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投中Future
文 罗阳奇

近日,高瓴资本向美国证监会(SEC)披露了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

报告显示,高瓴资本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手笔减持教育中概股,其中,遭遇清仓的有好未来(NYSE:TAL)和一起教育(NASDAQ:YQ)。高瓴资本又在该季度重新建仓新东方(NYSE:EDU),持有数为7.88万股,价值110.30万美元。

事实上,高瓴资本与教培行业的爱恨纠葛在多年前就开始了。2018年,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就曾表示,“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做教育是最让人有幸福感的投资。”

不过随着对一起教育、好未来的清仓,高瓴资本在美国二级市场仅持有两家教育上市公司的股票,分别是博实乐教育(NYSE:BEDU)和新东方。

高瓴的教培投资

在美国证监会,高瓴资本披露了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的持仓报告。在2018年四季度,高瓴资本在美股市场持有三家教培上市公司股票,分别是好未来、博实乐和朴新教育(NYSE:NEW)。
其中,高瓴资本重仓好未来,在2018年第四季度,持有数为747.57万股,占总仓位的8.27%。此后,高瓴资本又在2019年一季度、2019年三季度增持,仓位权重最高达11.47%。

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除2020年第二季度增持约40万股外,高瓴资本开始逐步减持好未来,一直到2021年第一季度清仓了好未来余下405.57万股。

2020年4季度,一起教育在美股上市,高瓴也在此时建仓,持有464.34万股。一起教育发布的招股书还显示,前美团COO、高瓴资本合伙人干嘉伟出现在董事会中,被任命为独立董事。但是在2021年1季度,高瓴便将持仓仅一个季度的一起教育股票全部售出。

在2020年4季度,高瓴资本清仓了此前持有的朴新教育。此外,从有数据记录的2018年4季度开始,高瓴资本就一直持有博实乐的股票,且持有数保持不变,均为398.58万股。

对于新东方,高瓴资本则是在2019年1季度才开始建仓,当时持股数仅为2.8万股,后又持续增持,至2019年3季度持有2761.28万股,仓位权重达4.20%。不过,在2019年4季度,高瓴资本大幅减持了新东方,减持数达2158.07万股,并在2020年1季度清仓。时隔一年后,高瓴资本又重新建仓新东方。

以亏损换规模?

高瓴虽建仓新东方,但仅购入7.88万股。这还是在新东方2021年3月10日施行1拆10的普通股拆股计划后的买入行为,买入股价为每股17.5美元。

此番建仓,高瓴的试探性意味浓厚。但相比于直接清仓好未来的举动,高瓴资本似乎更为看好新东方。

上月,两家教培巨头相继披露了截至2021年2月28日最新季度财务数据。在报告期内两家公司净收入双双上涨,好未来净收入13.63亿美元,同比增长58.9%;新东方的净收入为11.9亿美元,同比增长29%。

好未来的扩张表现得更为强劲。近四个财季,数据绝对值均高于新东方。

好未来的扩张也体现在学生人数上。截止到2021年2月28日的财季中,报名好未来的正价长期课的学生总人次达到了666.1万,同比增长44%,而新东方在该季度的学生报名人次为229.68万。

不过,在盈利方面,新东方的表现更好。

在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财季中,好未来经营亏损高达2.9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经营亏损4130万美元,扩大了620.4%。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亏损扩大87.6%。

新东方方面,经营利润为1.01亿美元,同比下降13.5%,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为1.51亿美元,同比增长9.9%。

事实上,在2019年12月到2021年2月,虽经受疫情冲击,新东方一直处于盈利的状态,好未来却难言稳定。在疫情初期(2019年12月-2020年2月),好未来就出现了归属于公司的1.17亿美元的亏损,此后一度扭亏,但又在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财季中出现了亏损,并在下一季度进一步扩大,达到了1.6 9亿美元。

好未来亏损的扩大,与其不断加码营销有关。在2021财年第四季度,好未来的营销费用为6.61亿美元,同比增长171.6%,远高于其净收入增幅。同期,新东方营销费用仅为1.561亿美元,同比增长35.1%。事实上,根据往期财报,在过去的11个财季里,好未来的营销费用均超过了其净收入增幅。

在最新的财季报告中,好未来方面称营销费用的增加主要是因为开展了更多的营销推广活动以扩大其客户群并进行品牌提升,与上年同期相比,用于支持更多计划和服务产品的营销人员报酬也有所增加。

在整体的营销策略上,新东方态度谨慎。新东方执行总裁、首席财务官杨志辉在财报中表示,新东方将继续严格控制成本,并谨慎投资OMO课程与纯在线教育平台,以保持增长和利润之间的平衡。

转向

从具体业务来看,在财报电话会上,好未来财务副总裁Linda He介绍,学而思培优仍是核心业务,第四季度净收入增长了43%,占总净收入的53%,而去年同期净收入占比为59%。好未来方面表示,占比降低的原因在于学而思网校课程增长较快。

学而思网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15%,网校业务占总收入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24%增至本季度的32%。长期正价课学生总人次同比增长71%至350万。

在线教育“烧钱”目前已经成为了教培行业的普遍认知。去年12月,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公开场合表示,目前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已经达到每生3000-4000元,而2019年,这一数字还不到2000元。

于是OMO成为两家的共同选择。

通过采访数位新东方和学而思从业者后发现,目前双师课堂已经成为教培机构节约人力资本,扩展生源的有效途径。对于无法派驻优质师资的校区,教培机构可以通过双师课堂模式,在保证教学质量的同时,通过线下的辅导教师的跟进服务,降低获客成本,提高续班率。

好未来CFO罗戎称,“OMO模式将帮助我们覆盖更多城市,渗透更多市场”。截至2021年2月28日,借助OMO模式,好未来进驻的城市已经从去年同期的70个增加到110个。新东方方面,据杨志辉介绍,在冬季学期中,新东方绝大多数现有城市和25个新的卫星城市试用了OMO在线课程。

此外,监管也是影响两家公司发展的重要因素,目前,监管政策对教培行业的影响正逐步显现。

5月21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会议指出,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短视化、功利化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

据晚点LatePost报道,高途5月27日提出裁员计划,重点是行政、人力、中台等职能部门,裁员20%左右。原定5月31日之前以上岗位裁员30%,但考虑到时间紧张,改为6月15日前裁员20%。此外,高途旗下3-8岁启蒙课业务 “小早启蒙” 将被放弃。上千名小早员工中,80%的员工将被裁员或者转岗去中小学、成人业务,剩下员工维持已开课程运转。

此番高瓴的建仓与清仓,也许意味着教育投资风格的转变,其影响不是数量上的而是方向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