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财经十一人

文 | 刘以秦 张梓清   

编辑 | 谢丽容

10月12日,虎牙直播、斗鱼直播与企鹅电竞合并案确定。

虎牙提供给《财经》记者的声明显示,虎牙将通过以股换股合并收购斗鱼所有已发行股份,包括由美国存托凭证(ADS)所代表的普通股。斗鱼将成为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并将从纳斯达克退市。合并完成后,虎牙现任CEO董荣杰和斗鱼现任CEO陈少杰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联席CEO,陈少杰将成为虎牙董事会第十名成员。

虎牙与斗鱼是目前游戏直播行业的两大头部公司,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两家公司的月活跃用户均超过1.6亿。合并前,腾讯持有虎牙51%的股权和70.4%的投票权;持有斗鱼38%的股权和投票权。

今年8月10日,腾讯分别向虎牙、斗鱼发出非约束性建议书,建议虎牙和斗鱼进行战略合并。

斗鱼虎牙双方将按照1股斗鱼ADS换0.730股虎牙ADS的比例进行合并,根据该换股比例,斗鱼现有股东和虎牙现有股东将在合并后公司中各占50%的经济权益。同时,斗鱼签署了企鹅电竞业务的转让协议,也就是说,斗鱼加上企鹅电竞与虎牙市值对等。

虎牙声明称,腾讯还将购买董荣杰所拥有的197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约为197万虎牙ADS(一股虎牙普通股等于一股虎牙ADS);同时也将购买陈少杰拥有的约370万股斗鱼普通股,约为3700万斗鱼ADS(一股斗鱼普通股等于10股斗鱼ADS)。预计进一步收购虎牙股份、斗鱼股份及合并交割后,腾讯通过其子公司所持有的新公司的投票权按全面摊薄计算将为67.5%。

此前双方一直在争夺新公司的掌控权,矛盾持续到宣布合并消息前,让合并消息的披露有些“猝不及防”。在双方都未发布官方公告前,斗鱼就将合并的消息透露出去,虎牙有些被动,立刻跟进,舆论开始混乱。腾讯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不清楚现在的具体情况。

截至发稿前,腾讯以及斗鱼、虎牙均未接受《财经》记者的进一步采访要求。

01 

斗鱼和虎牙合并前的矛盾

两家公司即将合并的消息在今年年初就已经传出。员工私下讨论不断,一位虎牙员工曾向《财经》记者表达过担忧,担心可能会被“裁员”,“如果是对方主导,管理层会换人,人员变动可能不可避免。”

一位接近虎牙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虎牙与腾讯关系更紧密,且近期财务数据表现更好,更有希望获得主导权。但多位关注合并案的直播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虎牙确实更占优势,但斗鱼决策团队一直在努力争取,甚至提出了关掉斗鱼平台的条件来争取主动权。

今年开始,虎牙的运营情况开始好于斗鱼,财报显示,虎牙今年二季度营收为26.9亿元人民币,斗鱼为25亿元人民币,二者间营收差额相较于第一季度同比扩大约41%。

 

利润方面,二季度虎牙利润约为5.8亿元人民币,相比一季度增长21%;斗鱼二季度利润约为5.2亿元人民币,涨幅为7.6%。

此前,斗鱼的月活跃用户一直高于虎牙,到今年二季度,虎牙实现了反超。但斗鱼的付费用户总量仍然高于虎牙。


斗鱼与虎牙的风格各不相同,多位行业人士提到,斗鱼更加激进,虎牙相对保守。此外,斗鱼的头部主播更多,虎牙腰部主播更多。斗鱼在《绝地求生》、《DOTA2》等PC端游戏直播更有优势,虎牙则更侧重《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移动端游戏直播。

合并后,双方可以优势互补,但多位游戏公司的核心人士评价,融合道路不会太平坦,目前看起来还会有矛盾。

合并没有官宣之前,局势一直在变化。斗鱼与虎牙自成立之初就是竞争对手,尽管它们有共同的大股东腾讯,双方冲突不断。

最早业内普遍认为虎牙主导的可能性更大,到了8月中旬,一位斗鱼高管层向同行透露,斗鱼会主导,同意退市,保留虎牙品牌,交换条件是保留斗鱼高管,虎牙高管套现离场。

前述游戏公司CEO也认为斗鱼会在合并中占优势,虎牙的高管可能会回到欢聚时代(YY直播),虎牙是从欢聚时代孵化出来的直播平台。

随后,一位接近欢聚时代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个情况不可能出现,“欢聚时代本来就和虎牙的管理层不和。”

