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能源汽车行业走出了漂亮的主升浪行情。

行业的豪迈涨幅,与特斯拉(TSLA.US)的龙头拉动效应关系密切,但在特斯拉股价在410-450美元的K线箱体中长期盘桓时,造车新势力们接过了接力棒,开启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第二波上涨行情,一再刷新股价新高。

伴随着小鹏(XPEV.US)、理想(LI.US)三季度财报的公布,新能源市场的一波新行情,似乎正在酝酿之中。

11月13日晚,理想公布了上市之后的首份财报,核心数据均远超于市场预期。对于这样一份亮眼的财报,市场及时给予了积极响应,开盘后,理想股价涨幅一度扩大到28%

在交易时间内,香橼资本出具了一份对于蔚来汽车(NIO.US)看空报告,使得造车新势力盘中股价冲高回落。但这更像是上涨途中的小插曲,第二个交易日,理想汽车再次引领了新能源汽车板块集体上涨,最终涨幅达到13.94%,收于35.55美元/股。

在理想汽车上市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公司股价涨幅已经超过了200%。这自然与公司财务、业务数据的大幅改善关系密切,但是什么造就了公司业绩的跃升,打响第一枪后,是否有乘胜追击的可能?

01 最接近盈利的造车新势力

效率,是理想汽车财报的关键词。

根据数据来看,理想汽车第三季度交付理想ONE 8660辆,环比第二季度增长31.3%,创造了季度交付新高,截至10月已经累计交付21852辆。

得益于汽车交付数量的不断创高,理想汽车三季度实现汽车收入24.65亿元,环比增长28.4%。与此同时,理想录得19.8%的汽车销售毛利率,环比提高6.1%。

横向对比,小鹏三季度财报毛利率为4.6%,蔚来在开启交付近两年后,终于于2020H1收获了9.7%的毛利率水平。新能源扛把子特斯拉的整车毛利率为25%,同时保持了半年交付数量超过17万量的高水准。

理想毛利率水平较高,原因存在三大决定性因素:一是增程式动力系统低成本的特性、二是放量销售之后规模效应带来的成本下降、三则是仅有一个SKU(库存保有单位),研发、零部件成本控制更容易,这三大因素共同发力,拉动了理想毛利的快速增长。

相比于纯电动车的“大电池+双变频器+双驱动电机”的结构,增程式电动车的“小电池+燃油机+驱动电机”的整套驱动系统在造价成本上更低,这也是理想汽车自交付以来就能收获正毛利的原因。

这似乎预示着一个更加可观的未来——当交付规模进一步放量,理想汽车的毛利率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毛利率的快速拉升,将为公司更强的造血能力。

2020年Q3理想录得经营性现金流9.3亿元,环比增长105.8%;自由现金流7.5亿元,环比增长149.4%。

实现连续两个季度经营性现金流、自由现金流为正,同时理想汽车的现金储备达189.16亿元,对于造车新势力最关键的“现金流”、“盈利”指标,理想已经率先及格。

从净利润数据角度进行观察,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20年Q3理想汽车已经实现了1600万人民币的净利润收入。由于发放了一笔1.3亿元左右的股权激励费用,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录得净亏损1.069亿元,同比增长42.2%。但相较于蔚来、小鹏,理想汽车已然成为了最有可能率先实现真正盈利的造车新势力。

除了“开源”,理想在“节流”方面同样做的不错,在交付量比小鹏汽车多出23%的情况下,Q3季度理想汽车的销售费用和行政费用只花费了3.4亿元,是小鹏汽车同期水平的四分之一。

各项数据刷新新高、各项比率优于同行,这些充分体现出理想汽车优异的运营效率。这推动着市场对理想品牌、产品的进一步认可,也代表着理想有着再次刷新新高的潜力,在新能源主线行情的加持下,合力推动了股价上涨。

不过,股价的红盘能持续多久,更多的不确定因素还体现在财报之外。

02 财报以外的焦虑

理想的财报给予了投资者充分的惊喜,以至于让人暂时忘记了理想ONE的质量问题,以及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

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了97起前悬架碰撞事故,其中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超过10起,造成了理想汽车在碰撞之后断轴的严重事故。

面对这样的情况,理想玩起了文字游戏,给出的方案是“免费升级”,在舆论不断发酵之后,理想终于承认了自身汽车产品存在缺陷并进行召回备案。

在断轴门之前,理想汽车也出现了数起自燃以及因底盘卷入异物无法开动汽车所导致的底盘相关质量问题。对于自燃事故的发生,理想的回应是由于高压燃油管受到外力切割造成的自燃,这从另一个角度证明,理想汽车对于底盘的保护程度并不够。

频发的故障与事故,对于理想汽车的品牌、口碑造成了累积性的打击和伤害。如同蚁穴之于长堤,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落得全线崩溃的结局。

汽车的质量问题频发,一方面证明了理想在汽车设计上经验相对缺乏,另一方面也凸显出理想对于汽车质量问题缺乏敬畏之心。

如果汽车不以驾驶者的安全作为出发点设计产品,使得产品蕴含安全隐患,那么,即使拥有再智能、再高级的软件功能都是在沙子上盖大楼,汽车安全不光是消费者的命门,同样也是整车企业的命门。

