厚的阿里、腾讯、金山、华为等大厂,金山云的未来之路显然不好走。中国云计算市场也难免出现寡头格局。

在云计算市场“烧钱成风”的情况下,金山云上市以后,将会对接全球的资本市场,这能给持续亏损的金山云提供充裕的资金供给,同时也能提升金山云的品牌效应。但是在未来的几年内,扩大规模应是金山云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