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2017年,亚朵集团董事周宏斌公开表示公司已有上市计划,希望三年左右在A股完成上市。随后在2019年6月,亚朵与中信建投签订辅导协议并报送了备案文件。2020年1月,中信建投将不再担任亚朵上市辅导机构,并终止相关上市辅导工作,转而由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依然拟申请A股创业板上市。

今年3月,亚朵酒店又同中金公司签署了上市辅导终止协议,这也意味着,在历经约21个月的上市辅导后,亚朵酒店正式终止了A股上市计划。

A股上市计划终止以后,亚朵酒店向美股发起了冲刺。北京时间6月8日,亚朵酒店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公开发行(IPO)申请,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ATAT”。美银证券、花旗集团、中金公司、招银国际为此次IPO承销商。据CNBC报道,亚朵酒店的估值在20亿美元左右。

亚朵酒店融资历程

亚朵酒店定位中高端连锁酒店,成立于2013年,创始人及CEO为华住集团前执行副总裁王海军。酒店旗下拥有6个子品牌,连锁酒店覆盖中国131个城市。亚朵主打“人文”以及“生活方式”的文创属性,联名IP玩跨界是其主要差异化策略。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亚朵酒店成立至今共拿到了4轮融资,包括2014年5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2015年3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6年由阿里巴巴荣誉合伙人陆兆禧、君联资本参与的C轮投资;2017年由德晖资本、去哪儿参与的C+轮融资。

在股权架构方面,本次股票发行前,亚朵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海军持股31.3%,君联资本持股30.4%,携程通过子公司持股14.8%。

亚朵酒店的商业模式

酒店主要使用manachise模式(即管理+加盟)经营和扩大公司的经营网络,同时也会出租公司旗下的酒店物业。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亚朵拥有 33 家租赁酒店和 575 家管理酒店。2015 年至 2020 年,亚朵管理的酒店数量以86.2% 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亚朵酒店总收入由管理酒店、租赁酒店和零售收入及其他业务构成。2019年,亚朵酒店年度总净收入为15.671亿元,其中来自管理酒店业务的收入为8.404亿元,来自租赁酒店业务的收入为6.148亿元,来自零售收入及其他业务的收入为1.119亿元;2020年,亚朵酒店的年度总净收入为1.567亿元,其中来自管理酒店业务的收入为9.263亿元,来自租赁酒店业务的收入为4.965亿元,来自零售收入及其他业务的收入为1.438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前三个月,亚朵酒店总净收入为4.199亿元。

亚朵酒店的IPO计划

北京时间6月8日,亚朵酒店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公开发行(IPO)申请,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ATAT”。美银证券、花旗集团、中金公司、招银国际为此次IPO承销商。据CNBC报道,亚朵酒店的估值在20亿美元左右。

亚朵酒店此次IPO发行价区间和发行股份数暂未公布,但据 CNBC报道,这次赴美IPO估值达到了20 亿美元。

亚朵酒店表示将通过上市筹集资金最多1亿美元,用于扩大和加强中国酒店网络,开发新产品和服务,加强会员忠诚度计划、品牌建设,投入IT基础设施和技术,以及有选择地进行战略交易,包括在中国的酒店和生活方式行业进行并购、合资和投资。

亚朵酒店的财务数据

据统计,在入住率方面,2019年亚朵酒店整体入住率为73.4%,ADR(已售客房平均房价)429.5元。2020年受疫情影响,部分酒店被政府征用于隔离。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若包括被征用的酒店在内,2020年整体入住率为63.5%,ADR为386.8元。今年一季度已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入住率为78.1%,ADR为457.6元。据招股书介绍,亚朵约98%的酒店已恢复正常运营,少数受管理的酒店仍因疫情而无限期接受政府征用。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与2020年,亚朵酒店总运营成本和费用分别为14.903亿元、15.267亿元;同期经营损失分别为0.914亿元、0.633亿元;净亏损分别为0.608亿元和0.378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的三个月,公司总运营成本和费用为4.028亿元,经营损失为0.193亿元,净亏损为0.115亿元。

亚朵酒店的风险因素

  1. 行业竞争激烈,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受竞争影响。中国的酒店行业竞争激烈。竞争主要体现在酒店房价、住宿质量、品牌知名度、位置便利性、地理覆盖范围、服务质量和范围、其他生活方式产品和客人设施。亚朵酒店可能面临来自中国酒店业新进入者的竞争或来自快速扩张的竞争对手的日益激烈的竞争。此类竞争对手包括度假租赁在线市场公司。新的和现有的竞争对手可能会提供更具竞争力的价格、更大的便利、优质的服务或便利设施或优质的设施,从而导致亚朵酒店的入住率和 ADR 降低。

