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投中网  作者:柴佳音

 

中概股纷纷受到重挫的当下,瑞幸“流血切割”能否挽回信任?

文丨柴佳音

来源丨投中网

自曝造假22亿、遭遇机构大股东Capti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下称CRGI)清仓后,瑞幸咖啡(下称瑞幸)的“断臂求生”开始了。

2020年5月12日,瑞幸发布公告称,自4月2日公司发布存在虚假交易后,董事会已终止钱治亚首席执行官(CEO)和刘剑首席运营官(COO)的职位。瑞幸宣布,暂时安排公司董事兼副总裁郭谨一为公司代理CEO。

同时,瑞幸董事会宣布任命曹文宝和吴刚为董事会董事。董事会变更后,董事会薪酬委员会目前由邵恩、刘二海和郭瑾一组成,邵恩担任董事长。

2020年4月2日晚,瑞幸发布公告称,从2019年Q2开始,公司COO兼董事刘剑以及其下属数名雇员从事了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等的某些不当行为,公司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22亿元。受此影响,瑞幸当晚股价暴跌75%,熔断6次,市值一夜蒸发352亿元。

此后,市场监管部门重拳出击、信任危机愈演愈烈、中概股应声大跌……瑞幸造假引起的轩然大波仍在不断持续。

瑞幸此次的断臂,是否真的能赌来自身的一次逆势翻盘,抑或是还给中概股一个春天?

CEO和COO均被停职,“接任者”曾任陆正耀助理

2020年4月3日凌晨,瑞幸就涉嫌造假一事在内部发文。瑞幸表示,公司对此次事件的发生表示震惊,目前相关当事人已停职且其负责工作已安排其他管理者接任。

40天后,即2020年5月12日,瑞幸的管理层调整结果暂时落定。

公告显示,瑞幸的关键性人物CEO钱治亚和COO刘剑均被停职。

钱治亚曾担任神州优车董事和COO,2017年从神州优车离职创立瑞幸。同时,钱治亚一向是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的“得意弟子”,此次创办瑞幸便为陆正耀出资。

2020年3月16日,钱治亚以120亿元财富位列“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42位。业绩造假爆出后,瑞幸股价暴跌,钱治亚财富缩水至不足10亿美金,跌出富豪榜。

刘剑则是瑞幸此前通报造假事件的核心人物。瑞幸官方称,“自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COO兼董事刘剑,以及向他汇报的几名员工,从事了某些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

刘剑自2019年2月起担任瑞幸董事,自2018年5月起担任公司COO。根据公司招股书,刘剑在瑞幸并未持有任何股份,而是只拥有47408股期权,期权行权价格为0.1美元,行权期限为10年。

瑞幸招股书显示,“刘剑自2019年2月起担任我们的董事,自2018年5月起担任首席运营官。刘先生于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租车(2.19, -0.07, -3.10%)的收益管理主管。2008年至2015年,刘先生先后担任汽车管理中心副主任、产量管理负责人。刘先生于2005年6月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

与瑞幸大部分高管一样,刘剑此前也是钱治亚在神州租车团队一员。2015年至2018年,刘剑担任神州优车集团的收益管理主管。

此次宣布的“接任者”也不例外。

从履历上来看,公司代理CEO郭瑾一与CEO钱治亚和COO刘剑同属于神州系,于2016年至2017年担任神州优车公司董事长助理,2018年6月起担任瑞幸咖啡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郭瑾一此前曾数次“怒怼”星巴克。

在瑞幸的外送业务快速发展之下,星巴克宣布与阿里合作,将由饿了么为星巴克提供外卖服务。彼时,郭瑾一对外表达了对星巴克的质疑,“今天这么多品牌早就可以外卖,难道他们都是新零售吗?”

