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3日讯,据美国财经网站市场观察报道,对美国股市而言,几乎可以说现在市场的命运就取决于大约55英里(约合89千米)长的美墨边境墙的拨款计划了。

最近以来,政治因素是投资者一直都在关注的诸多问题之一。资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凯尔 - 巴斯(Kyle Bass)提出了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自上而下的看法他在周一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只要贸易紧张形势能够得到解决,那么市场就会欢欣鼓舞,但这种市场情绪将是短暂的我的猜测是,到今年年底时,美国股市将会低于今天的水平。”

巴斯因其在2007年成功押注于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和房地产市场将会崩溃而声名鹊起,因此他的观点是值得投资者加以关注的。

在此次采访中,巴斯加倍押注于他在去年作出的一个预测,也就是到2020年时美国经济将会迎来衰退。他在当时指出,美国经济面临着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等“逆风”。他解释道,工业生产等中国经济数据看起来不太稳定,而意大利经济则已在上周进入衰退周期,并预测德国将在三到六个月时间里陷入经济衰退。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还面临着来自于本国内部的问题。“减税政策给美国经济带来正面的影响,我们认为这项政策去年给经济带来的影响高达2500亿美元,而在今年则预计总共将可带来4000亿美元的正面影响,但到明年则只会达到1500亿美元。”巴斯说道。他还补充称,这种差距是非常重要的。

“今年与明年之间(税收政策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正面影响)的差额为-2500亿美元,因此我认为,经济活动将在2019年后半段开始减弱,到2020年中期则很有可能将会陷入衰退。“他说道。

巴斯还指出,民主党人很可能不会“让特朗普刺激政策进入大选年。他们在私底下说道,特朗普已将美国经济劫持为 '人质',而他们将会让他“开枪“”。

与此同时,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是个大问题。巴斯目前将美联储政策对市场的影响评为“F”级。“在减税政策的帮助下,美国实现了充分就业,但这种政策的刺激性影响将会消散。我所担心的问题是,在过去三次美国经济衰退中,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下调了500个基点。而在如今,降息幅度则仅为225或250个基点。”他说道。

换而言之,如巴斯所说,就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弹药”而言,“我们没有箭和箭袋”。

另外,巴斯和海曼高级董事总经理丹尼尔 - 巴比奇(Daniel Babich)还在为彭博社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美国政府应该推动就“经济间谍和盗窃”等问题进行规模更大的改革。