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美股收盘阿里巴巴股价上涨1.01%,报201.720美元,成交额达58.58亿美元。周三港股收盘,阿里巴巴股价下跌1.84%,报197.300港元,成交额达65.48亿港元。

阿里巴巴年交易额破1万亿美元,机构和媒体是怎么看的?

 

5月22美股盘前阿里巴巴发布了2020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第四财季营收为1143.1亿元,净利润为31.62亿元。2020财年全年营收为5097.11亿元,同比增长35%;净利润为1492.63亿元。业绩均超出市场预期。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2020财年交易额破1万亿美元。

现在的阿里巴巴还值不值得继续持有,不妨来看看主流的机构和媒体对阿里巴巴当前的看法。

阿里巴巴年交易额破1万亿美元,机构和媒体是怎么看的?

 

(图源:雪球)

一、机构是怎么看的?

高盛:维持对阿里巴巴买入评级,目标价280港元

高盛发表研究报告,阿里巴巴截至3月底止全年度业绩中,第四季度表现好于预期,并逐步自公共卫生事件大流行下复苏,维持其“买入”评级及目标价280港元。随着公共卫生事件有所缓解,预计阿里2020财年下半年收入为5230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上升38.6%。

公共卫生事件推动长期及短期电子商务,公司管理层也给出了2021财年中国零售销售市场指引,包括成交总额及收入分别为75890亿元、6500亿元,即同比上升15%、28%,相信今年3月后内需经济转趋稳定。此外,高盛维持阿里2021-2022财年非通用会计准则每股盈测大致不变。

摩根士丹利:维持对阿里巴巴增持评级,目标价245美元

摩根士丹利发表报告称,维持阿里巴巴增持评级,美股目标价为245美元。该行指,阿里巴巴目标2021财年收入逾6500亿元人民币,按年增长27.5%,大致符合该行预期,即使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公司仍有能力达到2020年度指标,预期内地市场需求的持续复苏,以及阿里巴巴平衡的货币化能力,将有助取得好于预期的增长,该行将2021财年经调整EBITDA预测调整1%至1710亿元人民币。

花旗:维持对阿里巴巴买入评级,目标价上调至299港元

花旗发表研究报告,维持阿里巴巴“买入”投资评级,最新目标价由275港元上调至299港元。此外将对阿里2021至2023财年的收入预期分别上调3.2%、5%及7.7%,以非通用会计准则计算的盈利预期分别下调1.2%、2.3%及1.8%。该行预计,阿里2021年度首季的整体收入按年增长25%至1435亿元。

花旗表示,阿里2020年度第四财季的表现好过预期,收入按年增长22%至1140亿元(人民币,同下),较花旗及市场预期分别高出8.2%及6.8%,其主要原因是受到中国零售商业务及云计算的收入强劲增长所驱动,部分抵销了本地生活服务及佣金收入的下跌。展望未来,认为公司2021财年的6500亿元收入指引稳健,缓解市场的忧虑。

野村:维持对阿里巴巴买入评级,目标价上调至249美元

野村发布研究报告表示,阿里巴巴复苏正步入正轨,虽然截至今年3月底年度第四财季业绩疲弱,但优于市场预期。当中,收入同比增长22%;非通用会计准则每股盈利同比增长7%,分别较市场预期好7%及52%。该行维持其“买入”评级,将阿里巴巴美股(BABA.US)目标价由240美元,上调3.75%至249美元。

该行指,阿里上年度第四财季客户管理收入(CMR)同比增长%,对比该行预期为下降8%;佣金收入同比下降2%,对比该行预期为下降6%;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8%,与预期一致。此外自4月以来,阿里实现了强劲复苏,管理层透露,其淘宝和天猫业务的网站成交金额(GMV)恢复至12月19日的水平。该行将其2021-2022财年每股盈利预期分别提高15%及3%。

瑞信:维持阿里巴巴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274港元

瑞信发表的研究报告,将阿里巴巴2021及2022财年的盈利预测升4%至5%,目标价维持274港元,评级“跑赢大市”。瑞信报告指出,本财年首财季以来复苏情况显著,估算截至6月底的季度客户管理及佣金收入增长将反弹至18%。该行指出,内地市场复苏稳健,而云服务方面表现也有加快,相信将继续支持公司2021财年的强劲表现。此外,阿里的生态系统已植根,相信可继续稳定地获取市场份额,而第三季被纳入互联互通,也可成股价的正面催化剂。