矛盾一直到宣布合并,还在持续。斗鱼抢先对外公布合并消息,“陈少杰会做出来的事,他经常不按套路出牌。”前述游戏公司CEO评价称。

双方最受关注的矛盾是2018年发生的“黑公关事件”。2018年,斗鱼在官方微博上公开发布了一份名为《网络“黑公关”研究报告》并在微信公众平台发表了《向黑公关SAYNO》等文章,公开指责虎牙曾捕风捉影、肆意抹黑斗鱼及其平台主播。

2020年7月,广州南沙法院作出二审宣判,认为斗鱼构成商业诋毁,损害了虎牙公司商誉,应向原告虎牙赔礼道歉,并赔偿人民币1元。斗鱼迟迟没有履行判决,直至今年9月被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9月21日,斗鱼在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称此前转发和刊载了失实文章,并向公众传播了虚假和误导性信息。

2018年至2019年,斗鱼向苹果公司连续投诉虎牙23次,要求苹果下架虎牙旗下的两个直播App,2019年3月,南沙法院发出了一份“停止投诉”裁定书,要求斗鱼立即停止对虎牙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投诉行为。

主播违约跳槽至对手游戏平台直播也是斗鱼和虎牙之间一直存在的核心矛盾。2018年9月,斗鱼与电竞俱乐部RNG运营主体乐游公司签订1年期合作协议。2019年2月,RNG战队选手刘志豪被发现在虎牙平台进行直播,随后斗鱼公司正式起诉乐游公司。一年后,乐游公司败诉,并被判赔偿斗鱼3000万违约金。

一家游戏公司CEO告诉《财经》记者,合并过程中,两个团队都不太稳定,不少人离职,“人才释放了,我们已经在招人了。”

斗鱼相关负责人称,目前还没有接到人事变动的相关信息。

02 

腾讯的考量

主导这次合并的腾讯,意图很清晰,希望通过合并实现资源整合,减少竞争产生的内耗,提高游戏直播领域的运营效率,合并后双方可以把精力放在拓展新用户上,而不是互相抢用户。

另一方面,腾讯也希望通过这次合并,丰富视频内容生态,应对字节跳动的竞争。

字节跳动的崛起,对腾讯的流量优势产生冲击,因为用户高度重合,腾讯的游戏业务已经将字节跳动当做最大的竞争对手。一位字节跳动人士此前向《财经》记者提到,目前抖音已经成为最大的游戏广告投放平台。

直播可以作为视频内容的来源,近期抖音颁发的今年人气冠军得主是“一条小团团”,她是斗鱼主播,通过将直播内容剪成短视频发布在抖音上,吸引了超过4400万的关注度。

合并前,虎牙与斗鱼就已经在探索新的业务发展方向,包括以主播为主角的综艺节目等多样化视频内容。相比视频,直播的受众相对较窄,以游戏内容为主,还需要用户定时观看。2019年以来,没有新的独立游戏直播平台成立。

但前述字节跳动人士认为,腾讯此举对抖音的竞争起不到太大作用,“抖音的日活用户已经到达6亿,一个或者几个头部账户,对于整个抖音大盘来说,影响不大。”不过他认为,这次合并,能够增强腾讯的游戏生态,帮助游戏的分发和运营。

除了虎牙和斗鱼,腾讯投资的B站和快手,都在进军游戏直播领域,今年8月,快手游戏负责人在China Joy上透露,快手游戏直播月活跃用户超过2.2亿。B站并未公布具体的游戏直播用户。

尽管都背靠腾讯,这几大势力依然呈现竞争局面。

B站在游戏直播领域的野心已经显露,2019年12月,B站获得英雄联盟S赛三年的直播权,这次直播权腾讯采用的是拍卖的方式,B站出价8亿购得。多位游戏行业人士透露,这个价格很不合理,“5亿左右比较正常,所以斗鱼和虎牙都没想要买。”

随后,B站把直播权又分销给了斗鱼和虎牙,并没有分销给快手。

一位行业人士分析,这么做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腾讯担心B站吃不下这么大体量的赛事直播,不能把这么重要的活动办砸了,而快手不太可控。

在此前流传的传言中,还有一种合并方案是完全由腾讯来接管两个团队,这似乎是斗鱼虎牙双方都不太愿意见到的结果,在直播领域,它们并没有把企鹅电竞当做竞争对手,斗鱼与虎牙的员工都提到,企鹅电竞的优势并不明显。

但一些行业人士预测,最后可能还是腾讯的团队来逐步主导这一业务,这是有前车之鉴的。2015年时,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组成新公司阅文集团,腾讯文学CEO吴文辉和盛大文学前CFO梁晓东担任联席CEO。今年4月,包括吴文辉在内的部分高管离职,由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团队接管。

两个游戏直播领域的山头合并已成定局,但直播行业的变数仍然存在。大部分员工们仍然不清楚合并结局到底怎样,一些员工担心会被裁员,还有一些期待并入腾讯后,可以获得更好的福利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