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2018年以前就职于百度,此后又在两家同样赫赫有名的互联网公司做过。虽然现在不在百度了,但他应该是很热爱前东家的,一有机会就跟我感叹百度以前错失的机会,以及今后还能抓住的方向。上个星期,我跟他在微信上闲聊,我问他:“百度现在有2亿多DAU,与拼多多在同等数量级,但是百度的市场估值比后者低得多,你觉得原因在哪里呢?”

他说:“资本市场看的是预期嘛。就跟娱乐圈一样,作为老人,就算你粉丝仍然很多,但是外界会认为你已经过气了——除非像周杰伦那样,突然发一张打破销量纪录的《莫吉托》专辑。”

我笑问他:“如果百度的市值还能上升,那它的《莫吉托》专辑应该从哪儿来呀?”

他斩钉截铁地回答:“废话,当然是AI嘛。百度All-in-AI已经有好几年了,不过资本市场一直没有特别买账。如果战局能有一个根本性的扭转,这个扭转的力量肯定来自AI,尽管我不知道它能否到来、何时到来、具体从哪里来。”

这话说的不错。百度从2016年就开始强调“互联网的下一幕是人工智能”,推出了DuerOS(智能家居)、Apollo(智能汽车)两大平台,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事实上,百度早在2010年就开始整合AI研发资源,2013年就建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比阿里、腾讯、华为等竞争对手均早出一大截。近年来,百度每个季度的财报都会强调AI技术及应用的重要性,刚刚举行的百度世界2020大会也以“万物智能”为主题——然而资本市场一直半信半疑。

简而言之:自从2016年以来,百度市值的上涨或下跌,主要取决于核心搜索的广告业务,其次取决于爱奇艺的资本运作预期(注:我认为百度不会卖掉爱奇艺,但是资本市场经常浮想联翩)。无论百度发布多少AI产品或服务、披露多少AI业务信息,都无法驱动市值。资本市场会给阿里云或腾讯云一个独立估值,也会给旷视科技、商汤科技这样的AI独角兽一个很高的估值,但是不会严肃讨论百度AI的盈利前景和估值问题。这又是为什么呢?

第一个原因可能是信息披露的保守性:在财报之中,百度仅仅将营业收入划分为两大块,即“在线营销服务”(主要是广告)以及“其他”;DuerOS、Apollo以及To B解决方案等AI业务被集中在“其他”业务之中,让人看不清具体的收入贡献和增速。还有一种口径是将营业收入划分为“百度核心”和“爱奇艺”,AI业务收入被集中划分到了前者,仍然无法拆分清楚。

有一种粗略的算法:将百度的“其他收入”减去爱奇艺的非广告业务收入(包括付费会员、内容分销等),剩下的可能大部分就是AI及云服务相关的收入了。按照这个算法,2020年上半年,百度的AI相关收入可能在30-45亿人民币之间,全年可能达到或超过100亿人民币。注意,我们在此没有考虑百度AI技术对广告业务的帮助,例如智能小程序、托管页等,所以可能低估了它的实际收入。

同样是在2020年上半年,阿里云的收入约为250亿人民币;腾讯云及企业服务没有单独披露收入,但是我估计其收入大致为阿里云的50-60%。根据最近几个月发布的研究报告,外资投行赋予阿里云的估值水平一般不低于700亿美元,高盛甚至刚刚给出了1238亿美元的估值!以此为参照,就算采用最保守的估计、赋予很大的估值折扣,百度AI业务的估值应该也可以达到百亿美元量级,甚至是200-300亿美元;然而百度现在的总市值也只有420亿美元……

不过,信息披露只是一个问题,而且是比较容易修正的问题——百度完全可以从下个季度开始将AI业务的收入单列。关键在于第二个问题:资本市场其实并不相信百度AI的商业化能力,媒体也不太相信。很少有人质疑百度下注AI的决心,以及可以投入的兵力;他们质疑的是这样的投入能不能带来足够产出。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错过了许多2C业务的风口。它一度低估了从PC端到移动端转移过程中消费者习惯的变化,在应用层/产品层往往动作比较迟缓;这个问题直到最近两年才有了较大改善。外界担心,就算百度AI实力很强,也缺乏将其实用化、产品化的能力。它们还担心,百度最后会变成一个“AI技术解决方案供应商”,就像企业软件公司,无法占领庞大的2C市场,从而不能给高估值。

上述担心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但是我必须指出两点:首先,百度可以在AI的2C应用上做出成就,而且已经做出了一些成就;其次,它还可以通过B2B2C模式(这是近年来的流行术语)吃到AI市场很大的一块蛋糕,其潜力要远远高于传统的企业软件或解决方案商。