与此同时,手握制造、成本控制优势的传统汽车巨头正在加速进场。

10月底,投资170亿元的上汽大众MEB工厂正式投产,数日后,ID.4 X正式开启预订,续航555km的长续航版补贴后售价不超过25万元,将于2021年初正式上市。

11月11日晚,宝马集团正式发布了BMW iNEXT的量产车型——纯电动宝马iX。按照计划,BMW iX将在明年开始量产,并于明年引入国内。

在中国市场拥有大批拥趸的丰田、本田等日系品牌也开始积极布局新能源产业,不断扩充新能源车产能,广汽丰田已开始建设总产能接近40万辆的两座全新工厂。此外,福特也将打造“更多人买得起”的电动车。

面对来势汹汹的传统汽车巨头,如何将先发优势转化成技术优势、品牌优势,是造车新势力们下一阶段的关键词。

与特斯拉的正面交锋也是理想未来的主线任务,Model3降价之后,对P7的销售量直接产生了影响,小鹏10月交付数量环比下降12.5%。给小鹏带来的销量大减只是引子,可以预见的Model Y中国量产落地会给理想交付量带来冲击。

造车新势力们抓住了市场的空白期实现了成功,但就目前的市场情况而言,PPT造车、兜售造车理念的时代已经过去。

在内外夹击之下,消费者对于车辆的选择不会在于公司市值的高低,而是在于产品和品牌的可靠性,这也是理想站稳脚跟的关键点。

03 软件定义汽车时代,智能化不是理想的标签

新能源汽车不光改变了汽车的架构,也改变了新能源汽车的玩法。

现阶段,一辆汽车里85%的价值来自单个零部件,但未来硬件抽象化后,毛利率将被进一步压缩,软件将成为核心实力。

“软件定义汽车”已经逐渐变成大家的共识,软件也正在重塑汽车的价值链。

从专利数量的布局情况来看,小鹏着力自动驾驶感知操控、电池系统开发;蔚来则注重充换电技术与三电系统研发;理想则是在在数字信息传输、电池技术、线束与电子控制单元等维度进行布局。在未来软件的战场上,理想想要抢得先机,需要面对层层竞争。


从过往的研发投入来看,理想同样是最“抠”的一家。

通过公开数据对比,蔚来平均每年研发投入可达30亿元。小鹏汽车的研发费用率一直高居不下,2019年达到89%,即使在2020年上半年大降之后,也仍然保持在63%的水平。

相较于传统车企与特斯拉,造车新势力本身研发投入就相对较低,而理想在造车新势力里研发费用则更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开源节流固然重要,但一味追求运营效率的极致,在某种意义上也就与牺牲稳定性划上等号。

在特斯拉公布的 2020 年 Q3 财报中,软件盈利模式已经初显,FSD(自动驾驶)付费、软件应用商城、订阅服务构成了特斯拉的软件创收。

根据数据显示,特斯拉软件上累计收入超过 10 亿美元。今年特斯拉交付的 36.78 万辆车中,有57% 的车主购买了自动驾驶选装包。

从 2015 年 2500 美元的 Autopilot 系统开始,特斯拉的自动驾驶选装包已经一路升级至 FSD Beta,单价也上涨为 10000 美元,这已经达到了整车价格(最便宜的标准续航升级版裸车31690美元)的1/4。

除此之外,一个加速包2000美元,一个座椅加热功能300美元,可以想象在未来会有五花八门的软件收费,而软件也将从过往的成本中心转变成利润中心。

造车新势力们也不甘示弱,蔚来汽车的NIO  Pilot选装包需要1.5 万人民币,如果要升级成 NOP全配包,需要3.9万人民币;小鹏的 Xpilot 3.0售价达2万人民币,在 NGP还未商用的情况下,已经有40%客户选择了硬件,其中有60%-70%选择了软件。

在软件的实力上,理想同比其他造车新势力还有着一定差距。从新能源汽车标配的自动驾驶来看,理想采用的是 Mobileye 已经打包好的视觉算法,然后自己进行后续开发的方式。

从结果来看,这一方案是最短路径,但在未来却很难确保自己不被卡脖子。而蔚来、小鹏采用自主开发应用层软件,供应商提供控制器、底层软件和核心芯片的研发途径实现自动驾驶。

蔚来已经发布了NOP、小鹏的NGP也即将进入测试阶段。李想显然意识到未来可能会出现品牌空心化的情况,在现金准备充足的情况下,准备加大研发的投入。

预计在2021上半年,将自动驾驶团队扩充3倍,且于2021年发布基于目前硬件平台的全自动泊车系统,2022年逐步达到L4级自动驾驶。

从具体的实操来看,理想选择与Mobileye分手,将在两年后切换到Nvidia Orin。

但对于理想来说,缺少 Mobileye 在视觉算法上的打包,意味着要开始在感知、规划、决策以及控制上进行全套研发,这也是自动驾驶最重要,最难做的部分。

车卖的好不好,只决定了当下的生存,而自动驾驶做的好不好,则决定了未来的生存。在其它车企自动驾驶突飞猛进的时代,留给理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自动驾驶之外,等待理想的还有LI OS系统的研发、智能座舱的升级开发、以及每年一款新车型的推出。

Q3财报的亮眼数据,证明了理想汽车拥有着成就伟大的可能。质量、软件成为了理想汽车进阶下一阶段的拦路虎,在智能汽车的道路上,理想汽车显然才刚刚挂挡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