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投资界

作者|周佳丽

能上赶紧上,生鲜公司IPO大爆发。

生鲜上市潮终于来了。

今日(6月9日),叮咚买菜正式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冲刺纽交所IPO敲钟。伴随着招股书的披露,这一独角兽终于露出真面目——2020年,叮咚买菜营收113亿元

这是一位退伍军人20年艰苦创业的故事。2002年从部队退伍转业后,已经30岁的梁昌霖离开了老家安徽,来到上海创业谋生。往后的多年里,他开发过视频软件、做过母婴社区,赔过钱、卖过房子,走得曲折而艰难。直到2017年在屡败屡战后,梁昌霖创立了“叮咚买菜”,踏入生鲜电商。如今,49岁的他终于要迎来人生里的第一个IPO。

就在不久前,叮咚买菜接连完成了D轮和D+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达10.3亿美元。有知情人士称,叮咚买菜目前估值水平可能已经到了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300亿元)。这只独角兽背后浮现高榕资本、达晨财智、Tiger Global Management、红杉中国、今日资本、CMC资本、BAI资本、启明创投、高鹄资本、弘毅投资、软银愿景基金等超20家VC/PE机构的身影。

充满戏剧性的是,每日优鲜也在同一时间向纳斯达克递交招股书,正式开启上市之旅。兜兜转转,等待已久的生鲜上市潮终于杀到。

49岁退役军人卖菜

最快29分钟配送,一年进账超110亿

梁昌霖,是叮咚买菜的灵魂人物。

1972年,梁昌霖出生于安徽小县城的一户农村家庭,经历过一个鸡蛋羹划四份,四个兄弟分食的“求温饱”年代。从国防科技大学电子对抗学院本科毕业后,他就一直在部队,从军长达12年。2002年从军队转业后,梁昌霖拖着行李直奔上海寻求可谋生的门路。此时他已经30岁。

初到上海,人生地不熟,也没有资本,为了养活自己,梁昌霖唯一能拿来变现的,就是自己在部队多年积累的技术。彼时,网络上还没出现视频剪辑合成软件,他便开发了全球第一款视频工具,并在一个国外的软件共享平台上卖出50000多份,收入80万美元,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有了这笔钱,梁昌霖正式踏上了创业之路,投身于完全陌生的母婴行业,先后创建了丫丫网(妈妈帮)。2014年,在丫丫网发展得风生水起时,他拉到了一笔投资,与几位退伍老兵一起创立了社区项目——叮咚小区。

然而斥资1亿元之后,这一项目的运营状况却每况愈下,甚至不得不裁员,叮咚小区以失败告终,丫丫网(妈妈帮)也被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并购。

梁昌霖开始寻找新的出路。经过近3年的市场调研,他发现大城市居民普遍存在“买菜难”的问题,上班族缺少买菜时间,老年人腿脚不利索,出门买菜过于劳累。2017年,梁昌霖带着叮咚买菜APP杀入生鲜电商赛道,并喊出了“最快29分钟,鲜到鲜得”的口号。

最初期,叮咚买菜只有12个小前置仓,分布在了年轻人业主较集中的大型社区。此时梁昌霖的目标非常纯粹——将每个社区做“透”,“生鲜是特别高频的事,所以最重要的不是流量,是老客户的留存。”他曾如是说,叮咚买菜跟同行比,在很多事情的选择上都做了难的事,因为难,所以更慢一点。

2020年,在疫情的推动下,生鲜电商的春天来了。叮咚买菜也在风口中打开了局面。根据招股书显示,叮咚买菜前置仓数量超过1000个,2020年营收为113亿元,同比增长192%;净亏损32亿元,GMV为130亿元。用户方面,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月均交易用户人数达690万。

“没有困难就不是创业了,面对坎坷,关键的是能否坚持。”创业近20年,梁昌霖走得曲折而艰难。“创业就是实现别人无法完成的事情。”他说,“作为军人,本身就具有坚毅的品质,而且我们不觉得那是多么大的困难,只要能够坚持,就可以克服。”

经历10轮融资,云集超20家VC/PE

创始人有望坐拥百亿身家

叮咚买菜背后,站着一支豪华的投资人队伍。

作为生鲜电商后来居上者,叮咚买菜的融资节奏令人乍舌,一路走来经历了10轮融资,仅在2018年便迅速完成了5轮融资,当时赢得了高榕资本、达晨财智、Tiger Global Management、琥珀资本等投资机构的青睐。

其中,高榕资本是叮咚买菜的第一个投资方。天眼查显示,2018年5月,叮咚买菜完成Pre-A轮融资,“高榕资本出手投资,并在此后连续多轮加注”。高榕资本合伙人韩锐曾透露背后的投资逻辑,在他看来,生鲜行业的采购环节极其复杂,管理不好会直接导致采购商品的质量下降。