美股研究社:一季度财报整体不错,但隐藏危机不少

北京时间5月22日,阿里巴巴公布了2020财年Q4及全财年业绩报告。就业绩数据来看,阿里巴巴的整体营收依然是增长趋势,且随着阿里巴巴在云计算领域的不断突破及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加码,使得阿里生态版图愈发完善。但诸如云计算、数字娱乐这样的业务虽然能够保持不错的增长,短期内却仍然无法带来明显的利润。

今年一季度的财报虽然看似不错,但背后隐藏的危机也并不少,财报公布后股价的下跌也体现了投资者们的担忧。不过,长远来看,在云计算领域的快速发展下,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生态系有望与阿里云基础设施形成协同效应。

美银美林:重申对阿里巴巴买入评级,目标价下调至235港元

美银美林发表报告表示,重申阿里巴巴“买入”评级,目标价相应由244港元下调至235港元。该行上调其2021至2022财年的收益预期分别3%及6%,但下调其净利润对EBITDA的比率预测1至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相信阿里在推广季节的市场竞争激烈,以及来自直销、云业务及新零售的收益占比扩大等所致,因此降2021至2022年度每股盈测分别3.9%及7.8%,至分别4.14元及5.65元。

瑞银:维持对阿里巴巴买入评级,目标价上调至290美元

瑞银发表研究报告表示,下调阿里巴巴目标价至243美元,予“买入”评级,并预计阿里2021年度收入升1.3%,EBITDA升0.8%。

阿里作为中国互联网业首选股,因其电商业务增长强劲,公共卫生事件后的新常态下,网上消费渗透度急速上升,公司收窄今年来跑输其他电商同业的表现差距,因核心盈利增长改善,南向港股通资金的潜在获批,以及内地在IT方面的消费增长将有助公司云业务的转势。公司4月在内地的商品交易额(GMV)已恢复至去年12月水平。

瑞银表示,目前投资者最关心公司的两大问题,分别为公司GMV的指引,以及美国上市风险。在GMV的问题上,瑞信称,公司预期的1万亿人民币GMV增长目标是指引低端,而在美国上市的问题上,相信公司在香港作第二上市,已分散其地域风险,即使因监管问题,公司需在美国退市,相信香港市场以及南向资金都有助抵销风险。

汇丰研究:给予阿里巴巴买入评级,目标价上调至243美元

汇丰环球研究发表报告表示,重申阿里巴巴美国存托股份(ADS)“买入”投资评级,目标价247美元(香港上市文件指每1股美国存托股代表8股香港上市股份,相当香港上市每股241.6港元),此按贴现现金流模型作估值,指现价相当核心电商业务预测2021年经调整市盈率21倍,对比同业估值24倍,指其估值吸引。

该行指,阿里巴巴未来盈利可受惠于新举措(包括规模优势、效率提升所动)、新广告模式的变现化进程、在边远市场的市场份额提升(如Alipay及Amap)、本地服务、天猫新供应策略等。从阿里巴巴在过去16年在淘宝电商转型经验,估计阿里未来十年将可再创另一数码转型变革。该行上调对阿里巴巴截至2020年3月底止财年每股盈利预测0.6%至每股52.41元人民币,升阿里巴巴截至2021年3月底止财年每股盈利预测6.2%至每股44.6元人民币,同时升其截至2022年3月底止财年每股盈利预测8.8%至每股59.24元人民币。

麦格理:维持对阿里巴巴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250港元

麦格理发表研究报告,该行维持对其“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250港元。麦格里称阿里巴巴上季盈利高于预期,但绩后股价回落,相信是由于“外国公司控股责任法案”带来的风险所致,并称该公司2021财年收入预期6500亿元人民币低过该行预期。

该行表示,前者是首要风险,尤其是对于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而言,而后者反映保守主义,随着后续良好的发展势头,保守主义可能会所改善。该行认为可趁股价回落买入阿里巴巴股票。此外,虽然上季度该集团业绩表现强劲,但该行下调对其2021财年非公认会计准则每股盈利4%,以反映其650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预期;该行早前预期为6770亿元人民币,最新调整为6570亿元人民币。

二、媒体是怎么看的?