不仅如此,早在2018年5月,瑞幸咖啡发布致星巴克的公开信,称星巴克在中国市场涉嫌垄断,将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向国家反垄断行政执法机构进行投诉。

当日深夜,郭瑾一在朋友圈表达了对星巴克的严重不满:质疑其和物业签署排他性租赁协议,给供应商施加压力让他们二选一。并称“证据确凿,法庭见。”

断臂求生,只为“度过危机,重回正常轨道”

停职CEO钱治亚和COO刘剑说明瑞幸董事会和公司已在迅速采取行动,赌一次翻盘。

2020年5月11日,瑞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公司机构大股东CRGI清仓了瑞幸所有股份。而据2020年2月10日CRGI披露的文件显示,其对瑞幸的持股数为71522960股,占瑞幸咖啡总股本的9.2%。

瑞幸2020年5月12日的公告显示,自公司于2020年4月2日发布有关造假事件的公告以来,公司董事会特别委员会监督主导的独立调查发现了关于财务造假的更多证据。

“董事会在评估该等信息之后,已终止钱治亚和刘剑的CEO和COO的职位。董事会要求钱治亚和刘剑从董事会辞职并已收到辞呈。另外,自从内部调查开始以来,公司已经停止了6名其他参与造假或对伪造交易知情的员工职务。”

同时,瑞幸表示,“自2020年4月2日发布相关造假的公告以来,公司正在配合和回应来自中美两国监管部门的问询。公司未来将继续配合内部调查,并在董事会和新管理层的领导下聚焦业务发展。”

此外,投中网了解到,瑞幸于2020年5月12日发布内部信,对合作伙伴及员工表示了深深歉意,感谢大家在公司最困难时期的奋斗坚韧表示感谢,风云同舟,一路同行。

“自曝造假事件以来,瑞幸咖啡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并身处舆论漩涡中,品牌形象和声誉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也给各位伙伴及家人带来严重的困扰。”瑞幸称,目前,造假事件调查仍在进行中,公司将继续全力配合相关调查。

在内部信中,瑞幸也表达了“度过危机,重回正常轨道”的愿景。

“新一届管理层会在董事会领导下,尽快重组公司组织架构、重塑公司价值文化,强化内控确保合法合规,尽一切努力保持经营稳定,要经过全体瑞幸人的努力,让公司度过危机,重回正常轨道。”

然而,实际上一直以来,瑞幸模式都颇受争议。

在浑水发布的报告中,除在第一部分以五个确凿证据(SmokingGun Evidence)和六个危险警告(Red Flag)对瑞幸数据进行造假分析,其在第二部分直接提出五大商业模式缺陷,认为“瑞幸的商业模式已基本崩塌”。

郭谨一曾解释称,“我没想过这个生意能否慢下来。中国这个商业环境,以前是大鱼吃小鱼,现在是快鱼吃慢鱼,一个商业模式如果能跑通的话,很快就会有很多追随者。”

然而,这一切都在造假风波之下,溃于一日。

“流血切割”能否挽回信任?

在信任危机面前,“切割自救”不仅是瑞幸所选择的第一路径。

对于被瑞幸波及的神州租车,“更换管理层”同样被业内视为尚佳的解决方案。据此前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陆正耀将考虑辞去神州租车董事长一职,说服投资者相信公司的独立性。

实际上,神州租车的管理层变更正在发生,但截至目前,陆正耀尚未退出。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4月10日,神州租车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陈建松退出,由罗永波接任。

此外,陈建松还退出了经理一职,同样由罗永波接任。不过,截至目前,神州系掌门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暂未有职位变动,依旧为神州租车董事长。对于陆正耀将考虑辞去神州租车董事长一职的报道,神州租车曾回应称,“不予置评”。

然而,在中概股纷纷受到重挫的当下,瑞幸的“流血切割”是否真的能挽回信任?

“我认为作用微乎其微。经过1个月的发酵,事件的旋涡中心早已不再是瑞幸,所有中概股都不能幸免。”某知名投行合伙人对投中网表示。

2020年4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投资者近期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美国证监会主席在电视媒体上公开提醒投资人“不要投资中概股”。这一表态既出,中概股应声大跌。当日,哔哩哔哩下跌7.25%,拼多多下跌5.71%,唯品会下跌7.64%,寺库下跌10.59%。阿里巴巴、京东、百度等中概股也未能幸免。

然而,纳斯达克交易所中国区首席代表郝毓盛却曾强调,美国资本市场对全球的公司一视同仁。

郝毓盛强调,“这次中概股危机,对于赴美IPO没有本质影响。短期内会有挑战,但更大的挑战来自于疫情对全球资本市场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