当初对叮咚买菜进行尽职调查时,创始人梁昌霖的执行力和组织力让他印象深刻。这种坚韧的个性、强组织力和生鲜电商特别匹配,也让韩锐认定,如果有人能做成生鲜电商,梁昌霖非常大概率就是其中之一。

随后,达晨财智出手,成为叮咚买菜早期的投资方之一,这也是达晨投资组合里为数不多的移动互联网项目。“风投女王”徐新掌舵的今日资本也出现在叮咚买菜的身后,徐新曾说过:“电商的最后堡垒是生鲜,得生鲜者得天下。”

现在,这只生鲜电商黑马公司背后浮现了高榕资本、达晨财智、Tiger Global、红杉中国、今日资本、CMC资本、BAI资本、启明创投、高鹄资本、弘毅投资、软银愿景基金等超20家VC/PE机构的身影。

VC/PE云集,叮咚买菜的估值也被外界关注着。上个月,叮咚买菜宣布完成来自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3.3亿美元D+轮融资,而在此之前的4月6日,这家生鲜公司的7亿美元D轮融资才刚刚落定。彼时有知情人士称,本轮融资完成后,叮咚买菜的估值有望达到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300亿元),不过这一数字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一直以来,有关于生鲜电商的质疑未曾断过,叮咚买菜也一度是话题焦点。招股书显示,叮咚买菜2019年净亏损19亿元,到了2020年这一数字为32亿元,亏损仍在扩大。亏损,依旧是这家明星独角兽挥之不去的难题。

招股书显示,IPO前,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持有30.3%的股份,投票权30.3%;DDL持有15.7%的股份,叮咚买菜员工通过Eatbetter Limited持股11.6%,新加坡泛大西洋持有5.7%股份,CMC资本持有5.3%;DST亚洲持股5.1%。这意味着,梁昌霖有望坐拥百亿身家。

能上赶紧上,生鲜IPO大爆发

留给大家时间不多了

上市才能有机会上岸,生鲜电商IPO竞赛开始上演。

同一天,每日优鲜也正式递交IPO招股书,冲刺美股纳斯达克。如无意外,2021年将是生鲜企业的IPO大年。今年以来,生鲜玩家们寻求上市的消息纷至沓来——曾在5天内传出6家生鲜公司奔赴IPO

2月18日,在叮咚买菜被传启动IPO的同一天,物美旗下多点新鲜下半年赴美上市的消息流传出来。紧接着,每日优鲜又被曝出已经秘密启动IPO。随后,美菜网传来筹备IPO的声音,只是CFO王灿的离职,引发美菜网上市受阻的猜测;25日,钱大妈也发声开始谋求香港上市。热闹程度可见一斑。

另一边,“水果大王”余惠勇正率领着百果园站在了A股敲钟的大门前——百果园已敲定将于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证监会网站文件显示,百果园已经与民生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目前正处于第一期的辅导工作中。

为何生鲜企业选在此时扎堆IPO?有分析称,目前宅经济正处于爆发阶段,因此当下也是生鲜电商们能够取得较高IPO估值的好时机。

一边是生鲜电商企业扎堆IPO,另一边社区团购继续异军突出——2月18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兴盛优选将完成30亿美元投资,红杉资本领投,腾讯、方源资本、淡马锡、KKR、DCP、春华资本、恒大等跟投。

如若属实,这将是兴盛优选在过去12个月内完成的第四笔融资,总计共达46亿美元。有知情人士称,兴盛优选本轮融资完成后估值至少达80亿美元。而半年前,兴盛优选的估值才不过40亿美元。

经历了过去一年疫情的洗礼,生鲜赛道又活过来了,各路玩家高歌猛进,堪称2020年最火热的风口。生鲜为何突然这么火?在投资人看来,疫情改变了消费者的采购方式,生鲜电商商业模式逐渐成熟,未来一段时间,多业态共存仍是生鲜电商行业的持续局面。只是,生鲜注定一门苦差事,也需要持续投入资金。

也正是因为烧钱,一些曾经叱咤创投圈的生鲜公司渐渐倒下——2020年10月,中国第一家生鲜电商“易果生鲜”进入破产重组,昔日明星创业公司如今负债23亿并开始遣散员工,15年打拼融资得来的60亿元打了水漂。

“别低估生鲜的烧钱速度”成为生鲜圈子中很多从业者的口头禅。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国内有4000多家生鲜电商,仅4%盈亏平衡,亏损占到88%,有7%是巨额亏损,而最终盈利的仅有1%,惨淡境况可想而知。

要么上市,要么出局,摆在中国生鲜独角兽面前的选择似乎不多了。

本文来源:投资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