钛媒体:受疫情冲击,但阿里2020财年交易额破1万亿美元

客观来说,阿里巴巴绝大部分业务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这意味着阿里巴巴从商户处获得的客户管理收入和佣金收入也大幅减少。在2020年第四财季,这两项收入加起来为454.06亿元,同比增长1%,而此前的第三财季,这两项收入为846.44亿元,同比增长21%。

财报中,阿里巴巴公布了抗疫投入明细,截至3月31日,阿里巴巴经济体实际投入抗疫已达33.56亿。其中,阿里集团累计投入27.63亿,蚂蚁集团累计投入5.93亿,相关投入仍在进行中。阿里巴巴也是首个公布抗疫投入明细的互联网企业。

无疑,这些原因都造成了上一季度业绩下滑以及利润减少。尽管如此,最终阿里还是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三个月内,阿里的核心电商收入为938亿元,同比增长19%。阿里云营收达122亿元,连续第二个季度突破百亿大关。数字娱乐业务收入为59.44亿元,同比增长5%创新业务收入为22.88亿元,同比增长2%。

虎嗅:阿里一季度体大不易,但张勇说还要再涨“一万亿”

2020年第一季度的这只黑天鹅对电商平台造成的影响,阿里首当其冲。

在整体营收中,阿里Q4的核心商业营收为938.65亿元,同比增长19%,增速同样下滑,要知道就在上个季度(2020财年Q3),其核心电商营收为1415亿,同比增长还保持在37.6%。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电商零售的整体增速都受疫情影响较为明显。2020 Q1(自然年第一季度),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只有5.9%,这是由于消费情绪低迷、宏观环境的不确定因素较多,商家的广告投放有所减少。而电商业务一直是阿里的核心业务,也是营收增长的核心动力,疫情之下,平台为主体的阿里电商自然逃不过增速的下滑。

阿里的总成绩没有跑赢特殊时期的大盘情况,不过,其正在造势的新故事比如淘宝直播、盒马等,已经被寄予了带来新增量的希望。

相关数据已经体现在财报中了——Q4成绩单中,淘宝直播上使用直播的日活跃商家数同比增长88%。对于直播这个已经被捧上了风口的新营销方式,张勇在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里做出了相对保守的评价,张勇肯定了淘宝直播的价值,但无异于也为热火朝天、处处皆直播的现象泼上了一碗“冷水”——

从长期来看,(直播)还是要看整个商业价值是不是能够得到有效的实现。一次销售、大批量的销售带来的用户在未来是不是能够被持续经营,而不是只是一次性的消费?商家之所以愿意付大额推广成本,一方面因为这是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的代替,但更重要的是,他能够把这样的用户能够沉淀下来,在长期的用户生命周期内运营。

显然,万物皆可直播的热闹现象和淘宝直播的峰值还能持续多久,都待考验。

投资界:阿里的升维战争

阿里这家在互联网同行中以运营见长的企业,不知不觉间蜕变为以创新和技术为特色。或者说,正是阿里出色的商业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容易让人无暇观察它强大的技术能力,和作为科技公司的本质属性。

阿里巴巴是持续创新的公司,创新与创业不同,创新是使用创造性方法解决问题,创业是做拼图进行资源整合。

从电商、支付、物流到云计算,它不断“创业”,也在不断地进行资源整合。因此,它才能够在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的当下,整合所有资源,推出一套完备的数字基础设施。

在一个战略核心下,前瞻性地布局,在风口来临前占风口,在风口到来后起飞,同时找下一个风口,布局……以此循环,当然,这些风口间可以连接,形成闭环。这是阿里20多年来持续增长的秘诀,如杰弗里·A·摩尔所说,“应对创新和惯性的办法很简单:从外围中提取资源,重新整合后再运用于核心。”

阿里的升维战争,将不再止于商业领域,更是各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过程。这将会非常精彩,也非常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