百度不是做不好2C业务,它的2C业务近年来恰恰在复苏——例如前一段时间传闻有意登陆科创板的百度网盘,拥有7亿多注册用户、1亿多MAU、累计千万付费用户,占据着个人网盘市场85%的份额。百度智能小程序也取得了3.39亿MAU,这项产品与AI之间存在一定的协同性。百度APP的DAU于上个季度突破了2亿,达到历史最高点,足以稳居全市场的前10名。如果我们把通过浏览器拜访百度的用户也算上,那么它的DAU或许还能提升几千万到1亿。

根据QuestMobile的统计,百度体系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渗透率仍然位居全国第三,仅次于腾讯、阿里,高于字节跳动。如果有一天AI技术成熟了,商业模式也成熟了,百度可以依托其庞大的用户生态系统进行直接的2C商业化,也可以围绕AI开发新的2C产品。虽然上述努力不能保证成功,但是至少是具备较大胜算的。

在刚刚举行的“万物智能·百度世界2020”大会上,公布了两个非常有趣的C端产品:第一是“小度真无线智能耳机”,这个产品在我的朋友圈引发了一阵自发性的转发——虽然我更喜欢AirPods,但是不得不说,199元的补贴价确实让人不由自主地动心。第二是养成类虚拟助手“度晓晓”,这是一个人格化、实体化、二次元化的AI助手,有点像《女神异闻录5S》里的AI助手Emma;目前还在测试阶段,估计要一段时间以后才能使用到。我倒是很想看看,它与科幻小说和动漫作品中频繁出现的人格化AI助手究竟有多像。

与此同时,百度还可以通过B2B2C分享AI市场的巨大蛋糕。毫无疑问,百度想做AI领域的Android——DuerOS对于智能家居、Apollo对于智能汽车,就像Android对于智能手机的作用一样。作为Android的母公司,谷歌自己从来没有占据智能手机市场的很大份额,却通过技术授权和应用商店拿走了大笔利润(尤其是应用商店)。

Google Play是Andoid平台最大的、也是官方默认的应用商店。它没有披露过自己的收入,不过从老对手iOS App Store披露的数据看,Google Play的全球年化收入可能不低于250亿美元,而且利润率非常高。建立生态系统之后再抽取分成,就像养了一只下金蛋的金鸡,只要金鸡活着,就可以无穷无尽地获得金蛋。

在百度世界2020大会上,Apollo发布了“去掉安全员”的完全无人驾驶版本——不过,如果遇到危险情况,云端驾驶员仍然可以接管车辆,改为平行驾驶。Apollo平台上的Robotaxi前装量产车在首钢园区的驾驶直播是今天大会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像现在资本市场很热门的新能源汽车一样,或许有一天,Apollo这样的智能汽车平台也会分拆上市。智能汽车肯定会成为一个庞大、独立的行业板块,这只是时间问题。或许就是未来两三年内的事情?

在长期,DuerOS和Apollo能取得与Android类似的商业化能力吗?这取决于智能家居和智能汽车市场的发展路径;相对于智能手机,这两个市场的应用环境更复杂、对基础设施的要求更高,平台商完全有资格索取一个不低的货币化率。当然,具体通过什么方式索取、与应用商/硬件商的利益如何分配,那就不是现阶段可以分析清楚的了。

在移动流量红利耗尽的今天,单纯依靠流量的粗放经营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无论开展什么业务,AI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近期被全网热议的《外卖骑手,活在系统里》,恰恰说明了互联网行业的AI还需要进化:好的AI应该顾及到方方面面,包括社会责任和劳动保护,而现在的AI还不够好。解决方案恰恰是让AI更成熟,推出更强大的技术,并且赋予更有力的执行。从这个角度看,“互联网的下一幕是人工智能”这个判断没有任何错误。

2020年上半年,百度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13%,主要是由于宏观经济造成的广告主需求收缩;其他收入则同比增长了23%,其中有爱奇艺会员收入的贡献,但是通过粗略计算可知,AI等新业务的贡献也是同等重要的。市场尚未认同百度AI商业化的潜力——既包括直接的2C商业化,也包括DuerOS和Apollo两大平台的B2B2C商业化。

百度的AI业务究竟应该值多少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有赖于更多时间、更详尽的信息;不过,目前市场没有赋予它应得的估值,甚至完全将其忽略,似乎是不言而喻的。随着新产品、新服务的发布,市场终将开始认同;加强单独的信息披露和宣传也有助于市场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