  2. 预期增长受限,可能会对亚朵酒店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亚朵酒店过去经历了大幅增长。亚朵酒店的扩张计划将对公司的管理、财务、运营、IT 和其他资源提出大量要求。为了管理和支持增长,亚朵酒店必须继续改进现有的管理、运营和 IT 系统,包括财务和管理控制,并招聘、培训和留住合格的酒店管理人员和其他人员。酒店计划的扩张还要求保持一致和高质量的住宿和服务,以确保品牌不会因质量标准的任何实际或感知偏差而受到影响。亚朵酒店无法保证能够有效且高效地管理业务增长或维持质量标准。

  3. 亚朵酒店在现有市场和新市场的扩张可能会增加风险,从而对公司的整体经营业绩产生负面影响。此外,向新市场扩张可能会带来与亚朵酒店目前在现有市场中遇到的挑战不同。新市场的客人和加盟商可能不熟悉亚朵酒店的品牌,亚朵需要更多时间通过广告和促销活动投资来在该市场建立品牌知名度。公司可能会发现在新市场中更难雇用、激励和留住热情和文化的合格员工。扩展到新市场还可能导致公司的某些非财务关键绩效指标下降,例如ADR、入住率和 RevPAR,因为新市场的平均酒店房价可能低于亚朵酒店目前开展业务的市场,新酒店的入住率往往低于预期。亚朵酒店无法预测不断扩大业务将对公司的管理、运营、IT 和其他资源施加的不断变化的需求,或者公司未能快速调整系统和程序以适应新市场的需求,可能会导致收入损失和费用增加以及否则会损害公司的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

  4. 公司有限的经营历史使亚朵酒店难以评估未来前景和经营业绩。未来的成功取决于公司实现可持续和盈利增长的能力。自 2013 年在中国开展业务以来,亚朵酒店的经营历史有限。此外,亚朵酒店包含以下风险因素:公司继续增长和保持盈利能力相关的不确定性;保持亚朵在中国酒店业中高端酒店领域的竞争地位;施公司的战略并不时对其进行修改,以有效应对竞争和客户偏好的变化;提高亚朵品牌的知名度并继续培养客户忠诚度,以及招聘、培训和留住合格的管理人员和其他人员。

  5. 疫情的爆发对我们的财务和经营业绩产生了不利影响,并可能继续产生不利影响。自 2020 年初以来,由于中国旅客流量减少,旅游业受到疫情的爆发受到严重影响。亚朵酒店的入住率从 2019 年的 73.4% 下降至 2020 年的 67.1%。同年,酒店的平均房价由人民币 429.5 元下降 9.2%至人民币 389.8 元。因此,平均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于同年从人民币 329.5 元下降 16.5% 至人民币 275.1 元。此类事件也增加了加盟商无法为营运资金提供资金以及偿还或再融资债务的可能性,这可能导致亚朵酒店的加盟商宣布破产。此类破产可能导致公司的特许经营和管理协议终止,并消除预期收入和现金流。

  6. 亚朵酒店面临管理业务模式固有的各种运营风险。在manachise商业模式下,亚朵通过现场酒店经理为每家酒店任命的人力资源代表管理酒店,并向加盟商收取费用。公司计划在未来继续增加管理酒店的数量。加盟商可能无法及时开发酒店物业,这可能会对公司的增长战略产生不利影响,并可能影响公司及时向他们收取费用的能力。亚朵无法控制加盟商的行为。根据该等特许经营和管理协议,特许经营商通常负责及时开发酒店物业,承担开发和经营酒店的成本和费用,包括按照公司的标准翻新酒店以及招聘和雇用酒店员工的成本。然而,如果亚朵酒店的加盟商难以获得资金或不愿为酒店的管理或翻新进行投资,亚朵可能无法迫使他们获得所需的资金,公司管理的酒店的运营质量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减少了。

亚朵酒店竞争对手

从酒店行业看,亚朵虽然成立近7年时间,但业内,诸如华住、首旅这样的大巨头已经因品牌效应建立了强有力的壁垒,不仅现金流丰厚,在拿物业的能力上更是强劲。

从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8月,亚朵酒店开业门店数583家。而同样主打中高端酒店的锦江酒店,根据其年报,仅2020年度,就净增开业酒店 892 家,其中加盟酒店增加 947 家;华住旗下定位中端的全季酒店的数量,也从2019年的831家增长到了2020 年末的1105家。

从发展情况看,连锁酒店未来的增长,短逻辑要看开发中酒店数量是否充足,长逻辑要看国内酒店的格局、中档酒店市场规模、连锁酒店渗透率,以及海外市场等外界的环境和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